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吁台湾支持香港 然后呢

+

A

-
黄之锋(左)等一行三人赴台访问,呼吁台湾人民10月1日前上街对北京施压。(中央社)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及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一行三人赴台展开旋风式拜访,就其公开发言内容,概以目前香港正遭受白色恐怖,台湾与香港是命运共同体,呼吁台湾支持香港的“反修例”运动,在101日前上街发声以对北京施压,同时希望民进党主导修订《难民法》,以利在最坏情况发生时,台湾能成为支持香港的最有力后盾。

从黄之锋等人的公开谈话来看,可以知道他对两岸三地的历史、政治纠葛并不清楚,及希望国际声援“反修例”运动对北京施压的一厢情愿,要知道,就算台湾人真的有人如他所愿在十月一日前上街为香港的反修例运动壮声势,台港也不会因此成为命运共同体,更别说他轻率的将香港的现况定义为“白色恐怖”,只让人看到试图将香港问题国际化及唯恐天下不乱的用心。

何以说黄之锋的谈话是一厢情愿。

首先,他必须知道,两岸、香港与澳门命运共同体的连结在于同文同种、历史及地缘政治上的不可分割,但去除掉居中连结的中国大陆,港、台基本是“语言不通、风俗不同”的两个地方,“对抗北京”的外包装虽然是“民主”,藏在其中的却是有心人士不敢外显追求“独立”的政治操作,绝不是从人民最大福祉立场出发。再者,两岸虽然因为历史因素隔海分治,各自居“中国”法统,对历史的解读也各有看法,但洗刷“百年屈辱”的追求却是有志一同,而“百年屈辱”的起点就是大英帝国打赢了“鸦片战争”,要求积弱的满清割让了香港。

也就是说,黄之锋投书各国媒体、到台湾以及将启程到美国进行公开演说,寻求国际施压北京,甚至有些香港“勇武派”成员攻进立法扬起港英旗帜、在街头扬起美国星条旗要求接管,意图将“香港问题”国际化,对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习近平及北京来说,不啻是要求“重回百年屈辱”,无论如何都是不被接受的,这也是为何习近平会在日前在中央党校发表谈话时表示要进行“伟大斗争”、“敢于斗争”、“该斗争的就要斗争”的原因,纵使台湾人民真如黄之锋所请走上街头,甚至英国、美国、德国及其他更多民主国家人民走上街头,也无法施压于北京,这是其一厢情愿之一。

此外,黄之锋此番到台湾的第二个目的在于要求民进党主导修订《难民法》,成为香港“反修例”行动的有力后盾,却得到蔡英文公开表示“支持但不介入”香港人民对民主自由的追求,“现行法律提供足够基础,在必要时候提供香港人民必要协助”答复,早前在香港情势升温前的坚定支持态度有所保留

原因很简单,蔡英文虽然以“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亡国感以及香港“两制”现况毒化“两制台湾方案”的探索,藉由检到香港的枪不断拉高自己低迷的民调挽救她的连任,却如何也不想破坏“一中”,踩到北京与美国红线,黄之锋不解其中虚实,这是其一厢情愿之二。

黄之锋又以自身及有许多走上街头的“同志”被拘捕的经历,以及香港特区政府可能动用制定于港英时期的《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说香港目前处于“白色恐怖”,则见到其险恶、唯恐天下不乱的用心。众所皆知,“白色恐怖”最令人觉得可怕之处就在于“因言获罪”与“思想检查”,哪怕只是报章上幽默漫画中的一句台词出错,都能被编派罪名成为坐牢理由,如何能容得黄之锋游历各国呼吁各国关切香港现况。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于当地时间94日宣布将主动撤回《逃犯条例》等“四项行动”响应“反修例”民众提出的“五大求”,人仍在台湾的黄之锋对台湾媒体表示“不以为意”、“将持续抗争到101日”,显然还是认为包括“撤销所有抗争者控罪”、“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察暴力”及“立即实行双普选”等强港府以及北京所难的其他要求“缺一不可”。

不禁又令人想起2014年香港政制改革,黄之锋等人不愿了解北京思考及做事的方式,本位主义的强力宣传“袋住先等于袋一世”,最终使得政改功败垂成,风风火火展开的“黄雨伞运动”,其实并没有解决香港任何结构性的社会问题,但这次上百万香港人上街“反修例”,实则开启了北京及港府正视并着手解决这些结构性问题的契机。

“先求有,再求好”是台湾政坛常用辞,其中的“妥协”精神其实正是实践民主的方法也是“解严”前后争取民主过程中的“台湾经验”。对香港人民来说,林郑月娥的回应或许来得太晚、太不尽人意,但毕竟是让了第一步,递出了橄榄枝,黄之锋等人若然仍一步不让、唯恐天下不乱,难道真的要“揽炒”、玉石俱焚?真的走到了那一步,就算台湾人上街声援香港人民,那又如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司馬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