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官方挥舞“防卫性民主”大棒 台学者:打着民主反民主

+

A

-

台湾陆委会于当地时间823日公布第13次谘询委员会议重点,主题是为强化“防卫性民主”,台湾如何防范管制“境外势力”渗透干预之问题。这是民进党政府今(2019)年初以来大谈“民主防卫机制”的延续,其概念、内涵与效果与德国最初的“防卫性民主”究竟有何不同?

对此,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美欧所研究员汤绍成接受多维新闻访问时指出,民进党政府所谓的“防卫性民主”之说是“断章取义”,只取他们想用的部分。具有德国波恩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的汤绍成进一步解释,起源于德国的“防卫性民主”,原本是对内预防民主被破坏,而非针对境外势力;民进党将之引入台湾,反而作为限缩言论自由修法的理论基础,是“打着民主反民主”。

汤绍成认为,民进党政府对“防卫性民主”断章取义,作为伤害言论自由的理论基础,是在用民主机制伤害民主体制。(汤绍成提供)

事实上,早于20192月,台湾陆委会就说已规划建立一个强力的“民主防卫机制”,亦即蔡英文所提“民主防护网”。后来,民进党政府在此基础上,推动一连串国安五法修正,并预告将推“中共代理人法”。

823日台陆委会公布的会议内容也提到,“透过法律方式断裂中共渗透攻击节点、予以处罚及吓阻”。并强调,“基于民主防卫,自由民主宪政体制不容许自我毁灭,对于透过境外势力所造出来的人为攻击,社会不应放任不管,而应思考容忍边界何在”。

针对由德国传到台湾的“防卫性民主”究竟是什么?研究专长包括德国问题的汤绍成对多维新闻记者指出,这个概念其实很广泛,主要就是“对现行民主体制走向独裁的防卫措施”,德国不愿意再次重演纳粹利用民主体制破坏自身民主的历史。

汤绍成认为,民进党政府口中的“防卫性民主”,与德国原先的“防卫性民主”有异有同,民进党政府是“断章取义”,只取他们想用的部分。原本德国是对内预防民主被破坏,而非境外势力。民进党反而用这个理论,为其限缩言论自由等修法,做合法性理论基础。他说,台湾执政党的做法,讲得好听是“防卫性民主”,但换个角度来看,就是独裁,是“打着民主反民主”。

至于台湾官方在两岸冲突的前提下大谈“防卫性民主”,是不是意味着言论自由有“边界”?又该由谁来界定?汤绍成指出,民进党政府现在就是想用行政力量来“划界”,把与两岸统一有关的所有人事物,全部污名化。就像“转型正义”,民进党依旧只学毛皮,实际上用于政治操作,对内打压异己,同时升高两岸对立,增加选举胜算。

台湾文化大学政治学系讲座教授陈一新接受多维新闻访问时也表示,言论自由不应该是政府界定,就像当初国民党威权时期被反对,就是戕害自由,现在民进党一个样,一样是侵害人权,已从“白色恐怖”变成“绿色恐怖”。相关修法若推出来,未必讨得了好,反而会是破坏民主之举,民主进步党也将变成民主“退步”党。

陈一新表示,过去国民党威权时期戕害自由的作为受到反对,如今民进党正在做一样的事情。(多维新闻)

前台湾海基会副董事长马绍章接受多维新闻访问时指出,“境外势力”和“民主防卫机制”这两个概念,近来已成功联结为“因为有境外势力对台湾民主的威胁,所以要建立民主防卫机制”,但真正可怕的不是境外势力,境内势力才可怕。

马绍章认为,台湾政府要拿国安理由来限制或法办台湾人民,必须要具体明确,而非猜测或模糊字眼。“境外势力”再怎么利用台湾民主,还是难以伤害民主;但“境内势力”(当权者)却可以假借国家安全,利用法律来摧毁民主。这种摧毁民主的方式,常披着合宪合法的外衣,让一般人不察,因此更为可怕。

他强调,“民主当然需要防卫机制,但要防卫的,不是境外势力,而是当权者,更不应该是独裁的借口”。防卫民主真正的治本之道,一是深化人民的民主素养,二是执政者对权力保持克制。利用限制自由的方式来防卫民主,本身就是极大的矛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楊家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