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不只是嘻嘻哈哈 钟翔宇用音乐反美帝(上)

+

A

-
 
上个世纪说是反共 这个世纪说是反恐;实际上 你只在乎极少数人的繁荣

是谁暗中煽动反动份子颠覆他国的政权;哪个混蛋制造的混乱导致塔利班的呈现
不用争辩 侵略我们是为了人权;为了九一一 还是为了自然能源

不论国内外过去或未来;美国的财富根本建基于别人的痛苦悲哀
从田地到监狱 在黑人的眼里;美国梦仅是占人便宜的骗局——钟翔宇,《你所谓的自由民主》

一首取样自莫扎特《安魂曲》旋律重制而成的嘻哈节奏中,说唱歌手钟翔宇透过Rap痛陈了美国如何假“自由民主”之名来干涉他国内政,同时在这个“自由民主”的国度内,却是严重的种族歧视和贫富差距,他不客气地质问这个全世界最富裕的美国,其高举的“自由民主”,“到底是谁的自由民主?”

从这首歌的内容,不难发现钟翔宇的Rap风格,不是那种要让人摇臀晃脑的娱乐性质嘻哈,而是想用音乐传递讯息、表达思想。钟翔宇认为,嘻哈只是种音乐类型,但在此同时,他也看重嘻哈如何作为一种思想工具,以及它可以带给社会的影响力。如果要尝试帮说唱歌手钟翔宇建立维基百科资讯,他的音乐风格无疑会被归类为“政治嘻哈”,他自己也不讳言他的世界观是“左翼”的,而更精准的来说是“马克思主义”。

1993年生的说唱歌手钟翔宇,母亲是台湾台南人,父亲是韩国华侨,出生成长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richmond),17岁就开始投入嘻哈音乐的词曲创作,2015年大学毕业后,在准备步入下一个人生阶段前,他给自己两年的时间回台湾生活,并全心投入于嘻哈音乐的创作。 2018年他曾以《炮打司令部》专辑入围台湾有“地下音乐金曲奖”之称的金音奖“最佳专辑”奖,同期入围者也包括2019年度的金曲歌王LEO王(多维记者:陈炯廷/摄)

回看一个嘻哈“屁孩”的成长

钟翔宇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华裔(ABC),但不论是他说话或说唱的样子,都不会让你与刻板印象中“洋腔洋调”的ABC划上等号。他自己就曾在歌曲里面调侃自己的“与众不同”,并批判一些ABC自视甚高的优越感,指“难道ABC一定要自大高傲吗?把台湾当作殖民地,自己的宝岛吗?”不过他也想说,不是每个ABC都是那样,台湾社会也不该一概而论,或以为他们全是家境优渥的富二代。

但如果你听过钟翔宇在17、18岁时的Rap,你可能会感到诧异,这个一边饮酒作乐一边唱着“野格炸弹(注:一种调酒) 我的最爱!野格炸弹超爽口感! ”的高中生,跟现在这个用押韵艺术来细数美国暴行的,是同一个人吗?

然而,人本来就会随时年纪和历练而成长、改变。这样的转变恰好也说明了,一个人的世界观和经历,是与其创作密不可分的。

回想当初是怎么接触到嘻哈这种音乐?钟翔宇表示,是小学五年级玩电玩游戏“侠盗猎车手”时所听到的。差不多的时间点,在学校体育课中,钟翔宇所接触到的黑人同学给了他一个歌单请他下载时下流行的嘻哈音乐,钟坦言,“可能我看起来比较宅”,而在网络上找歌的过程中,他也主动开始涉猎越来越多的嘻哈音乐。

为什么会被这种音乐类型给吸引?钟翔宇不讳言自己最初就是个“屁孩”,因为歌词充斥“脏话”,“听了很爽”。他说以前可能觉得那些颂扬底层黑人匪帮生活,借不法勾当“逆流而上”或物化女性的嘻哈音乐很帅,很叛逆,但后来他也渐渐反思到,这些东西虽一定程度反映现实,表面上叛逆,却也是完全服膺资本主义制度和父权社会的运行。

但是另一方面,他仍是被嘻哈音乐能反映现实、控诉个人生活和社会不公的面向所吸引,例如在美国黑人会因为肤色就被警察拦截、枪杀,但嘻哈音乐的歌词里,黑人又会表现出那种“我们是弱势,但你打不倒我们”的精神,他说听的感觉真的是“振奋人心”,当时美国知名匪帮说唱团体NWA(Niggaz Wit Attitudes)那首《Fuck Police》就让他印象深刻。

他用说唱反美帝

从钟翔宇作品中所呈现的美国,以及他所认知到的美国,相当迥异于台湾社会的认知,其实也有别于美国社会的主流认知。对于自己思想如何逐步“左转”,钟翔宇说自己和许多人一样,在17岁到26岁的阶段,经历了成长和思想的变化。或许是少数族裔的关系,从小到大,会认识到很多事情,并不是学校或媒体说的那么简单。这就鼓励到他想多读书,自己找答案,他开始主动去研究“帝国主义”这回事,也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

钟翔宇认为,很多人会开始学习、认识新东西,就是来自于原本的认知被动摇了,有些人对此会觉得很不舒服、很痛苦,反而会去找能肯定、巩固原有世界观的东西。但他觉得“当我死了后,这个世界还是会在,所以主观真的重要吗?”所以他面对既有认知的动摇,会尽可能去脱离“偏见”,去看谁对谁错,就算自己错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

钟翔宇说,小时候(2001年)美国侵入阿富汗的时候,老师们说是因为美国要解救那里的人,可是长大开始自己研究历史后​​却发现,美国从头到尾在乎的不是他国的人权,而是怎么样从其他国家为自己的资本家得到利润,这时候就自己找了很多解密文件来读。

了解越多,钟翔宇也开始反思,为什么他生活在美国20多年后,才知道美国曾经为了拥护“联合果品公司”的利润推翻瓜地马拉的民选政府,并扶植一个军事独裁政权?而他进一步也认识到,美国90% 以上的媒体就是由六家大企业掌控(包括通用电气、新闻集团、迪士尼、维亚康姆、华纳媒体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而从“知更鸟计画”(Operation Mockingbird)可知,这些公司里都有美国中情局(CIA)等组织的人。

随着对美国,以及世界观的“左转”,钟翔宇也尝试着把他的思考和认识融入创作之中,他说让更多人知道这些事实很重要,而自己刚好又小有名气,所以就干脆把Rap当做宣传的载体。不过,他说如果今天要靠创作吃饭的话,他就不可能这么做,但因为没有这个担忧,不这么做反而是罪。

此外,钟翔宇表示,由于家庭经济曾一度出现重大变故,当时连守住房子的能力都没有,看着家人必须身兼两三份工作难以休息。这样的生命经验,也让他更深刻理解到,在现行的经济制度下,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地从逆境翻身,这些对于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美国梦的反思,也将是他下一张专辑的创作题材之一。

【本系列相关阅读】
嘻哈不只是嘻嘻哈哈 钟翔宇用音乐反美帝(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