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安得双全法” 夹在市长与总统之间的韩国瑜

+

A

-
2019-08-16 04:54:33
韩国瑜上班日受访只谈高雄避谈大选,谈话不及大政,龙困浅滩难以施展。“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问题核心还须回到韩对自我格局的定义。(杨腾凯/多维新闻)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极具文学才华的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活在佛教清规戒律的体制中,又存在着对世俗生活的向往,在两者的拉扯下,写下如此意喻深远的诗词。如今韩国瑜还未把高雄市长的椅子未坐热,就向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发起挑战。为了避免背负舍弃高雄的骂名,只好选择在周一至周五镇守市政,周末才投身大选行程。上班日时,韩国瑜受访只谈高雄,避谈大选,谈话格局拉不上大政,彷佛龙困浅滩,难以施展。从旁观角度看着当前的韩国瑜处境,与仓央嘉措当年的感触竟诡异地在瞬间合上拍,差别在于,一边是充满灵性探询的佛法与世俗,一边却是满怀政治算计的高雄与台湾。

台湾大型选战,传统上强调地方“陆军”组织的绵密串联,不仅韩国瑜选高雄市长期间深入基层,马英九也曾经“Long Stay”,而蔡英文2012年挑战大选失败,为了找出走不完最后一哩路的原因,也选择回到基层寻找寻答案。“陆军”为了体察民情,作战推进速度不快,却相对扎实。不过,随着社会变迁,信息传递的方式也不断进化,从报纸、电视,一路到现在人手一机的网络世界,一则新闻话题可以快速升温散布,网络“空军”作战,反而越来越成为选战的关键因素,谁都想掌握网络话语权。

网络新闻之中,又有两种类型最能激发点阅,第一种是“温馨”的新闻,第二种则是“争议”。当前台湾政治之中,几乎已经没有一丝一毫感动人心的话题,使得温馨两个字,几乎与台湾政治新闻绝缘。不过“争议”却几乎可说是政治新闻所有组成部件,攻击的一方能够带动自我声势,挨打的一方若无有效回击,声势则面临衰退,对此,想必近来饱受打麻将、玩女人等黑料缠身的韩国瑜,感触一定非常深。

回到2018年台湾县市首长选举期间,到底韩国瑜为什么能赢?民进党又为什么会输?存在着诸多主客观因素。若从网络空战来看,民进党在高雄长期执政,坐拥传统政治版图与现任优势,但检讨别人终究比较简单,面对韩国瑜以“高雄又老又穷”等金句激起话题,民进党碍于执政包袱,除了嘶哑地喊着不要唱衰高雄之外,终只能看着韩国瑜的声量一天天超前,成功将“讨厌民进党”凝聚成台湾最大党。

是故,在网络空军作战上,攻击往往比防御更有效。可是,当韩国瑜顺利摘下国民党的提名后,却碍于高雄市长椅子没坐热,若抛开高雄全面投入大选行程,势必招来选民骂名。为此,韩国瑜只好以平日镇守高雄市政,等到周末假日或是平日的下班时间,才能跑大选行程。一周七天,韩国瑜周一到周五有多达五天都只能在市政话题上苦苦防守。高雄市民的生活固然重要,但韩国瑜身为台湾总统候选人,分心于市政的情况下,难免会令人感觉龙困浅滩,难以施展。

不论是因为太过轻敌,还是担心必须承担背叛高雄的骂名,才促使韩国瑜做出如此决定。从历史经验看来,只靠周末打选战,对大选并非有利。毕竟曾经走完台湾总统大选最后一哩路的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等,当时均为“全职候选人”。

如同仓央嘉措所云,“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如果当初韩国瑜选择做好高雄市长的工作,与台湾总统大选不相见,现在国民党的整合工作会不会更加顺利?可惜没有如果,只剩下结果。国民党自去年底大选以来,原本满手好牌,如今气焰消退大半,问题核心点,还是必须回到韩国瑜对于自我格局的定义。既然韩国瑜已“Yes I do”披上蓝袍,就算一天当三天用,也得想办法克服龙困浅滩的难题,才可能在大选中谋得胜算。毕竟也只有台湾好,高雄才能更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楊騰凱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