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中共代理人”条款 台政府想在两岸架“电网”

+

A

-

台湾民进党政府预告推动“中共代理人”修法,引起两岸舆论关注。反对方称是“白色恐怖”复辟,赞成方称是仿照先进民主国家作法,遏止“红色渗透”。然而蔡政府作法与美澳代理人登记揭露制度不同,更像是“定罪”条款,理由是定义模糊的“危害国安”。届时两岸可能因此架上无形的“电网”,台湾民众对两岸交流必须“三思而后行”,任何政治主张都可能动见观瞻

蔡英文在过境美国期间也强调台湾正受到“红色渗透”威胁,修法有其必要性、急迫性(多维记者:郭宏章/摄)

蔡英文于当地时间75日宣布将进一步推动《两岸条例》修法,增设“禁止中共代理人”条款。民进党团草案也曝光,然而其中“危害国家安全”、“政治宣传”、“发表国家安全的决议、声明”等用词定义模糊,法界人士对此亦有疑虑。同时,主管机关还可以“事实合理怀疑”台湾人民、团体为“中共代理人”,必要时可要求到场询问、提出相关资料。

事件引起舆论关注,外界有声音认为这是“白色恐怖”复辟。对此,台湾总统府反驳称,美、澳也都陆续完成类似立法,声称例如美国强化了《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FARA),明确揭露包括舆论操作在内的境外力量涉入;澳大利亚制定并严格执行《反外国干预法》等,透明化所有可能对澳大利亚民主运作造成干扰的外部力量。

然而,美澳作法都较为“中性”,美国1938年就通过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澳大利亚2018年通过的《外国影响力透明化计划法》(FITS),同样采取登记揭露制,是揭露情报,也保障言论自由。代理人登记后还是可以在当地发声、游说,但更有规范,例如媒体一旦登记为代理人,会被限制若干采访权力。

反观台湾立院民进党团草案更像是要“定罪”某些团体、人士,若以定罪为出发点,“中共代理人”就是“罪人”,公开表达的政治意见可能成为“罪证”,这与美澳作法不同。

虽然台湾陆委会强调,只有同时具有“受中共指示或委托的代理关系”与“危害国家安全或主权行为”,才是受规范限制的对象。但草案给予行政机关强大权力,可以要求对方说明,届时舆论将淹没这位被官方锁定的“代理人”,即使后来被宣布无罪,但伤害已经造成。可想而知,未来若用在选战上,将是一大杀器。

台湾的《两岸条例》原本是在两岸政治关系特殊的情况下,为民间频繁的交流往来订定的法律框架但在加入“禁止中共代理人”条款后,两岸间宛如架起一道“电网”,《两岸条例》也将变成《两岸“禁止往来”条例》,以敌我意识在台海划下不可逾越的法律红线

对台湾人民来说,有可能因害怕被冠上“为中共政治宣传”的帽子而噤声,不敢公开在两岸立场上有进一步的主张,包括了一国两制或统一;也可能因害怕被上“中共代理人”的标签而绑手绑脚,不敢参加两岸交流活动。在这种导向既自我审查也审查他人的氛围下,无形中两岸互动将越来愈少,而缺乏沟通的两岸,也将在对抗之路上越走越远,误判风险越来越高。

台湾执政党将推动“中共代理人”条款,在野的国民党则批评这是“白色恐怖”复辟(图源: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提供)

台湾官方固然有其考量,但站在台湾一向自豪的言论自由立场上,任何政治不正确或是非主流的主张,就算某些人听来刺耳,也应该在容纳多元声音的前提下受到保障台湾政府若真的想向先进民主国家看齐,应该实际深入了解美澳相关规范的动机、运作与本质,而非为了意识形态的操作动员随意信手“拿来就用”,过于模糊不清的法律概念,若是造成了风声鹤唳的负面效应,无论对于社会心态或是两岸交流来说都不是好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鄭海森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