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台湾学者:当蔡英文的“逻辑”遭遇北京的底线

+

A

-

从取消自由行到拒绝金马奖,如果说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之际还将武统当做一个不得已的选项,那么当台湾深度卷入香港风波中并不惜扮演幕后操作者的角色时,这一选项的可能性已经急速飙升,不再只是纸上谈兵。围绕目前的两岸局势,多维新闻采访了两岸三地知名学者,由他们来深度解读。此为系列访谈第四篇,访谈对象为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中华战略前瞻协会理事长李大中。此为上篇。【相关阅读:力保台湾不变为“第二个香港” 蔡英文凭什么

蔡英文通过打美国牌和保台牌刺激北京,以达到助选目的。(多维新闻网)

多维:台湾对于大陆取消自由行和拒绝金马奖是怎么反应的?在网络上,有很多人在叫好,认为这是将他们认为不文明的陆客阻挡在了门外,台湾自此也消停了。

李大中:这是一系列,先开始说自由行暂时取消,团客缩减,到抵制金马奖,我觉得现在有两个面向,一个应该也是对台湾施加政治压力,再加上现在“反修例”的事件,还有整个北京对民进党执政之后两岸关系的一个方向,是不满的。北京并不是下手非常大、非常强,但也有一些效果的这种制裁来施压台湾。

第二个,可能是比较预防性的一些举措,因为“反修例”事件在台湾也是在延烧,这个事件余波荡漾,讨论非常多,其实跟台湾明年1月的总统大选也是息息相关,所以假设暂时限缩中国大陆民间到台湾的交流,可能也会避免一些突发事件,就像上一次金马奖在舞台上,台湾艺人先发难,两岸的艺人在比较敏感的政治议题上就有一些火花,这些因素都可能形成,我觉得可能会变成台湾大选里面一个不可知的变数,所以把这方面的变数降到比较低,所以是双重的因素。

但是即便北京的作为跟过去对比来讲,比如说暂停自由行或者限缩团客,力度还是稍微大了一些,但还是单面向的,就是说,是在限缩中国大陆民间到台湾的接触,但是对于之前所推的,比如说对台湾的惠台措施,从地方到中央,还有一些从国民待遇和吸纳台湾的人才、学生、青年就业,这些东西到目前来看还并没有出现变化的迹象,所以我觉得是一个比较暂时性的做法,而且我觉得它是着眼于台湾的总统大选,但是也表达对民进党至少是一种消极的抵制。

多维:这种暂时性的打击之后,会不会有更强力度的措施?

李大中:我觉得北京应该也在观察,有些东西可能是箭在弦上,比如在去年“九合一大选”之前,我记得应该是去年七月份,台湾还断了一个邦交国,但是在大选前几个月开始,这方面大陆的动作都比较缓和,也包括了所谓的解放军远航的训练,或台湾简称为绕岛的行动,也相对比较克制,但是从今年年初开始,有一段时间之后又比较密集,所以我觉得可能在一放一收之间中国大陆还有政治的判断,包括三三一的跨越海峡中线。

这个举措,主要看北京想要达到的目标是什么。假设北京不管台湾政治的变化,认为那些都是小气候,的确它真的目标是遏制台湾,避免两岸关系往它不想的方向前进,此外它所针对这些还有台湾后面的美国,而台湾内部的选举,政治谁当家,谁胜选,谁败选都不是北京主要考量的因素。

多维:你提到北京的目标,其实长期来看,肯定是统一,这是毋庸置疑的。短期来看的话,我们的一个判断是,2020蔡英文不能赢,这是北京的底线,否则真的会基础不牢,进而地动山摇。

李大中:但如果是这样怕会有一些负面作用,或者适得其反的效应的话,那么北京对台湾在选前这么几个月的作为,可能都会更加谨慎、小心,比如说邦交国断交,台湾的国际空间进一步紧缩,最近稍微比较沉寂的绕岛,或者远航的训练好像也比较少,或者三三一的事情,目前来看当然都是可能的选项。但是我觉得北京应该还在考虑,如果在大选前有这些作为的话,其实可能反而被民进党政府很好的拿来做应用。

比如说三三一跨越海峡中线,我觉得民进党政府的危机处理还是蛮快的,蔡英文马上下部队、去向空军信心喊话诸如此类,她会塑造出她是唯一能够保台湾的政治领袖,而其他的政党都不可能是,所以保台牌,我觉得从今年年初开始到现在就是蔡英文打选战的主轴。

第二张牌是她也在打美国牌,这次金马奖抵制、暂停自由行或者限缩团客来台自由行,都是比较冷的抵制,当然台湾政府发言人很强硬的回应说“不希望、不乐见”,但是这个东西是我过去做的,我暂时把它取消,可能对台湾的经济有些许的伤害,当然经济上的损伤还不是那么大,或者抵制金马奖,我觉得都还好。

但是如果把它转变为外交上的进一步紧缩,或者再来一次三三一跨越海峡中线,或者有比较大的军事举措,政治效应就会非常强烈,民进党蔡英文政府一定是渔翁得利的那一方。国民党也非常清楚,但对于国民党而言没有办法操之在握,很多事情取决于中国大陆政治的评估跟判断。

多维:具体到大陆工具箱里的工具,以及对台海整体性的布局和策略,主动权还是在大陆一方,台湾难道意识不到这一点吗?

