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对决蔡英文 庶民经济与菁英教条之争

+

A

-
  • 韩国瑜的“庶民”形象鲜明(多维记者:杨腾凯/摄)
  • 蔡英文捍卫的民主,有台湾学者批评只徒具形式(图源:AP)

2020台湾总统大选国民党党内初选民调于当地时间715日出炉,台湾高雄市长韩国瑜以 44.805%支持度胜出,将代表国民党对决代表民进党争取连任的蔡英文,也注定2020年大选将是一场“庶民”对上“菁英”、“经济民主”对上“民主教条”为主轴的选举,牵动台湾社会,也影响两岸未来走向。

国民党终于结束有史以来最多人员参与及历时最长的党内总统初选过程,经过初选民调的洗礼,韩国瑜总算取得竞选2020年台湾总统的“正当性”,一如蔡英文,弭合初选时的党内撕裂固然重要,但提出解决台湾人民问题的解方以赢得选举却更加重要。从2018年九合一大选结果及选后蔡英文、韩国瑜的作为,两人“解决问题”的方向大相径庭,台湾人民在2020年的选择,决定的是台湾未来10年,甚至20年的兴衰、起落。

政治民主的教条主义

蔡英文利用过境美国之便,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发表以“台湾民主奇迹”为题的演说,演说中提了32次民主、8次自由、6次专制独裁,还以香港为例, 指陈“独裁与民主无法共存”,并暗指民进党主导通过的“国安五法”修法是为了因应“独裁政府的威胁”的不得不然,甚至明白指出还有“经济诱惑”也是台湾民主面对的挑战。

蔡英文虽然以“捍卫民主”为名,然而,她未体认2018年九合一选举“讨厌民进党”新民意是民进党大败主因,反而以民进党席次过半的台湾立法院恣意修通过符合她意志的“国安五法”、《公民投票法》修法,以及显有明显党派立场的“中选会主委”、“司法院大法官”同意权投票,更有甚者,还通过落日期限长达20年的《工厂辅导法》,形同让占用农地的违章工厂就地合法,可以想见限制“中共代理人”在台湾活动相关法律也会循此方式依样画葫芦。

蔡英文竞逐2020年大选的主轴已相当清晰,一面强调“中华民国主权”面对“独裁威胁”,一面以徒具形式的“代议士民主”打造有利于民进党的“制度”,成为台湾中研院院士吴玉山所称的“中共威胁论成为合法化所有作为的借口”、“台湾民主制度只剩下表象”。

“左派”的全球回潮

当蔡英文在哥伦比亚大学演说空言歌颂“民主与经济相辅相成”时,哥伦比亚大学全球思想中心联合主席、社会学教授萨斯基雅.萨森(Saskia Sassen)早在2015年就提出警告,指目前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架构出结合个人、网络、机器的复杂社会体系,“实际上让愈来愈多人身为劳工与消费者已不再具有价值,而变得贫穷与被驱离”。

实际上,有愈来愈多学者开始反思追求经济成长、让资本自由极大化的“涓滴理论”(Trickle-down theory)是否是造成财富集中化、社会阶级差距变大的元凶,曾力倡民主制度是人类制度终点的美国知名政治、经济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近来已经修正说法,承认“所得重新分配”是解决贫富差距问题的方法,并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撤销金融管制,加上欧元的不当创造等“由菁英政策驱动的灾难”,是全球“民粹”政治兴起以及社会主义在全球回潮的原因。

萨森与福山对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的反思及指出的问题,台湾自然无法置身其外,这相当程度说明了何以韩国瑜用“发大财”及“死都不离开基层”等“庶民语言”就可以带起“韩流”在九合一选举时带领国民党取得大胜,也解释了劳动党、社民党、绿党等重视社会分配的小党也得以在地方议会札根。

“韩流”带给国民党的启示,使得“庶民经济”成为国民党参加初选诸位选将的“最大公约数”,除了韩国瑜以外,台湾首富郭台铭也极力宣传自己是警察二代、黑手起家以洗刷“庶民形象”;家世、学历最好的朱立伦也要以“最懂庶民经济的财经专家”自栩,深怕站在“庶民”的对立面。

质言之,蔡英文之所以仅能紧抱政治民主的教条,无非是她及民进党先前营造的“改革、进步”以及“自认为很左派”的形象已在九合一选举时被看破手脚,韩国瑜及国民党则好不容易重新体认到创党之初的“很左派”才是追求人民福祉的根本。

就算郭台铭可能裂党而选之,外在还有台北市长柯文哲的伺机而动,但“庶民”、“人民福祉”也已是两人的“竞选主轴”,以此而言,2020年台湾大选的主轴已脱不了追求公平正义分配的“经济民主”对上内含威权思考的“政治教条”,端看台湾人民会如何抉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舜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