“两岸关系”打迷糊仗 台湾大选“拚经济”成空话

+

A

-
  • 韩国瑜以“西望外交”拚经济,开了重启“两岸货贸协议”的解方(图源:中央社)
  • 郭台铭说上任后的首要之务就是签订台美FTA(图源:中央社)

G20集团峰会开幕前,习近平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见面达成十点共识,除了敲定明年春年习近平赴日本进行他担任中国国家主席后后首度“国是访问”外,最重要的当属双方表达加速“区域经济全面伙伴协议”(RECP)及中日韩自由贸易协议(FTA)谈判进程;甫于625日闭幕的东盟十国峰会(ASEAN Summit),唯一称得上有共识的只有东盟十国同意努力在今年内完成RCEP谈判。

与此同时,台湾如火如荼进行中的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初选中的国民党日前举办了第一场“国政愿景发表会”,声势领先的韩国瑜与郭台铭皆主打“经济牌”,韩国瑜说要“西望外交”、“经济优先”,寄希望于大陆重启“货贸协议”谈判,郭台铭则说要与美国、印度签FTA,协助大陆产业转型,赚全世界的钱;蔡英文也谈拚经济,也谈要与美国、日本加强经济合作,并再度将箭头指向南方,却在台湾以“国安疑虑”筑起外资赴台投资高墙,正如她“脸书”(facebook)上贴文上的“栓子”,被世界区域经济边缘化还不够,台湾还要自己上“栓子”。

台湾政治人物高喊“拚经济”口号不是新闻,但在美中贸易战尚未落幕,两岸经济互动紧密、全球各地区经济整合已有大成的现实上,韩国瑜与郭台铭先前就示警台湾经济有“被边缘化”危机,然而,检视韩、郭两人在国政愿景发表会上的发言内容及会后补述,可以发现其“经济蓝图”其实构筑在“自以为是”的基础上,因为两人都轻忽了说明“两岸关系性质”的重要性。

简要说明国际区域经济整合的“现况”以及台湾的困境,仅以亚洲为例。

由日本主导的“跨太平伙伴进步协议”(CPTPP)已于201812月生效,区域内人口多达5亿;20192月生效的《日本与欧盟经济伙伴贸易协议》(EPA),域内人口总数约6亿人。RCEP可望于今年年底完成谈判,生效后的区域内人口将达到35亿人,域内国家GDP将超过全球总额的三分之一。

众所皆知,台湾不是上述任何一个区域经济合作组织的会员体,就算当前是蔡英文政府自称台美或台日关系有史以来最好的时刻,台美贸易暨投资架构协议(TIFA)都无法年年召开,更遑论要谈台美FTA了,而日本主导的CPTPP更没说过要邀请台湾加入谈判。

台湾不到9.7%的自由贸易覆盖率,主要靠的是马英九时代签署的《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及台湾与纽西兰、新加坡签署的《台纽经济合作协议》(ANZTEC)及《台星经济伙伴协议》(ASTEP),关键词是“两岸和平”及“互信”。

韩、郭两人的问题不在于“两岸和平”,而在于“互信”。

韩国瑜表示要“西望”、“经济优先”,说要重启“两岸货贸协议”谈判,但“西望”除了大陆,还要将印度、东南亚、中东全部拉进来一起 ,欲言又止、扭捏的程度已失去九合一选举时面对质疑时,直言“我的意识型态就是九二共识”的真诚、豪迈;郭台铭以其45年从商经历,白手起家打造鸿海帝国累积的经验、人脉以“最强外挂”自称,称台美FTA的签订是他上任之后的重中之重,除此之外,还包括印度、东南亚十国的FTA,彷佛商人的他可以进入白宫椭圆办公室,可以赴印度、越南、泰国都备受礼遇,成为“中华民国”总统可以依然故我。

台湾不被区域经济整合边缘化的“钥匙”在何方?郭台铭早前就明白的说了“台湾参与区域经济合作的錀匙在北京”,韩国瑜更直接给了答案─“两岸货贸协议”,藉由两岸货贸协议的安排,台湾的各项产业都可以在大陆广大的内需市场或以藉由两岸产业互补,以大陆为跳板在世界范围获得自由挥洒的空间。

韩、郭两人对此当然知之甚详,而且打的如意算盘就是继续马英九时期的“先经后政”、“不统、不独、不武”,只要让获益从“买办”变成“全民”即可。

不过,今非昔比,“习五点”既已抛出,“既经又政”就是中共的两岸互动准则,不喜欢“一国两制”,可以提出台湾对于“统一”的方案来谈,却不能否认这是中共“正视中华民国存在事实”后提出的两岸终局安排的建议与“善意”,“两岸关系的性质”更是不能回避的答问。

至于已将“两岸互冻”升格为“两岸对抗”的蔡英文,“美国牌”、“日本牌”与“新南向牌”已成了她的“拚经济”论述,但明眼人都知道漠视北京的影响力,台湾被区域经济边缘化只能是即将成真的事实。

说到底,蔡英文、韩国瑜、郭台铭等人都知道“两岸关系”对“拚经济”的重要性,却因为百万港人上街抗议《逃犯条例》造成台湾社会氛围变化剑走偏锋,原应引领民众走上正确道路的领导者,一旦投身政治就成了选票的俘虏,不敢说出真话,毋宁这是台湾人的悲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司馬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