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艺术碰上政治 台剧团遭质疑政治色彩取消演出

+

A

-

日前台湾剧团纸风车和台中市政府的争议在台湾政治界和艺文界闹的沸沸扬扬。起因为纸风车原定预计于8月10日于台中市丰原区南阳小学以及西屯区永安小演出,但因为台中市政府质疑剧团的政治色彩,纸风车剧团宣布取消。纸风车也表示这是第13年来,第一次取消跟孩子们的承诺,即便后来台中市政府道歉、文化局长北上协调都未能止血,风波越演越烈,也让政治干预艺术的讨论再起。

纸风车在8月开演前与台中市政府文化局、公所县议会以及学校不断沟通,却都被以长官说不能协办为由,不愿给予行政协助。永安小学更要求新台币12,000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元美金)的场租费和新台币10,000元保证金,并要求纸风车演出后必须负责垃圾分类、厕所清洗等,这是首次纸风车公益演出被要求支付场地租借费用。

纸风车剧团在台湾享有高知名度。(Facebook@纸风车)

对于不需付费的公益演出受到刁难,纸风车剧团表示,公益演出成本一半来自民间捐款一半来自纸风车,纸风车执行长李永丰则在脸书上贴文并表示,何必出钱又被糟蹋,风波从85日一路延烧。台中市长卢秀燕85日先在脸书上道歉,表示是剧团在租借场地的过程中与学校机关有沟通上的落差,86日派台中文化局局长张大春北上致歉,情况看似缓和。但于此同时,国民党党部却开始流传攻击纸风车是因为选举到了操作话题,批评纸风车利用孩子操作话题,被外界质疑玩两面手法。纸风车最后仍决定取消在台中的演出。

李永丰则在脸书上表示,我绝不中立,我一生努力都倒向孩子,我还希望未来台湾所有选举场都不要办造势大会,改让孩子有看大型演出的机会,政治不是就是在为这群没有票的拼未来吗?获得许多来自艺文界、政治界的声援。他也表示,这整件事情最大的羞辱是他被当成厂商看待。

此外,时常发表时政的叶庆元律师则在个人脸书上po文表示纸风车说从来没有拿过公家机关一毛钱,但自2001年起,纸风车一共拿了170个标案,总金额3亿68百万。但李永丰则表示,叶庆元恶意混淆纸风车的专业收入和公益演出,将对叶庆元提告。风波看似仍会持续下去

纸风车剧团最终仍取消在台中的演出。(Facebook@纸风车)

创立于1992年的纸风车,为以儿童剧为主要演出内容的表演团体,演出形式包括舞台剧、音乐剧、哑剧、偶戏、黑光剧,是台湾享负盛名的剧团。但纸风车在成为艺文界和政治界的焦点,此次非为第一次。在2018年台北市长竞选期间,丁守中阵营曾批评柯文哲竞选办公室总干事小野以及纸风车剧团之间的关系,酸纸风车是金风车、钻石风车,别的文化产业都快饿死,这个剧团却肥死了,引发外界讨论。但小野对此也回应,纸风车319工程到368工程,2006年迄今已12年持续在走,共计729813人和团体捐款,更有超過1436790人看过纸风车的表演。

纸风车常在台不分蓝绿执政的各县市公益演出,全台湾368乡镇演出663场,是许多台湾儿童的共有回忆。在台中演出更是从国民党的胡志强执政再到民进党的林佳龙执政都有的惯例。纸风车此次的台中风波发生后,他们在脸书上强调,这是第一次因为这样政治的因素取消,并举例,纸风车同样今(2019)年在国民党执政的新北市儿艺节参与开幕及欢乐变装大游行,新北市政府侯友宜市长及市府团队和纸风车共同合作,尊重彼此专业,和新北市近6万名市民热情欢乐参与。

从此次纸风车公益演出场地再到政府标案争议,其一可以看出台湾艺术工作者难避开政治干预或贴上政治标签,其二则有台湾文化创意产业经费来源,政府标案,剧团场地等收入来源经济层面的问题。

此外,比起在台湾享有高知名度的纸风车,收入来源几乎完全依赖补助的剧团更易受到政策的影响,例如2019年年初有26年历史的兰阳戏剧团遭宜兰县议会删除约新台币1,000万元的预算,也引发广大讨论。剧团生存不易,即使成为广受人喜爱的剧团却又难避开政治的纷扰。台湾的艺术工作者在文化产业未能健全,政治敌我之分下,类似的争议恐怕仍会不断发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蔡苡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