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太阳能最大厂又裁员 能源转型路迢迢

+

A

-
2019-07-16 06:13:39

台湾最大太阳能电池厂“联合再生能源”传出因为不堪持续亏损,将大量裁员。该公司是2018年1月由“新日光、昱晶、升阳科”三合一成立,为台湾业界龙头,更获得国发基金注资。此外,大同集团旗下的台湾太阳硅晶圆厂“绿能”也于当地时间7月16日宣布因财务困境,预计将解雇200余位员工。因为太阳能产业持续不景气,供过于求,自2018年9月开始,台湾几家太阳能厂商包含茂迪、益通、绿能、元晶,再到联合再生,均通报大量解雇。

“联合再生能源”于7月8日宣布,将大幅缩减电池产能,朝提升太阳能模块和系统开发转型,因应减少电池生产的转型需求,今(2019)年将缩减人力15%。这除了引发劳动市场趋势检讨之外,也令人重省台湾太阳能产业的前途。

台湾最大太阳能电池厂“联合再生能源”传出因为不堪持续亏损,将大量裁员。图为2018年10月台灣太陽能大厂昱晶能源、升阳光电和新日光结盟为“联合再生能源"的成立开幕典礼(图源 :台湾行政院提供)

国际减碳与对永续环境的重视成为主流,许多大厂纷纷要求供应链要使用绿电生产,如苹果(Apple)等公司便要求100%使用绿电。也因此,台湾经济部多次表示如果要取得国际大厂订单,眼下发展绿能、建立绿色供应链对台湾的外贸相当重要。台湾也于今年4月通过《再生能源发展条例》,明定未来用电大户须购置一定比率的绿电。这显示绿电在国际趋势下有其需求与发展的前瞻性。

太阳能作为绿能发电的种类之一,台湾也有部分厂商在运作与推广。不过台湾太阳能产业这条路上却不顺畅,面临许多先天与后天的挑战。

从天然地理环境来看,太阳能电最适合的环境是日照面积广的沙漠,而台湾地狭人稠,加上位于副热带季风气候,导致数量可能不如拥有大片沙漠的区域有优势。

此外,太阳能建厂的法令与土地取得也是一大问题,根据台媒《联合报》报道,以高雄某处要进行连结太阳能光电的1,750公尺的馈线建置为例,从规划、申请路权、开挖到完成,要709个工作天;其中申请路权需要每500公尺申请一次,共需要410个工作天,显示整个行政程序费日旷时。而要求土地建设也需要面对地方抗争势力。这在在成为产业发展的阻力。

太阳能电最适合的环境是日照面积广的区域,而台湾地狭人稠,在天然地理环境不利太阳能发电(图源:Reuters)

不过就制程上而言,投入太阳能产业的门坎其实不高,一座太阳能电池厂约只需要新台币3亿至5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这导致台湾业者纷纷往中下游的太阳能电池厂卡位,跳进竞争最激烈的电池模块制造与代工,反而不愿意碰技术层次、毛利率相对较高的上游原料及下游做品牌的系统整合。这也使得台湾在全球太阳能产业链中,主要强项在于中游的硅芯片与电池模块。下游的模块虽可满足台湾内部需求,但因台湾模块厂规模小、成本高,加上不具品牌知名度,在全球市场竞争力偏弱。

就内部需求来看,台湾电价长久以来受政治因素影响,无法真实反映发电成本,其实间接也压抑了再生能源的发展。而且台湾的电价低是国际出名,根据美国能源总署(IEA)统计,2017年台湾住宅电价世界排名第三低,平均每度仅约新台币2.4793元;工业用电方面则是排名第六低,平均每度约新台币2.3874元。因为电价相对低,民众难以产生诱因安装或进入成本高的太阳能发电设备。

此外,中国大陆加强对于太阳能产业的补贴与扶持,加上台湾方面认为,“红色供应链”造成低价竞争,使得太阳能电池成为厮杀的红海。台湾业者透过台媒《经济日报》表示,台湾太阳能厂不论电池、模块规模或产业垂直整合程度都不如大陆,现阶段只能守住现金苦撑,未来要脱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由上述可见,台湾太阳能产业善用台湾科技力往高技术的模块转型是必经历程。蔡英文以“非核家园”为政策,提出能源转型,并将绿能发电纳入主力推广的“5+2产业”(“智慧机械”、“亚洲·硅谷”、“绿能科技”、“生医产业”、“国防产业”、“新农业”及“循环经济”),并以政府补贴扶持。但“非核”口号喊得很响,甚至将其作为任内政绩,而忽视实际上台湾能源产业发展,目前要赶上非核的目标仍有一段距离,甚至正面临转型阵痛期。台湾如何看到这些现实问题,而不是光靠国发基金作补贴,可能才是不让产业变“惨业”的治本之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衛木槿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