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要的是“以法制统”

+

A

-
蔡英文要修法限制“中共代理人”在台活动,其实是为了限制台湾内部对“两制台湾方案”的探索与讨论(图源:中央社)

民进党在台湾立法院完成“国安五法”后,蔡英文在脸书(facebook)发文表示接下来要推动限制“中共代理人”在台湾活动相关法律,引发“绿色威权”、“锁国”或是被中共官媒定性的“修法台独”等。不过,细究后可以发现,蔡英文连番修法的目的不在于追求“台独”,更多是企图“以法制统”,对内引发言论的寒蝉效应,使台湾内部鼓吹两岸统一的言论式微,以符合美国的利益,并让“独派”“不满意但可接受”。

“以法制独”常被用来形容中共遏止台湾“独派”势力发展,以及“警告”台湾人民不要做出“后悔莫及”选择的法律手段,具体来说包括2005年中国人大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及2017年中国国务院公布的《反间谍法施行细则》将“分裂国家、破坏统一、颠覆政权、煽动民族分裂”等纳入“间谍以外危害国家安全行为”适用范围,甚至还有时不时就传出可能会出台的《国家统一法》。

中共之所以可以用法律手段达到限制“台独”言论的效果,一是虽然两岸分治已久,但“一个中国”依然是两岸宪法的共同主张,同时也是北京与华盛顿建交的基础,《反分裂国家法》定义了“武力统一”的要件,《反间谍法施行细则》则扩大“间谍以外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适用范围,实则并没有实质损害美国的利益及违反两岸宪法的“一中框架”。

再则,20173月发生“李明哲案”,成了北京演示何谓“煽动颠覆政权”及刑度。可以说,在忧心两岸因“台独”主张动荡使“武统”成真的恐惧下,以及两岸民间互动紧密、交流日盛情形下,北京“以法制独”的工作是成功的,虽然台湾人民的本土意识愈来愈强,但传统“独派”的“制宪、正名”主张却在台湾政治里逐渐式微,甚至在以选举为主的台湾民主制度中成为“票房毒药”。

简言之,“以法制独”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北京藉法律条文明确就涉台事务画出言论“红线”,使得相关团体开始“自我审查”,甚至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心态,言论上产生“寒蝉效应”,尤其是事业跨及两岸三地的演艺人员及台商最为明显。

甚至,蔡英文会在2016年台湾总统大选时提出“维持现状”及“基于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其他相关法律”处理两岸关系,这也是根本原因。

此外,两岸经济、军事及国际外交实力日渐悬殊,且在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前,“中美关系”始终是“合作大于竞争”,民进党除了持续在课纲上强化“本土意识”、偶发的赖清德自称是“主张台独的务实政治工作者”及个别立委提出但未获支持的“去一中”修宪提案外,民进党对北京“以法制独”的作法迄今找不到利己的对应方式,甚且在“言论自由”的保护伞下,还必须忍受少数极端团体在台湾扬起五星旗“为匪宣传”

不过,特朗普在2017年底发表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将北京定义为“竞争对手”,并掀起中美贸易战后,美国在两岸的利益朝“两岸不统”方向倾斜;又2018年台湾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意外大败,“亲美”的蔡英文连任亮起红灯,令美国加大“亲台”力道,而习近平的“习五点”启动两岸统一进程,使得台湾人民对“武统”及“一国两制”同等恐惧,也让蔡英文政府找到反制北京“以法制独”的突破口,从而得以营造有利于“国安五法”及接续限制“中共代理人”在台活动修法通过的社会氛围。

因为对“统一”的恐惧,营造了对“国安五法”修正有利的社会氛围(图源:蔡英文脸书(facebook) 粉丝团)

根据民进党的修法版本,“中共代理人”不得在台从事行为包括“从事危害国安之政治宣传,或接受其指示或委托而为之;及出席或参加其所举办徎与其共同举办之会议,发表危害国安之决议、共同声明或相应声明,违反者可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新台币500万元(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以下罚金”。

就其内容而言,可说将台湾内部或台湾党政人士及学者、产业界赴大陆“探索两制台湾方案”的讨论都可能有“违法之虞”,从而产生自我审查的寒蝉,从而达到“以法制统”的效果。

其中微妙之处在于,蔡英文政府始终没有更动“宪法一中”框架的企图,用来对北京强硬的修法也多围绕在《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法条新增及修正。为何?因为“台湾不独”始终是美国在两岸利益的核心,而且也没有违反她“基于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相关法律处理两岸关系”的对美承诺,又可相当程度满足希望蔡政府强硬对付北京的传统“独派”的需求,可说是一举数得。

然而,北京之所以能“以法制独”而台湾先前一直无法找到方法“以法制统”,正是因为两岸制度不同、台湾人民得以享有目前美好生活的根本,台湾人民若全然不察而任由民进党政府及美国在背后的操弄,威权制度下才有的“思想犯”重回民主社会,也不必太过意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舜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