李大中:我同意,所有选项都早已经排在北京的沙盘推演当中,只不过该不该出手,或者在哪个时间点出手,还是动态的。比如说要看在大选过程中台湾的选情有没有出现一些新的变化,或者台湾明显跟香港的“反修例”有进一步的联结,或者美国在大选之前有没有更进一步,比如说特朗普(Donald Trump)又下了什么重手,在推特(Twitter)发了什么样的文章,或者突破了美国多少年的经济,有一些过去没有办法到台湾的官员抵台,或者蔡英文在接下来几个月时间里还有一次美国行程,不是单纯的过境,而是真正造访美国。

所以我觉得对这种动态,大家都在看下一步棋是什么。如果没有那么的大政治的变化,我会认为北京也不见得采取什么样更进一步的作为,因为两岸官方的冷僵持,也不是一天两天,基本上从蔡英文执政没多久就发生,但冷僵持的后面是官冷民热,民间的交流、往来,甚至包括跟两岸的经济往来,比过去在量上更大,所以我觉得这应该都是北京在思考的点。

但是对于蔡英文政府来说,假设北京在两岸的关系上有大动作,那对蔡政府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有帮助的。表示说她的保台牌效应可以进一步的扩大,对国民党而言是有苦难言,因为韩国瑜现在要打的政策是,因为民进党正在操作这次大选的主轴就是“亲美”或者“亲中”,二选一,如果陷入民进党的逻辑,然后中国大陆又有一些作为,让民进党支持者或者台湾一般民众更相信的确是如此的话,对国民党伤害是非常大的,因为“亲美”、“亲中”的架构,这种逻辑是民进党的逻辑,基本上不会是国民党的逻辑,因为我相信国民党未来几个月要打的主轴就是,台湾没有反美的可能性,基本上主要政党一定都亲美,马英九以及传统的国民党精英跟美国都有相当程度的关系,即便韩国瑜不是,但韩国瑜身边的人,或者他日后要用一些重要的人士,或者他的幕僚团跟美国的关系都不会走远的。

多维:相较而言,国民党是比较被动的,一方面它不是“统”,另一方面它又不能直接说“独”。国民党的“不独”,让自己有点左右为难。中时日前刊发社论认为,2020是独与不独的抉择。

李大中:《中时》的社论出一些这次大选的本质,但是我认为北京会这样看,认为是独与不独的选择,但是对于台湾的选民未必会认定这次大选是一个独与不独的选择。这次对北京的观察来说,或者北京也会把它定位为蔡英文不能再连任,因为对两岸关系伤害太大。因为选举还是有很多每个人不同的考量,我要选你或者不选你,有些是我就对你的执政很不满意,觉得你实在是太会欺骗,只会动嘴巴没有好好做事,或者把两岸关系推向一个不可知的地步。这个独与不独可能有些有志之士会把它认为这是一个关键的原因,北京也会这样判断。但对于台湾民意来说,可能这种想法就未必是主流。我觉得是如此。

国民党会向民众证明说,如果执政之后,会把两岸关系做好,这是民进党做不到的。如果陷入的是“亲美”、“亲中”,这是民进党现在最想打的一张牌,那国民党必败无疑,国民党我相信未来几个月要积极向选民证明的地方,还有要向美国人证明的就是,“亲美”不是民进党的专利,基本上“亲美”是国民党有史以来的传统,但国民党有信心不但把台美关系维持好,同时又让两岸关系脱离过去三年多的状况。

国民党打这场仗是困难的,因为中国大陆的政策并不操之在握。有些时候对民进党最有利的地方是黑白分明,甚至有个敌我,当北京越强烈,动作越大的时候,越掉入民进党的逻辑。国民党比较麻烦的地方是还得向美国做解释,这是重要的对外工作,因为民进党的宣传做得非常成功,基本上在美国的政治精英里面,或者跨党派的国会议员里面,会认为蔡英文继续执政可能对美国来说还是比较放心的,因为他们并不是很清楚韩国瑜整个两岸关系还有对外政策的主张,是不是如同过去很传统的国民党,还是非常坚守台美关系。

