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锡玮现象” 台湾统独分裂下的缩影

+

A

-

近日,国民党籍前台北县长周锡玮接受“德国之声”专访,与主持人赛巴斯坦(Tim Sebastian)激辩两岸议题,专访影片不仅成为德国之声Youtube频道近期观看次数最多的一部,在台湾也引起巨大回响,各家媒体纷纷报道,台湾网友的批评声浪也不小。台湾“公视新闻网”在脸书(Facebook)分享的采访视频片段,累积至目前已有高达158万人次观看;而台媒《自由时报》也在短短五天内出了14篇报道加以挞伐;“风传媒”则是为他做了四则专访。

周锡玮此次参加国民党内总统初选,最后拿到6.02%的支持度,表现不算太差。(杨腾凯/多维新闻网)

问题来了,早在2010年卸任台北县长后,就离开政坛、专心于“印象派”绘画的周锡玮,为什么会放下与世无争的艺术家兼农夫身份,于2019年再度“出山”,且引起那么多的议论呢?

要理解引起争议的“周锡玮现象”,还是要从最能挑动台湾政治情绪的统独问题说起。周锡玮提到,他服膺的是1947年制定的《中华民国宪法》、他的国家就叫做“中华民国”,而非“中华民国台湾”、更非“台湾”,他认为《中华民国宪法》明定领土包含大陆、香港、澳门,台湾人应该“到那里(大陆)去,与他们合作,成为朋友,成为兄弟,改变他们,而不是成为他们的敌人”。他更借由参加国民党初选,多次公开表示,“我希望统一中国,统一大陆”。

另一方面,批评者认为,他根本是“活在历史里”,且“姑息”中共政权,甚至是“思维早受北京绑架”。一位台湾的“青年外交官”公开驳斥周锡玮,认为他根本使用了中共的一贯用语。批评者的共同点是,不认同周锡玮的“大陆”(Mainland)说,且对周锡玮提出的“中国”概念相当反感或者直接视若无睹。与此同时,这一方也较为支持蔡英文政府近期修“国安五法”、力阻“中共代理人”进行“红色渗透”的作为。

上面这两种思维,代表的正是台湾长年在统独认同与价值取舍两个维度上拨离的社会现状缩影,摆荡在社会两端,一方强调文化、血缘、历史与法律架构下的中国认同,与相信可以借由两岸交流改变大陆、认为最终两岸将会统一;一方则是强调两岸当前的差异,不认同《中华民国宪法》当中的国家定义(特别是领土定义)、认为应该各过各的,将中共视为专制与人权情况不佳的“坏邻居”,对两岸统一也持反对立场。

韩国瑜将代表国民党角逐2020年台湾大选,未来是否提出真正有深度的两岸论述,颇受关注。(中央社)

从1990年代开始,随着台湾前总统李登辉逐渐以“双轨语言”向公众诉说政治认同,这两支思潮成为摆荡在台湾的主要议题。近十年来的发展更是有激化的倾向,马英九时期力图以“不统不独不武”在中间求取平衡,但结果是两边不讨好,尤其“深蓝”对他失望透顶;蔡英文则全力建设第二支论述,一席“相较于过去的中华民国,我更在意的是中华民国台湾的现在与未来”,对第一支置若罔闻。

此番周锡玮算是把国民党方面久未拾起的“进取性”两岸论述,拉抬到一个新的高度,借由他的参选以及受访,为更多人所知;搭配韩国瑜的崛起过程中数十万人海手拿“中华民国国旗”、身穿国旗衣的景象,可以想见,台湾过去几年由第二方掌握的“政治正确”可能已开始动摇。但这股声浪会如何发酵,或者如何跟另一方互动,其实还是取决于蓝营及其候选人是否采纳周锡玮“看不惯国民党不够力”的建议,重新检讨两岸论述、提出新的价值。

但是,假若蓝营也在统独立场与两岸政策上开始强调更多深层的论述与价值,这也就表示,前面描绘的两种台湾人,彼此将朝着日渐无法沟通的路前行。

虽然统独问题是终将要面对的抉择,但台湾社会严重的统独分裂,也会把应该处理、且更为急迫的许多社会议题或矛盾都掩盖,这并非台湾民众的幸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嘉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