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柱”隐忧再起 但韩国瑜不是洪秀柱

+

A

-

台湾高雄市长韩国瑜以超过44%的支持率辗压党内对手,将代表国民党出马与蔡英文竞逐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不过,韩国瑜“带职参选”、 “不离开高雄”、“违规农舍”等争议马上成为媒体版面焦点,“换柱”成为国民党内忧心、国民党外见缝插针的议题,甚至外资投资公司在国民党初选后出具的分析报告也提醒当心“换柱”再起。不过,忧心“换柱”的人都忘记了─韩国瑜不是洪秀柱。

亲近蔡英文的绿营智库两岸政策协会当地时间717日发布民调,在蓝绿对决情况下,蔡英文将以45.9%支持度大赢韩国瑜的39%,就算柯文哲加入战局,蔡英文仍能以36.3%支持率赢过韩国瑜33.7%以及柯文哲的22.3%;外资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ley)公司同一天也发布国民党初选底定后的首份分析报告,提醒投资人不能排除国民党“换柱”再起可能性;而郭台铭的声明“ 只祝福、没支持”,也给了外界许多想象空间,甚至不少绿营政治人物、亲绿媒体也都“鼓励”郭台铭不要失望,因为还有“换柱2.0”的可能性。

韩国瑜不是洪秀柱,“换柱2.0”发生机率微乎其微(多维记者:杨腾凯/摄)

不过,不得不说,就算郭台铭早在参加国民党初选就提醒国民党中央要有“备案机制”,以及“换柱”推手、前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对于是否会发生“换柱2.0”语焉不详,就各项客观因素来说,发生“换柱2.0”的机率比郭台铭脱离国民党一搏的可能性还低。

先简要说明2015年“换柱”始末。

国民党因为在2014年九合一选举大败,马英九辞去国民党主席、江宜桦辞去台湾行政院长,国民党群龙无首陷入混乱,2016年选举败象早露,党内无人愿意承担,洪秀柱抱着“抛砖引玉”心态报名党内初选,却仍引不出“玉”,最终以46%高支持率突破初选民调30%以上门坎规定而“破砖成玉”,不过因为提出“一中同表”两岸主张引发党内本土派疑虑,指洪秀柱无法担任称职“母鸡”,最终由临时党代表大会“废止”党代表大会提名洪秀柱决定,另行“征召”新北市长兼国民党主席朱立伦竞选2016年台湾总统。

“换柱”争议不仅是洪秀柱个人的屈辱,也让朱立伦的前途蒙上灰尘,他也未扮演好“母鸡”,国民党在台湾立法院席次首次未达1/3席次,无力独力是出释宪声请案,还造成党内“挺柱”派的离心离德,自成体系。

很多人以洪秀柱的民调得以高达46%是因为民进党的“暗助”,对比此次韩国瑜也可能因部分绿营人士推动“有瑜吃鱼、没鱼吃菜”在初选民调获益,甚至“韩粉”到处树敌、韩国瑜政策规划能力薄弱等原因,暗指选前不无可能重演“换柱2.0”。

然而, “换柱2.0”发生的可能性实际上微乎其微。首先,洪秀柱“破砖成玉”是一人民调,只问支持度,或有得益于绿营在民调时的暗助,但主要原因却是党内菁英的怯战,当时甚至遭致媒体讥讽“百年大党无男儿”;其二,洪秀柱虽是外省二代,其父辈却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她本是教员,意外踏入政坛,虽久为台湾立委,但其党内派系原属“新国民党联机”(即“新党”前身),使她成为“孤鸟”,素以“教育专业”立委闻名,并无坚实的群众基础;其三,“换柱”由国民党本土派发动。

此次国民党初选共有5人共同参与,若不是王金平事先声明不参加党内初选,人数更多达6人,为何如此?主要是因为国民党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的意外大胜,吸引群雄共逐之,“绿营暗助”在民调胶着时或能产生决定性影响,但韩国瑜的民调支持度大赢的程度足以让他取得“正当性”;再者,韩国瑜虽然与洪秀柱同样是“次级外省人”,但17年在基层的“庶民经验”,使他得以用“庶民语言”掀起“韩流”,并因此带出一批死忠的“韩粉”,甚至韩国瑜从“后羿”变身为“太阳”,韩国瑜多少还有一些“被迫上架”,而先前发动“换柱”的本土派,王金平虽然还语带保留,却有不少已经选择与韩国瑜站在一起。

“韩国瑜大于国民党”或有言过其实,“韩粉”却是深信不疑,这也是为何国民党中央自启动初选以来,各项作为均尽量“公开、透明”的原因,再者,若“追求胜选”是国民党的目标,启动“换柱2.0”一定会遭致上百万“韩家军”反扑而注定失败,无论怎么看都是不划算的选择。

然而,“韩粉”若仍然以“非韩不投”区分敌我,韩国瑜仍以“权贵”看待党内菁英未体认到自身在国政、外交及政策规划等不足,而未广纳贤才,有没有“换柱2.0”一点都不重要,因为结果都是一样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舜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