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节日各自表述:台湾社会对“军人节”认知的两层分歧

+

A

-

1945年9月2日上午,日本东京湾,美国军舰密苏里号(USS Missouri)上,日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签订《降伏文书》,宣告日本在二战的无条件投降以及中美各同盟国的胜利,结束死伤惨重的东亚战场。重庆国民政府规定9月3日放假一日并悬旗庆祝三日,此后订每年的9月3日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这也是两岸分治后,于传统节庆外,少数共同庆祝的节日之一。

1945年9月2日,日军在美国军舰密苏里号上签订《降伏文书》,宣告无条件投降,隔日(9月3日)被国民政府订为抗战胜利纪念日。(新华社)

国民政府退守台湾后,9月3日被订为台湾的“军人节”,这一天全台军人放假。但既是现役军人假日又是抗战胜利纪念日,也就衍伸出两层意义;而对政治风向纷杂的台湾来说,每层意义又恰都呈现分歧的立场,也为这个“节日”注入许多复杂的氛围。

首先是“当代意义”,这主要是针对台湾现退役军人的福利、工作环境、重视程度以及体恤而言,也可以简称为“选票意义”。传统上,一般把军人归为“军公教”(军人、公务员、教师)类别,假设以“荣民”作为标准的退伍军人定义,台湾2018年底共有36万人,再加上近19万的现役部队,则达55万人,若把眷属纳入,则对于即将到来的2020年大选,势必是重要党派都不敢忽略的选票来源,因此选前“军人节”相对受到重视。

国民党明显提早擘划今(2019)年军人节行程,于全台22个县市动员共同举办“向军人致敬”活动。对比国民党的激情,执政的民进党则较为规规矩矩地冷处理,蔡英文循例表彰台军优秀人才,并参加“秋祭忠烈殉职人员典礼”,而这次祭文不再提出“新时代再造故乡”般的敏感字眼。最后,近期组党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就任五年来第二度参加秋祭,受访时提到“军人是国家的命脉”,并在脸书(Facebook)录制影片回顾当兵过往、高唱陆军军歌,也不无争取意味。

对台军而言,9月3日军人节是极少数能获得政治人物关爱眼神的日子。(台湾国防部提供)

其次是“历史意义”,这涉及史观和认同,包含赞不赞同9月3日背后的胜利意义,以及如何用之串起两岸间的历史连结,或者根本认为抗战时期台湾人是肩负与中国作战的任务的日本人,故无需庆祝抗战胜利。历史意义的分歧,虽然不能直接转换成选票,却也不是毫无干系,毕竟涉及的议题处于台湾政治竞争的统独主要轴线之上。

国民党在今天(9月3日)谈“抗战胜利”的要人不少,如该党主席吴敦义、朱立伦、洪秀柱等皆在脸书或公开活动中谈到,朱立伦甚至批评日本“仍不能像德国一样坦然面对、勇于道歉,令人遗憾”。民进党方面则是只字未提“抗战”,该党主席卓荣泰正忙着和柯文哲激辩选举经费议题,党内其他人士也不以此为要。柯文哲虽然崇拜一生追求抗日的蒋渭水,却极少谈抗日战争的胜利,反倒与民进党一齐更为注重“八二三”金门炮战,强调该役确立了台湾主体性。

由于上面两层意义都呈现分歧,使得“军人节”在台湾变成是一个矛盾的日子,一方面成为选前各党派拉拢军人军眷选票的平台;另一方面却因为台湾社会对于历史认知与想象存在巨大差异,使为了庆祝抗战胜利的节日初衷,无法得到广泛认可。两相结合,就造成某种“空洞”状态,也丧失了“纪念”的名正言顺性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嘉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