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 民进党要求台湾政党公平竞争

+

A

-
卓荣泰称国民党产不处理,台湾政党将永无公平竞争的一天。(中央社)

在台湾政坛纠结于郭台铭是否投入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韩国瑜的妻子李佳芬处分名下争议农舍及蔡英文的伦敦政经学院博士学位的真伪时,民进党主席卓荣泰于当地时间828日在民进党中央语重心长的说“国民党党产不处理的话,台湾的政党永远没有公平竞争的那一天”,在一片混沌中虽然显得无足轻重,不过,却让人有“拍案惊奇”的感觉。

卓荣泰是在何种情境下如此语重心长?原来,民进党中央邀请学者赴中执会进行“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成立三周年现况与未来”项目报告,他在学者报告完毕后致词表示“假使国民党持续坐拥巨额的党产,不予处理的话,台湾政党政治,将永远没有公平竞争的那一天”;他还针对有国民党立法委员表示“2020票投国民党,全部改回来”的放话,指民进党要将这句话当成最大的警惕。

国民党利用威权时代的一党独大,党、国不分的将日本人遗留、政治受难者没入的土地、财产随意拨用,甚至成立党营公司争利,本来就是台湾转型正义要处理的重要议题,台湾人民本来就不反对,甚至国民党内部进行2014年及2016年选举检讨,就将党产仅信托、未归零,列为败选原因之一。

其实国民党早自李登辉时期就曾成立委员会对外宣示要处理庞大的党产,连战、马英九担任国民党主席期间,也几度对台湾社会表明会处理党产问题,但都只有交代处分及信托方式,没有交代如何取得,且处分财产所得及信托孳息依旧归国民党所用,以致党产问题始终尾大不掉,也成了民进党每逢选举就能拿出来消费国民党的议题,卓荣泰所谓“国民党党产不处理,台湾政党政治永远没有公平竞争那一天”,就是民进党的常用语法。

然而,民进党第二度执政已经超过3年,“党产会”也已经成立3年,卓荣泰却以党产会在这3 年作成15个行政处分、认定8个附随组织,却多数遭到法院裁定停止执行,甚至还有法官主动声请释宪等,据以表示大众还不明了追讨国民党不当党产对于台湾民主及政党公平竞争的重要性。

民进党之自大、愚民及破坏台湾民主制度,莫此为甚,更何况,卓荣泰还是以“政党公平竞争”为由,意有所指的指摘法院的不是,殊不知,当前台湾小党无法公平竞争、难以成气候,民进党也算是始作俑者之一。

卓荣泰以国民党党产逾新台币688亿元(新台币1 元约合0.03美元),只论孳息就相当可观,论据将使各政党明显立于不公平竞争之地位,然而,这个“好处”却被国民党内部检讨时列为败选原因之一,显见政党之竞争,决胜负之处并非在于资力是否雄厚,而在于能否得到民众支持。

因此,对台湾民众来说,“不当党产”之追讨重点要于还原真相,并将因历史因素不正义取得的土地、财产归还原主或给予补偿,不过,“党产会”之设立、组成、处分及认定附随组织的种种作为,只见浓厚的民进党色彩及不问现况的历史问责,背后更隐藏令人疑虑的“断国民党银根”选举想象,法院判决停止执行或提请释宪,不过是为人民团体、公司法人或善意第三人保留救济途径,正是为行政权之专擅踩下剎车,凸显的反而是民主制度的可贵,卓荣泰反而用以指摘司法体系不了解民主,岂不令人拍案!

就算如此,党产会却依然故我,视法院判决于无物,反而玩法重做行政处分,究竟哪种破坏民主制度多一些,相信可受公评。

再者,论政党公平竞争的环境,危害台湾小党及无党生存最甚的莫过于2005年修宪时,将台湾立法院席次由215席减半到现今113席的“国会减半”,以及选举制度由“复数选区制”改为“单一选区两票制”。众所皆知,“国会减半”主张是民进党前主席林义雄所提出,而以修宪通过门坎之高,若没有民进党配合,绝无法通过利于大党的“单一选区两票制”,这两者才是目前台湾政党难以公平竞争的真正原因。

卓荣泰的一番谈话,无非是想赋予“党产会”光环以重新取得改革的道德高地,却全然无视“党产会”以行政权霸凌司法权,无视台湾政党难以公平竞争之源 岂不令人惊奇!

不过,卓荣泰的“严以律人,宽以待己”,在民进党内并不少见,他的“语重心长”一定有人不问是非、只分敌我的呼应、跟随,拍案惊奇之余,还有淡淡的悲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司馬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