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创党允“双重党籍” 鸡兔同笼能走多远

+

A

-
柯文哲创“台湾民众党”,求党员普及,党章明定允许双重国籍。(袁恺勋/多维新闻)

台北市长柯文哲筹组的“台湾民众党”(简称“民众党”)于当地时间86日举办创党大会,通过《台湾民众党党章》,不令人意外的柯文哲获创党党员支持出任党主席,令人意外的是党章明定“基于党员普及化原则,允许双重党籍,不收取党费”,脱离一般台湾人民对“政党”的想象。

政治学对于“政党”(Party)的定义依各派学说莫衷一是,但大多数人都不反对─政党为相同理念或意识型态的一群人,为了政治上的目标聚合在一起共同奋斗,也就是说,有相同政治理念或意识型态是成立政党的前提。

台湾民众党的政治理念为“台湾整体利益、人民最大福祉”以及“自由、民主、多元、开放、法治、人权、关怀弱势、永续经营”等“台湾价值”的具体实现。一言以蔽之,就是“以民为本、为民服务”,一如世界上所有政党成立的“初衷”。

是以,国民党与民进党成立的“初衷”也都是“人民福祉”,只是方法不同,并在不同时期获得台湾人民支持,但发展至今,纵使蓝、绿政党每逢大选都说都拼经济、讲分配公平、争世代.环境正义及弱势照顾,最终能够让台湾民众得以区分两党不同,主要还是在“两岸关系”(统、独)的论述。

然而,若要论及蓝、绿政党的“统、独”区分从何而起,就不得不提到柯文哲口中常提到的“台湾选举恶质文化”。

众所皆知,民进党当初成立的主要目的是“反威权、要民主”,创党党员在此一目标下共同奋斗,一直到台湾解严、修宪后确认“台湾地区”居民得直选总统与各级民意代表,民进党因应选举需求通过《台独党纲》,成为民进党的“神主牌”,并造成费希平、朱高正等“统派”创党元老出走。

民进党通过“台独党纲”的原因有很多,以“当家作主”的号召呼吁拥有多数选票的本省人支持以获得胜选,肯定是其中之一。经过多次选举,政治人物以及台湾人民在选举时只忙着区分敌我,并精进于选票计算的“选举技术”,如选举标语、选前之夜的动员操作、三方竞逐时的“弃保效应”、易于流传的选举口号及顺口溜等,久而久之,“政见”只剩聊备一格,对台湾人民来说,蓝、绿阵营不同之处只剩下“统、独”差异,以及蓝营“拚经济”、绿营“拚改革”的模糊印象。

回到本文主旨,何以民众党允许党员“双重党籍”?柯文哲自谓系因民众党为“柔性政党”,重视的是“理念相同”。不过,无论从何来看,恐怕主要还是“选票算计”的“恶质选举文化”思考。

首先,美国的共和党、民主党都是“柔性政党”,虽然政治人物或是民众转换政党时有所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就是显例,却未曾听过有 能同时代表共和党及民主党竞选的前例;二是台湾虽曾有亲民党政治人物同时拥有国民党籍、绿党同时拥有社民党“双重党籍”以因应选举前例,但国、亲、绿、社虽有政党之分,但意识型态差异不大;第三,政党允许“双重党籍”均非常态,更未书明于党章,民众党不但明示于党章,理由还是为了“党员普及”,形同“寄身他党求壮大”

党章如此奇葩,当是为了曾自称最忠贞国民党员的郭台铭与王金平大开方便之门,此外,为了短时间内吸纳足够人才投入2020年台湾立委选举,这扇方便之门同时也为具有一定实力但无法在初选阶段出线的蓝、绿营政治人物敞开。

然而,如前所述,蓝、绿政治人物最大差异即在“统、独”主张不同,“两岸关系”的论述关系到台湾的外交、国防、经济发展及方方面面。民众党党以“遵守现有宪政体制”、“对外关系则采取务实路线以争取台湾最大之生存空间,确保主体性”定义“两岸关系,取其精要,即是“宪法一中”与“台湾主体性”并存,美称为“与蓝绿共荣”,实情则是“取巧、和稀泥”,一如“允许双重党籍”想要“寄身大党”以求党员普及的盘算。

或有人说,民进党创党之初也是“统、独”兼容,但别忘了,当时多数台湾民意对“两岸一中”并不争执,民进党本来有机会在达成“反威权,要民主”阶段目标后,转型成代表庶民及进步价值的党,但她却急于速成,选择撕裂族群的“台独”路线。

在习近平启动两岸统一进程后,“台湾整体利益”与“全民最大福祉”实系于“两岸关系”的论述上,柯文哲为了应付选举,却选择了求党员普及政党势力可以快速扩张的“允许双重国籍”,并在需要明确表态的两岸论述上和稀泥,因此聚和而来的党员,是为了个人私利还是全民福祉而来?“共同理念”勉强将鸡与兔赶进同一个笼子内,能够“和平共存”多久,同样令人质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舜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