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推实验性联兵营 许多问题依旧难解

+

A

-

许多人都看过好莱坞电影《变形金刚》,2007年的第一集中段,有一段剧情一直令军事迷津津乐道。一群美军特种部队因为外星人攻击,落难到卡达的沙漠区,突然在某地受到外星人机械兽的突击,这批特种部队成员,立刻用信用卡打电话至美国本土的国防部战情室通报状况,请求支援。美国国防部立刻派出无人机侦查,同时支援在接近当地上空的E-3空中预警机进行战场管理,派出空军的A-10攻击机火力支援。

在片中所有的火力增援武力,由现场的特种部队指挥官统筹指挥,当A-10攻击机的火力不足以消灭目标时,现场特种部队指挥官立刻呼叫AC-130H空中炮艇,使用机上的105公厘炮,才彻底击毁目标,而美国国防部部长、参谋首长联合会议主席,则远在华盛顿五角大厦内观察所有战况,授权给现场的战士直接指挥权,而后负起所有责任。

台军实验性编成“联合兵种营”,是为了降低募兵人数需求,还是为了和国际军事科学最新趋势接轨,未来还待观察。(台湾国防部)

这是一段非常简明、用商业电影说明美军从1990年代波湾战争后,发展“空陆战”(Air-Land Battle)准则的标准剧情。只要有地面部队受困,不用经过复杂的三军种协同联络,就能第一时间发挥空、陆甚至海上支援火力的威力,三军的界线模糊化,朝向联合兵种作战前进,这已经是世界各先进国家的潮流,2015年,解放军推出的“合成营”也是类似概念,在当年解放军发表《中国的军事战略》报告时指出,“陆军按照机动作战、立体攻防的战略要求,实现区域防卫型向全域机动型转变”,也是美军这种概念的仿效。

在长年三军泾渭分明的台军,终于在今年首次实验性地进行类似解放军“合成营”的“联兵营”,在95日编成,目前以部署中部地区的陆军10军团暇下的陆军装甲第586旅实验性编成三个“联兵营”,三个营部,增编海军、空军与陆军航空兵的联络官,以及UAV无人机图资分析官,各营增编一个迫炮排、反装甲飞弹排、刺针飞弹排、狙击排等火力支援连,裁撤五个机械步兵营、一个坦克营,裁掉近3,000人。

  • 理想状态之下,台军编成“联兵营”,未来希望能够和美军一样,每个地面士兵,都能在20分钟内唤来空中压制火力支援。(陈宗逸/多维新闻)
  • 几乎不曾与海军合作过联合作战的台湾陆军部队,未来在“联兵营”实验编制中,要如何和海军火力进行协调,是让人相当好奇的事情。(陈宗逸/多维新闻)

这个实验性的“联兵营”,具备陆海空三栖的联合作战协调实验,打破以往台湾三军“各自演练、不相往来、联合作战只是口号”的窠臼,实际进行作战验证,希望2020年的汉光36号演习,能够以实兵实弹证明其可行性。对于此改编案,外界目前看好者不多,甚至有人认为,这是台湾国防部为了逃避募兵效能不佳、藉由“联兵营”设立,裁减陆军人数需求的一种变通方法,并未是真心执行三军联合作战。毕竟,一个旅能裁撤3,000名人力,对全台湾的地面部队,是一个裁军的重大成绩。

但是,也有人认为,这种类似美军“多领域特遣队”(Multi-Domain Task Force)的编装,事实上也是台军配合美军2016年开始展开的“多域战”(Multi-Domain Battle)战术的一种实验性编装,美军的“多领域特遣队”原先是以火箭/飞弹炮兵旅为核心的单位,在实验性编装之后,跳脱出以往“战略火力”的单一角色,升级为在太平洋2万多个岛屿间快速机动、正确掌握敌军动态、发挥远距精准火力的“远征型反介入/区域拒止”投射武力,甚至结合情报、资讯、网路、电子战与太空战等领域战力。此种特遣队,机动性高,可利用丛林、城镇、坑道隐蔽,运用模组化机动发射载台,搭配火箭、反间飞弹和防空飞弹,对地面、海上和空中目标实施压制与拦截,这是以强大三栖武力吓阻敌人的一种战略。台湾实验性编装“联兵营”,在构思上也与美军此种“多域战”构想相仿,只是规模较小。

美军的“多领域特遣队”编组,是以火箭/飞弹部队为基底编成。日前才在美国海军两栖突击舰上面,成功使用陆军的HIMARS多管火箭系统,进行火力压制的战术实验,结果相当成功。(U.S Navy@Facebook)

虽然,三军迅速、无障碍的联合作战概念,可以让单兵在5分钟呼叫来支援火力、20分钟内叫到空中压制火力,并且在多样性武器的编装上,采取灵活、三度空间的施做,在理想上是相当可行的方式,但是在实际上,关照台军目前现况,由于装备老旧、新购装备还要数年才能编成,未来要编装先进的火箭/飞弹部队,还要差不多510年时间才能熟悉运用。

而老旧装备编成新装,最害怕的就是后勤补保系统,台军的陆军装备妥善率,人尽皆知。而仿效美军在二战时的的五级保养制度,车辆损毁,等待料件,经年累月是常识。再者,接收到的零件是否为伪劣制品,也有高度风险,这是台湾军方后勤补给的一大硬伤。在结合这么多不同武器装备的补给保养作业上,可能会问题百出,牵一发而动全身。

此外,台湾三军一直没有很密切的联合作战经验,空中压制火力支援,只有在汉光演习表演,真实的基地演习几乎罕见。而炮兵火力压制,还在二次大战时的装备与准则中挣扎,再加上台军基层的通讯系统老旧损毁不计其数,多半演习时都端靠行动电话来联络,台湾国家中山科学研究院,多年来研发不出一套可以供给地面单兵操作的可靠无线电通讯系统,未来要如何类似美军单兵,在5分钟就呼叫到地面炮火压制、20分钟内呼叫到战机支援?端看这些陈年的问题如果没有获得改善,“联兵营”的梦想可能还有一段距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宗逸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