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鹰教练机将孵出 台湾自主国防工业将提升?

+

A

-
2019-09-05 03:45:27

台湾“自制”的T-5勇鹰高级教练机(前称:蓝鹊),目前正在台湾台中汉翔公司的机库里面,紧锣密鼓地组装测试中,预定本月底将会“面世”,戏码大约是,将全新涂装的勇鹰原型机,从神秘的机库中拖出来,与极力催生其诞生的蔡英文合影,达到蔡英文第一任总统任内,所谓“国机国造”的政绩宣传最高峰。但是,要勇鹰机试飞,可能已经是明年总统大选完后的事了。

所谓“国机国造”,是蔡英文政府上台以来,一路坚持的国防自主政策,民进党的蓝图擘画中,国防自主工业,是与台湾产业提升相互依存、相互扶持的一种梦幻景象,仿佛国防工业就是火车头,带动台湾相关产业的转型与提升,增加台湾产能、带动相关产业积极投资台湾,然后让台湾能够提高薪资所得、增加工作机会,由龙头国防工业带头冲起。这个铺设看似逻辑完美,推理正常,由国防工业带头,在世界不乏先例,如以色列、南韩和土耳其皆然,但是在台湾,能这么推理吗?

即将面世的T-5勇鹰高级教练机,仅是由IDF双座型战机局部改良而来,毫无目前世界主流的新式高级教练机概念。(陈宗逸/多维新闻)

1/1

将战机的雷达、后燃器和武器舱等拔除,增加油料载量,重新设计主翼的T-5勇鹰高级教练机。(陈宗逸/多维新闻)

2/2

勇鹰高级教练机的设计,几乎都是1980年代的战机设计概念,没有增加任何第五代战机等级的训练能力,未来台湾空军要如何接纳类似F-35之类的五代战机?(陈宗逸/多维新闻)

3/3

原名“蓝鹊”的勇鹰高级教练机,赶着出厂亮相、改名与试飞,都充斥着满满的拍马政治味。(陈宗逸/多维新闻)

4/4
上一张 下一张

从勇鹰高级教练机此案来看,或许这个推理没有想象中完美。勇鹰高级教练机,并非台湾自己设计、全部自主研发的教练机,它是改良自台湾IDF双座型战机的教练机,把战机的雷达、超音速的后燃器、武器内舱等全部拔光,重新设计没有飞弹挂架的主翼,优化尾翼部位等,等于是“小针美容”的产品。众所周知,IDF战机也非台湾独立设计,是由美国通用动力(GD)公司协助台湾设计。发动机也是,由美国盖瑞特(Garrett AiResearch)协助台湾发展TFE1024-70发动机,电子配备则是美国西屋(Westinghouse)协助发展的,主要武器天剑2型主动中程空对空飞弹,用的是摩托罗拉(Motorolla)的导引头,硬要说IDF是纯粹台产战机,是牵强了点。

但是,台湾空军的高级教练机,是到了该汰除的时候。高龄40岁的AT-3中级教练机,以及年龄更大的F-5F高级教练机(部训机),都已经到了岁月的尾巴,必须要汰除。目前世界趋势,是不再区分三阶段三种机型的教练机训练,而是三阶段二种机型。故T-5勇鹰高级教练机,未来将负担二种强度的空中训练。而台湾空军面临教练机老旧的危机,也不是此时才发生,马英九时代就想要开始更换教练机,由于教练机的政治敏感度低,欧美各式教练机都来台试探,原本马英九政府的意思是“洋机国造”,就是授权生产的意思,由引进世界最前端的航空技术高端教练机工业,来提升台湾航空工业的视野和水准,用授权生产来缴学费、提升航空工业等级。但是,到了蔡英文执政之后,“洋机国造”的政策美意,被较为政治动员情绪的“国机国造”取代,由于只能自制,台湾又不具备从零设计新式教练机的能力,故仅有从失事率其实颇高的IDF双座型战机着手。

AT-3型中级教练机的急速老化,使得获得先进中、高级教练机的论战,在台湾政坛争吵了好一阵子,从马英九时代一路吵到蔡英文时代。(陈宗逸/多维新闻)

由于没办法“洋机国造”,台湾失去与世界最先进教练机技术接轨的机会,只能从内部循环自我提升,这样的摸索其实效力有限。然后,又因为是蔡英文政府、民进党的重要政绩,必须要赶在总统大选前有成绩,一路赶制、组装、改名又改姓,原本在2020年前后试飞才会面世的T-5勇鹰教练机,赶在9月底就急着要曝光。这一连串政治意含浓厚的炒作,究竟带给台湾航空工业什么产业提升、人才升级、放眼国际的机会?着实让人怀疑?

台湾军工业界,最在乎的就是全球有多少航空零组件,是在台湾代工生产的,代表台湾品质怎样怎样的受到国际肯定。问题是,这还是一种前代的“代工心态”,你的代工品质再好,也是代工,不可能代工久了就会自主研发,一般国家正常的路,就是授权生产,从授权生产中找到自己的研发灵感和独特道路,土耳其、南韩与以色列的军工业,都是如此兴起。但是,在台湾如此排斥授权生产外来武器、排斥外来技术,硬要强调都是自主研发的这种土豪心态来看,最终就仅是“摇摆狗”效应,仅能吃祖产、内耗下去,而等不到产业视野整个全球化的那天。

如今的世界航空业趋势,事实上是软体和新材料的天下。飞操软体的研发,都被世界各国视为战略级军事科技,丝毫不会出口。要研究最新的飞操软体,还是得从授权生产外来武器开始学起,台湾在这方面,能力几乎不具备。而材料学方面也是,不论是飞机的蒙皮、发动机的性能,都是新材料学的天下,台湾在材料开发这个领域,也是几乎不具备。少了软体与材料的认识,仅能就飞机外型的老学问继续搞“训诂学”(Exegesis)这样的东西,台湾的国防自主产业,莫要说能带动产业升级,其本身的前途甚是堪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宗逸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