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套防护衣难抵“化骨水” 工安医护缺漏成移工丧命真凶

+

A

-
2019-08-30 02:36:22

台湾苗栗县竹南科园区内的鼎元光电科技公司于当地时间828日发生一起工安事故,一名年仅29岁的菲律宾籍女性外籍移工德希莉,因操作时的意外,导致用来清洗与蚀刻电路板、俗称“化骨水”的氢氟酸药水翻覆,女移工虽然穿戴了厂方配置的防护衣,但衣物仅有正面防护,女移工双腿侧面遭化学药水大面积泼溅。

而厂方第一时间虽为女移工涂抹葡萄酸钙试图中和伤口的酸碱性并紧急送医,但送往救治的最接近医院、苗栗县为恭纪念医院却因无法处理女移工的化学腐蚀伤害,只好将病人转往台北荣总救治。此番辗转奔波下,女移工在事故发生后
12小时仍不致身亡。而据了解,丧命女移工原计画9月结束台湾工作返回菲律宾,却在回国前三天遭遇不幸。

台湾再传外籍移工的工安事故,外籍移工在台湾的工作环境与安全需要被重视与检讨改进。图为外籍看护工此前走上街头,争取合理的工作权利。(桃园市家庭看护工职业工会)

整起事件乍看之下似乎只是一场令人遗憾的意外,然而仔细研究却让人不得不质疑,为何厂方对有超强烈腐蚀性的“化骨水”氢氟酸药水操作的厂区内,为女移工配给的防护衣只防护正面?为何意外发生之际,厂方为女移工所进行的初步急救是给予葡萄酸钙乳膏涂抹,而不是对氢氟酸药水有较高中和效力的六氟灵洗剂和清水大量冲洗?以及为何接收病患的为恭纪念医院在无法处理伤势的情况下,没有做任何动作就把病患转院。

毕竟氢氟酸化学中毒最重要的就是“时间”,因为氢氟酸的毒性就在于其所释出的氟离子腐蚀力很强,会直接穿透组织,抢夺人体内的钙、镁(人的血液、骨骼都含有)离子,使体内依靠钙离子与镁离子发挥机能的器官丧失作用。尤其是这种化学腐蚀伤害,在最初接触时并不会像强酸或者强碱一般让人有强烈疼痛感,而是在化学容剂未被冲洗离开身体,停留于体内渗透入皮肤、肌肉后,与骨骼或血液中的钙离子、镁离子作用,才会出现剧烈疼痛与器官无法运作的不适,最终导致心、肝、肾和神经系统的致命损伤。

而能够解释厂方为何配给女移工的是仅保护正面的“半套”防护衣,可想而知当然是为了节省成本,而工安防护意识的不足也是原因。这从台湾劳检单位在829日事发隔天进入厂区了解案情后,要求鼎元把防护衣改为全罩式保护全身,可以看见女移工所遭遇的苦痛,来自于厂方的不够负责任以及侥幸,再加上台湾劳检单位永远“不告不理、事后再处理”的检核缺位。

此外,厂方对于第一时间的急救采取葡萄酸钙乳膏涂抹,而非六氟灵洗剂的冲洗。尽管不可否认,葡萄酸钙乳膏确实是中和氢氟酸的方式之一,然而若暴露在氢氟酸化学药剂的范围较小,例如仅有手指部分皮肤,葡萄酸钙乳膏或许能有一定作用,但此次女移工所遭遇的是双腿大面积遭化学药剂泼洒,大量冲洗才是第一时间要做事。然而六氟灵洗剂要价昂贵,500ml左右就要价新台币3至4千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且保存期限仅有数年,过期后就得重新购置。因此多数厂商在节省成本的情况下,不一定会在场内配置六氟灵洗剂。然而话说回来,此次出事的鼎元光电,身为在台湾的上市公司,于两岸设有多个厂区,去年营收超过新台币30亿元,却未能在替自己赚钱的工厂内配置最需要与最有效的化学洗剂避免意外,只能说公司管理上对于人命安全的重视程度,远低于对获利的追求。

而第一时间收治女移工的苗栗为恭纪念医院,声称无法处理氢氟酸化学伤害的病患,只好把病患转送至至1个多小时车程外的台北荣总。尽管不可讳言,化学伤害的救治有其专业性,然而为恭医院身为苗栗县的大型教学医院,院内从内外科、妇幼科、到眼耳鼻、牙齿甚至精神科都设有专科门诊,却连葡萄酸钙这个用来中和化学药剂的主要急救用静脉注射药剂都未能替受害女移工施打,以便与死神争分夺秒替女移工抢到更多生机,只想着把病患送至更大型的医院。这样的作法让人不禁让人想起2005年在台北市所发生的“邱小妹医疗人球”事件,当时第一时间收治遭父亲殴打脑部至昏迷的台北仁爱医院,也是屡屡以无法治疗为由让邱小妹转院,最终邱小妹转往台中后仍不治。

不论是工厂为了成本考量与保护劳工安全意识的不足,或者是医院在“最好救治”与“即时的次佳救治”上进行衡量选择,最终导致的结果皆是无法挽回的生命。逝者以矣,在向29岁的德希莉致哀同时,台湾更应该做的,是认真检讨德希莉用生命所点出的不足,并且确实找出合适的方式改进,让安全的网能铺得更牢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萬敏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