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保人士”柯文哲与嗜血“媒体鲨鱼” 还能共荣多久

+

A

-

一日工作刚开始的上午89点,各家媒体记者已纷纷集聚至台北市政府大楼的11楼或者1楼大厅,等待全台最有效率、具移动能力的新闻产生器生产新闻。随着台北市长柯文哲的出现,早已蓄势待发的市政记者们蜂拥而上,犹如鲨鱼般,彼此争夺提问机会,盼这位动保人士能为了台湾政治新闻的需求,以惊人之语为一年四季均火热的台湾政坛增添柴火,而柯文哲可能也会先惊叹来一句,这是在做什么?怎么(记者)来势汹汹的样子?,再开启今日的媒体联合访问时间,这是台北市政府线记者的每日例行公事。

基于过去几年来柯文哲与媒体记者们所形成的固定喂食生态,在当地时间201991日台湾记者节当天,柯文哲透过脸书(Facebook)专页发文称,基于媒体需求,他每天都要固定接受各家媒体联访,并称这段时间取名为鲨鱼喂食时间,意指身为动保人士的他要每天定时定点回应记者一些时事题的意见作为对嗜血鲨鱼们之喂食,两方共同取悦、争取对台民众的注意力,更何况柯文哲除了很配合回应鲨鱼提出的尖锐问题之外,还很乐于加码演出,只要鲨鱼实时抛出问题,往往幕僚都已经在他背后说最后一题了,柯还愿意在最后一题之后又多回答一、两个问题。

图为柯文哲与记者间所谓的“鲨鱼喂食时间”,柯还会先等所有记者摆放好麦克风、摄影记者摆好位置之後,才开始进行与记者间的快问快答,也会在开始联访前跟记者们打招呼或开玩笑,算是一个与媒体记者们没有距离感的政治人物(谭英瑛/多维新闻)

柯文哲的直率愿意供料,有时甚至沦入惹议的言论,使他即便进入到第二任期,媒体魅力依旧未消退。但想在台湾政坛趴趴走,不是那么简单,发言更不能只靠直觉就到处喷口水,柯文哲不顾人情世故的说话方式,也让他或主动或被动地成为媒体上的引战者,用柯文哲自己的话语来解释,就是“”鲨鱼咬伤,最后总需要幕僚人员替他收拾残局。

将媒体与自己比拟成鲨鱼动保人士,虽然是柯文哲对媒体记者的玩笑话,却也侧面凸显他对于第四权记者的傲慢、轻佻,将记者视为饲养的动物,需要让他这位人类出来拯救,甚至是喂养,不过鲨鱼动保人士也精确点出柯文哲与媒体记者互荣、共生,所谓的媒体要画面、政治人物要版面的关系,但这些充满笑声、两方跳恰恰的互动,并不是柯文哲与媒体关系的全部。

随着柯文哲大量攻占台湾媒体版面,《风传媒》前市政记者王彦乔则曾在《表里柯P》一书中提到,柯文哲虽表面上看似每天与记者们互动,但实质上,对于真正在监督他的媒体,带有强烈敌意,更提到自身在市政记者任上遇到的局处首长电话施压,接到柯幕僚的探问电话、封杀与柯文哲口头上威吓,王所述并非为单一事件,20188月国际新闻记者联盟(IFJ)与台湾记协于脸书发联合声明谴责台北市政府1年内介入3起媒体报导,企图干预新闻自由,不过面对如此指控,柯阵营与本人一概不认账,柯更称他从来不会去管新闻要不要报

为争取话题曝光度,近日柯文哲也开始公开在媒体上与过去关系友好的旺中集团老董蔡衍明对杠,还意有所指地向昔日好友喊话称媒体有社会第四权的功能,不能成为老板在展示权力的工具,不该是你听话我就捧你,不听话就K,虽然柯话说得好听,好似成为媒体自由的捍卫者,挑战红媒老板蔡衍明,但柯过往打压媒体争议未解,再加上组党的他理应受到舆论更强大的监督,未来一旦记者们开始挑战他,这个心高气傲的动保人士是否还能跟鲨鱼共荣共利?抑或撕开假面彼此赤裸对战?就待各位看倌继续看下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譚英瑛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