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修法画界线 在“敌对状态”未解下两岸关系再紧绷

+

A

-

台湾总统蔡英文于近日宣示,将在立法院下一会期完成“中共代理人”修法,严格规范人民为中共进行危害“国安”的政治宣传、或参与中共所举办会议等行为,可谓《刑法》 、《国家机密保护法》、《国家安全法》以及《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等“国安五法”的后续立法,势必再度影响两岸交流。然而若1949年迄今的时间尺度来看台海,两岸关系长期处于紧绷到缓解,缓解再到紧绷的状态,在紧绷与缓解这两边摇晃,从无一日安宁,此次“国安五法”的出现与中共代理人的相关修法,反映的是在当前全球进入中美相互抗衡的国际格局下,民进党执政的台湾可能将两岸关系再度摆向紧绷那方的征兆。

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反“中共代理人”修法(图源: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提供)

1948年国民党政府实施《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宣告中国进入内战状态,并在法律上将中共政权视为仇敌,即所谓的“共匪叛乱”,随着1949年国民党败走台湾,这种内战状态成为两岸关系主调,且双边在国际环境中相互争夺“正统中国代表权”,尽管1970年联合国安理会的解释确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际正统地位,但两岸间的内战状态却迟迟未结束。

直到台湾前总统李登辉上台后,于1987年正式开放台湾民众赴陆探亲,开展两岸交流,1991年公告废止《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才从法制面单方解除两岸间的内战状态。然而从台湾与美国持续不断的军售,以及解放军在东部沿海所部署大量指向台海飞弹来看,两岸的“敌对状态”并未因此宣告结束。

立法院“代理人”相关修法统整(图源:余宛如委员办公室提供)

从1949年国民党政府赴台到1987或1991年之前,两岸关系处于“极端紧绷”状态一点都不为过,1987年后,在台湾改变对陆政策下,终于让原先处于“紧绷”状态两岸关系得以趋向“缓解”,然而1995至1996年的飞弹危机,也反映出,即便两岸关系有走向缓解的趋势,但敌对状态从未曾结束,所以一旦有风吹草动,就有可能让台海出现紧张情势。

2000年民进党首次执政,两岸关系随着双方意识形态的对立再度“紧绷”,这段期间陈水扁大喊“一边一国VS一个中国”,大陆又因应台海情势变迁,推出了《反分裂国家法》,防堵“台湾独立”,赋予对台动武的法源。

2008年马英九当选,以台湾总统身分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后,两岸对立“缓解”,开启多次的官方面对面协商(即:“互惠协商”)时期,直到2016年民进党再度执政,由于无法在“一中原则”上给出让大陆满意之答案,间接使两岸官方关系冻结,前述2019年的进展,更让台海关系又明显摆向“紧绷”。

从历史过程中可以看到,在台海间“敌对状态”未曾解除的70年来,尽管两岸关系可在“缓解”与“紧绷”间持续摇摆,却未曾有一日相安无事,如今出现的“国安五法”及接下来可能制定的中共代理人相关法案,除为两岸间的来往划出界线,并对越界者祭出罚则外,同时也是两岸关系迈向更紧绷的征兆,而对于过去30年来在经贸、就业、学习、生活等方方面面都加深融合的两岸民众来说,无异加深警讯,制造更多矛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譚英瑛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