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造势高歌《浪子回头》 台政治人物争唱“茄子蛋”

+

A

-
2019-09-09 23:46:14

烟一支一支一支的点/酒一杯一杯一杯的干/请你要体谅我/我酒量不好麦给我冲康。韩国瑜于当地时间2019年98日在新北市三重幸福水漾公园举办造势晚会,主办方预估人数达到35万,韩国瑜在造势晚会现场选唱了台湾乐团茄子蛋的经典歌曲《浪子回头》。

茄子蛋的歌曲近年成为台湾政治人物的爱歌,629日国民党总统初选候选人政见发表会上,前台北县长周锡玮亦高歌一段《浪子回头》,而同场的前新北市市长朱立伦则同样引用茄子蛋浪子系列的歌曲《浪流连》。在更早之前,《浪子回头》也曾被改编成讽刺台北市长候选人姚文智的歌曲《憨智回头》在网络上疯传。可以说茄子蛋的浪子系列歌曲从2018年九合一大选一路红到2020总统大选。

韩国瑜在造势晚会上选唱《浪子回头》。(洪嘉徽/多维新闻)

《浪子回头》这首2017年发行的台语歌魅力可不只于此。因为细腻的描绘现实的残忍无奈以及男生之间的友情,并用台语唱出特有的沧桑味道,因而引发许多共鸣,更在内地的短视频平台抖音意外爆红,在抖音同名话题被提及高达5亿次,许多大陆网友表示听着听着就哭了,这首歌更被封为闽南语神曲,也顺利打开茄子蛋在大陆的知名度,在大陆的巡演票常常抢购一空。

但这首歌为何能引发这么多人共鸣? 并成为政治人物选唱的歌曲,或许歌词里真的是反映现实的残忍和内心的苦闷,因此政治人物选唱被视为一种接地气、苦民所苦的象征。

“伫坎坷的路骑我两光摩托车/横竖我的人生甘哪狗屎/我没钱没某没子甘哪一条命/朋友阿/逗阵来搏”~《浪子回头》

茄子蛋乐团入围2019年第30届金曲奖最佳歌曲。(袁恺勋/多维新闻)

周锡玮:年轻人的人生像是狗屎
629日国民党的总统初选政见发表会上,周锡玮引述茄子蛋的《浪子回头》的歌词,说台湾年轻人觉得人生像狗屎一样,因为没有未来。周锡玮在会上举例,台南的年轻人月薪是新台币2.3万元(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但照顾一个小孩一个月就要2.3万元。他也举例说自己在30岁的时候一个月就有10万元的薪水,是现在台南市年轻人的4倍。

而无独有偶,前新台北市长朱立伦在同场发表会,则引述《浪子回头》的第二部曲《浪流连》歌词,他在政见会上提到,要让世代间成为知己,他并表示,自己的儿子喜欢茄子蛋的《浪流连》,歌词中的这个风风雨雨的社会,欲怎样开花,少年家怎样落地。”讲的也是青年人的苦,他所做的,就是要为年轻人找未来

这个风风雨雨的社会,欲怎样开花,少年家怎样落地。咱拢是为着爱情来浪流连。《浪流连》

前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也曾引用过《浪流连》歌词。(楊騰凱/多维新闻)

政治人物选择贴近选民,能“苦民所苦”,也彰显自己贴地。因此不难理解以“莫忘世上苦人多”为口号,吸纳广大“庶民”支持的韩国瑜会选用这首歌,而这首歌在两岸青年间广传,引发广大的共鸣,也彰显两岸青年都有的焦虑。

《浪子回头》两岸青年都苦的感情投射
2012年成立的《茄子蛋》是由四个大男生组成,成员有主唱兼键盘手阿斌(黄奇斌)、吉他手阿德(谢耀德)、阿任(蔡铠任)以及日前已退团的鼓手小赖(赖俊廷),2017年发行首张专辑2017年发行首张专辑《卡通人物》,就获得第29届金曲奖最佳台语专辑奖与最佳新人奖的肯定。而走红大陆的台湾独立乐团,茄子蛋并非个案,这几年台湾的独立乐团在两岸青年间都有高人气,主要原因是捉住了两岸年轻人苦闷的心情。

  • 台湾乐团兴盛,图为五月天。(VCG)
  • 不同种类的乐团也很多,图为闪灵乐团与何韵诗。(袁恺勋/多维新闻)

微信公众号北方公园NorthPark在《三千台团上大陆》一文中,就写道一边是挣扎之后的疲惫,一边是无法挣扎的困窘,两岸青年的情感出现了奇异的重合。不同地域、成长环境可能使创作者在意象的选择上有所不同,而普世的情感却是黏合两岸青年的万能胶,在文中并引用《浪子回头》在抖音上的推荐语大概听懂这首歌也就明白何为人间疾苦了吧,很好地阐释茄子蛋的《浪子回头》如何在两岸青年间引起广大共鸣和维持传唱热度。

而政治人物在选歌、唱歌以歌曲作为议题上,也反映出希望在选民眼中建立的形象以及传达的意念。从20182020的台湾选举,无法解决的关于年轻世代的,或许也是《浪子回头》会一再被台湾政治人物提起并选唱的原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小山 蔡苡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