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学是为了学更多学校没教的事 走过迷惘自学生现身说法

+

A

-
2019-07-29 04:29:46

此文为系列文章,第二篇

第一篇:学校教育是否是唯一的路 学历弥平后的台湾教育新思考


“不该去念大学的人都进去了!”陈柏宇今年21岁,高中与大学都休学,不需要透过学校,就能够好好学习并实践人生方向,他认为大学休学生的人数还会越来越高。

绝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台湾社会家长或学校总是鼓吹”要考上好大学,就能找个好工作,与有好收入”,但是从学习、学生身分到职场工作角色转换,不是每个家庭都会告诉你要怎么衔接,陈柏宇说,即便是名校毕业,初入职场上还是可能会”被修理得很惨”。台湾大多学生还是到大三、大四才会意识到说”明年要找工作了”,再去找实习工作,但为时已晚,反而要绕路才能找到自己所爱。

21岁的台湾年轻人陈柏宇,高中跟大学都休学,近日创业将学习成效实践。(杨雅琳/多维新闻网)

以陈柏宇为例,他初次休学是在高三上学期,大考即将来临,但他发现自己不知道读完书、上了大学还可以做些什么,很担心一步错、步步错,不如先休学,去找寻自己的方向。

当时,陈柏宇想当兽医,所以高二暑假就到兽医诊所实习,不过没生活型态”很确定自己不要什么”。一开始家人不支持,并不是因为认为人生只有读书可以有执照,所以也只能在旁边见习,但是透过进入职场看见工作者的翻身,反而是担心人没有在学校,会不会学坏,但后来,家长也转换思维,”比较像是信任我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不论好坏都要自己去承担”

陈柏宇的自学方式是将想看的信息全部存起来,并按照计划吸收(杨雅琳/多维新闻网)

陈柏宇第二次休学是2019215日,”日期记得非常清楚”,是大二下的寒假,就读铭传大学新媒体研究系,但是认为”老师没有给我什么,可能只是一份教材或者书本,就照本宣科,反而自己学比较快”;陈柏宇认为,媒体产业有很大部分是需要实作、实习,如果都是理论,你会发现自己看也可以,对于学生来说读理论没有太大的帮助。

被问到”脱离学校会不会有慌张感、感觉怎么样?”陈柏宇说,自己完全没有慌张的感觉,第一次休学后当然会迷惘,知道自己有在吸收知识,但是进步程度,没有办法很清楚,当时还靠着脸书加入各种专业社团了解知识,现在偏向学营销、读书会”直接跟拥有这项专业的人学习”,也能够学得更快。

谈到自己跟同年龄朋友的差异,陈柏宇认为离开学校以后,要先以维持生活为主,”先赚到才有资格谈学习”;身边的同学对于他休学的反应也分成两类,其一是”觉得不意外”,因为他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意见,也常常参加校外组织,很多人对自己的理解就是只有一半在学校而已。

但,另一半的同学是不懂,”不拿这个学历好吗?”,陈柏宇却认为”不会怎么样”因为”我来这间学校要的目的,就是学我想要学的”,他一开始就打定没有要毕业,因此也少休必修课,挑战体制;毕竟现在也有许多新创公司,是看能力不看学历,未来如果从创业转换到找会话,去找寻这样的公司,抛出自己可以帮助对方的地方,也可以。

陈柏宇在白板写下“现在就是探索自己的最好时刻”,整个创业空间就像他实践基地(杨雅琳/多维新闻网)

学者分析”每4个大专学生就有1人休退学”,其中包含学生选校时大多未考虑适才适性,多元入学2002年执行至今毫无成效,广设大学政策是”彻底错误”,当初希望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念大学,结果反而害了学子,浪费国家资源也浪费年轻人青春。

但是作为休学生,陈柏宇不想责怪教育体制,”我觉得有些东西就是那样,固定在那里,比如说原生家庭,你不能选择,就要去找到适应的方法”。陈柏宇的自我学习方式是,使用数字工具,将自己想学的东西分类成主题;打开他的网络书店待购列表,一共有多达500本的收藏,多到清单已经达到上限,只好暂放在网络文件夹。

除了自学之外,陈柏宇和妈妈在新北市三重区开设共创学习空间,提供租借场地、开设课程让朋友或者社会团体交流与分享,等于将自己第一次休学到第二次休学的学习付诸实践,成为展演平台,并透过分享让自己越来越好。

休学后的生活与学习成长,反而不因学校体制依照每个年级的安排学习而设限,能提早透过职场与社会、政治、法律接触,而非像其他学生一样,念书、专注社团和活动、打工以片段式的累积经验,反而直接脱离校园,提早打破舒适圈,进入社会历练,思维视角与观点,比其同年龄的朋友来说,能更深更广,对长期人生规划而言,反而益处大于坏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楊雅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