目前国民党会是两边作战,一方面对美国,美国还是对韩国瑜陌生的。第二方面国民党一定希望把两岸关系做起来、做好,这是他一个很重要的承诺,因为经济要弄好,老百姓还是最关心经济,但是对于国民党向来的逻辑来看,经济要做好怎么可能两岸关系不弄好?因为两岸关系现在整个的氛围是如此,所以让国民党过去能够打两岸牌这种优势在丧失中。其实非常讽刺,过去两岸关系是国民党最有信心的地方,台美关系也是,现在被民进党已经操作成基本上可以不管两岸关系,反正北京对台湾就是个威胁,善意也没有出现,动作还很多,是不是他就向老百姓说,现在基本上还是二选一,要靠向美国那一边。而且会一而再再而三向美国提出类似的诉求,所以这种论述基本上美国会支持。对美民进党已经占了先机,论述非常成功,访团一团又一团,这几年国民党在美国的声音是弱势的。

对于两岸关系照理应该是韩国瑜的强项、国民党的强项,但是就要看北京的作为,怎么样做盘算。假设北京真是毫不在意台湾内部的政治变动,认为都是小气侯、小格局,基本上要抓大局,那当然可以什么都做,要下什么样的重手,过去二十多年,台湾也是非常有经验,从1996年最早的提的文攻武吓,到后来我们发现北京的政治操作是越来越细腻的,未必会采取这么强烈的手段,因为强烈的手段有时候是适得其反。

多维:北京对台策略已经跟原来很不一样了,比如去年的九合一选举,台湾普遍认为大陆会卷进来,但最后丝毫没有介入,反而打脸了美国。不过从2020大选前大陆的系列动作来看,大陆明显在以自己的方式“参选”。

李大中:我也觉得北京也很精明了,知道对台湾的政策,你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尤其在选前非常关键。但是这一次大家都说比较不太好预测,因为过去几次总统大选,北京表面上的担心或者实际的动作相对是比较低调的,这几次都是如此。2000年可能还好,像这一次大家会比较担心,因为目前看起来民进党的优势还蛮大的,因为它是个团结的民进党,国民党目前还没有整合成功。

国民党过去最主要的几张牌,一个是两岸牌,它的优势在消失当中,主要也是因为中国大陆的作为,国民党不能操之在握。第二个我觉得比较重要就是“经济牌”,照理说,只要大选的主轴回归到去年九合一大选,国民党赢的机会就大,但是目前民进党当然不会把选战的主轴变成是施政牌、经济牌,一定把这个主轴推到两岸关系,还要推到美国对台湾的支持,就两张,一张是美国牌一张是两岸牌,但是两岸牌或美国牌,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当民进党一天到晚说什么假信息、假新闻、揭露我们等等,假设中国大陆是非常从容不迫有自信,或者没有什么太多太大的动作,基本上民进党那些主张,或者那些诉求不会有太多的涟漪,但是从今年年初开始到现在,其实有太多的事情都提供了蔡英文连任充足的子弹,可能这样的趋势还会一直延续到年底,我是这样判断。

多维: 你刚刚谈到国民党和民进党各自怎么“打牌”,你觉得台湾真的可以全面倒向美国吗?因为大陆就在这里,又是一个很庞大的存在,全面倒向美国太不切实际。

李大中:对于国民党逻辑来说,因为台美关系还是很重要,但是我会觉得它会比较平衡,他知道对台湾的长治久安或者两岸关系的长远发展,不能像现在政府做的,一面倒向美国。

民进党一定是一面倒,而且其实这个一面倒刚好是被民进党逮到天时地利人和,就是美国的政策提供它的这个机会之窗,这种一面倒的逻辑,假设在过去奥巴马执政时期,甚至小布什时期,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不会那么称心如意,或者完全的符合民进党。因为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政策的主张,或者他制造表面上的对中强硬、印太战略让民进党刚好找到这种空隙,就是一拍即合,所以民进党所有的脚步,甚至是贴美国的速度和步伐是超过区域里的其他国家的,在过去是没有这种条件的,刚好被碰到。

但是对国民党来说,因为台美关系向来是台湾一个很重要的重心,这是毋庸置疑的,没有办法。但是国民党会绝对认为不能这么失去平衡,因为两岸关系不管从任何的角度来看,它的重要性绝对不亚于美国,大陆就在旁边,而且经济相互的依赖这么大,没有人能够忽略中国大陆就在旁边的事实。我觉得这就是国民党和民进党政策上最大的差异,国民党要推的就是一种程度的战略平衡,现在当然不可能去复制马英九过去八年的政策,但是在国民党心目中,两岸关系的重要性还是非常重要。

但有没有可能把美国丢弃?我也很老实说,可预见的未来,我觉得对国民党任何的领导者来说,即便是韩国瑜也不敢忽略美国对台湾的重要性。但是韩国瑜也应该很清楚,如果是民进党目前的政策,对台湾来说就是一个致命性的,或者是一种自杀性的政治作为,而且多半的亚太区域的国家也不走这一条路,没有人像民进党目前走的政策,光靠美国就行,即便嘴巴讲要维持两岸的现状,但是明眼人一看没有,根本没有要维持。所以区域里面的大部分国家还是在做避险的对外政策的选项,不会轻言做出二择一,而且台湾哪有这种能耐和本钱能够做出二选一?不可能的。

【台海局势系列访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