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该接受“港独”的“情绪勒索”吗

+

A

-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一行,当地时间93日飞赴台湾,随即展开马不停蹄行程,拜会政党团体,并参加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主持的座谈活动。

尽管台湾官方并未对于黄之锋所提通过《难民法》或下修台湾《港澳条例》门槛、给予港人政治庇护等诉求有正面直接的呼应,但从黄之锋所扮演的“国际冲组”(冲组,台湾用语,指不受人左右向前冲的“行动派”)角色,以及台湾执政党目前“抗中护台”主旋律来看,双方见面在政治上各取所需,合演一出对抗中共的大戏,既挑战中共辖有香港主权的正当性,也踩在两岸关系极其脆弱敏感的政治红线上。

黄之锋(左三)等人访台拜会民进党寻求支援,民进党表示香港是国际问题,必要时刻提供必要的协助与支持。(中央社)

香港这场冲突难解的反修例运动,虽言“无大台”,但类似黄之锋等自占中运动冒出头的反对派人物,积极在港台和国际之间进行串连行动,不断呼吁外部势力介入香港局势。黄之锋虽然曾于817日接受美国之音(VOA)专访时称“我自己并不主张香港独立”,但他和战友周永康于92日联名投书美国《纽约时报》,明确表达这场运动是在挑战中国政府合法性的立场,并公开要求美国表决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对“干预香港事务的中国官员进行惩罚”。

从这篇投书来看,黄之锋等人所操持的“民主自由”话语,已经很难掩饰其游走“港独”边缘的真实目标,以“两制”为名冲撞“一国”的根本性框架。投书刊登之后,黄之锋等人立刻转赴台湾,希望官方和民间提供有力支持;且在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访华前夕投书德媒,呼吁德方向北京就香港处境“表达关切”,并转达诉求。再加上此前他曾和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组主管会面,这类作为目的都致使香港问题国际化,中共官媒新华社更是直接将黄之锋定性为“港独”组织头目。

黄之锋此番在被捕保释后,立即起身赴台,其诉求相当明确,希望在中共建政70周年之前,“全台总动员”支持香港民主。朱凯迪也补充道,“如果有百万台湾人站到凯道上,会比百万美国人站出来更有用,因为中国不会在意美国人站出来,但如果有百万台湾人站出来,中国会去思考如何对待香港”。也就是说,他们不只希望台方在法律上提供协助,也希望台湾社会在香港问题上有更为具体的行动,鼓动情绪,唯恐天下不乱。

相对于此,民进党嘴巴上说“撑香港”,但在实际作为上则给黄之锋等人碰软钉子。台行政院长苏贞昌说“相关法制已非常完备”,林飞帆说“这件事情由民间来发起会比执政党更为适合”,蔡英文最新的回应是“支持且关心港人追求自由民主诉求,但不会介入”。其实民进党心中相当清楚,一旦在香港问题上越过了红线,非但不一定对自己是利多,还可能擦枪走火,引来两岸之间的地动山摇。

“香港怎么了,台湾怎么办”座谈会当地时间9月3日晚间在台湾台中举行,由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左一)主持,“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左二)、立法会议员朱凯迪(中)、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右二)担任与谈人。(中央社)

然而,几乎靠“亡国感”在总统选战中杀出重围的民进党,怎么可能会轻易放掉黄之锋等人携来台湾的“弹药”。民进党方面不只由党主席卓荣泰、秘书长罗文嘉亲自接见,高调召开记者会、大方秀出合照,黄之锋接过麦克风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感谢民进党的邀请……”,无论究竟是由谁邀请,双方“并肩作战”的味道已经是相当浓厚了。

除此之外,黄之锋一行在台行程,多有目前身负民进党中央党职的林飞帆陪同,两人在台湾太阳花和香港占中运动前后即有互访接触,此次在台湾“相聚”显然也是要营造出台港“反中”力量相互声援的氛围。

台湾民进党政府对于香港事态“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支援方式,对于目前严重缺乏政治互信基础的两岸关系来说,确实造成了紧张升温。原香港特首董建华公开表示,外部势力“种种迹象都指向台湾和美国”;大陆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杨光在回应记者提问时强调,西方政客和台湾“公然站在前台,指手画脚”;国台办更是两度批评,要求民进党“收回伸向香港的黑手”、“停止破坏香港特区的法治”。近日大陆海协会副会长孙亚夫则称,民进党及其当局利用香港混乱局面攻击“一国两制”,批评蔡英文是“制造枪、制造炮”向大陆射击。

北京方面这一连串的发言,是在对两岸关系提出示警,期间中国大陆更是透过暂停陆客自由行、参加金马影展等手段对台湾出手,针对的就是民进党借着修法、香港问题等操作,往“台独”方向靠拢。

事实上,北京所在意的不只是台方对香港动乱提供了什么样的协助,更为在意的是“港独”和“台独”走向合流。台湾可以对民主自由等价值观有所坚持,但是不是有必要为了选举利益,无论是在表面上还是实际上和黄之锋等人暧昧不清,硬是把台湾带向两岸的风口浪尖上?这恐怕是台湾执政党必须三思之处。

曾在陈水扁时期担任过台湾陆委会副主委的学者黄介正,近日接受多维新闻访问时也提出了其忧心所在,他指出台港不应过度连结,民进党政府倘为自己获利而操作失当,不但无法协助香港长远民主,反而可能将香港推下实时的深渊。

平心而论,香港的乱局在一国两制原则下,应由中共、港府和香港社会共同面对,共同化解。当地时间9月4日傍晚,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正式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法草案,香港的僵局出现了转圜的空间;然而,在此之前,人还在台湾的黄之锋先打了一剂“预防针”:“在港人不能民主选出特首、决定自己的未来以前,抗议不会停止”,言下之意即香港的动乱不会随着港府递出橄榄枝而全然消停。黄之锋在国际“奔走”、来台湾“求援”,其动机实属“司马昭之心”,港台之间就算有再多的历史和情感连结,也得警惕黄之锋对台湾的“情绪勒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伍逸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