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也在贩售“亡国感” 两岸迷茫下的必然

+

A

-

“亡国感”这个新兴用词,在台湾既是指对于未来前途命运的焦虑、对于中共的恐拒抵抗,也被用来指涉民进党或台派支持者的选举策略──召唤台湾民众心中的两岸关系“敌我意识”,同时寻找“卖台”敌人。从今(2019)年初“习五点”出台后,“辣台妹”蔡英文民调扶摇直上,多少就能窥知“亡国感”在台湾的发酵程度。

韩国瑜以“捍卫中华民国”作为选战主轴,和民进党一样在操作台湾的“亡国”恐慌,没有提出着眼于台湾未来发展的开创性愿景。(洪嘉徽/多维新闻)

然而,2020年台湾总统选战打到现在,“亡国感”的操作已非民进党专利。当地时间98日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在新北市举办提名后首场造势,据主办单位说法现场涌入了35万名支持者。韩国瑜大进场后在台上发表演说,提出了“四大理念”,第一点就是“捍卫中华民国”,他提出的理由是:“2020年是中华民国的生死保卫战,如果国民党输掉,民进党继续执政,中华民国就有可能亡国”。

很明显的,由于两岸长期分裂分治的僵固化,再加上两岸法理定位复杂难明,一个“亡国感”在蓝绿阵营出现了各自表述:绿营诉诸的是“台湾”或“中华民国台湾”正在面对巨大威胁;而蓝营诉诸的是《中华民国宪法》台湾地区受到中共和民进党的双重挤压。蓝绿两者的“亡国感”建构在台湾的土地上,却承载着虽有交集但差异更大的历史叙事与国族想像。

正是由于“亡国感”奠基在想像的虚空基础之上,展现出来其实更多的是情绪动员和选战操作。就国民党来说,除了“党版”九二共识之外,已经提不出具有愿景式的两岸论述,所以只能被中共的“两制台湾方案”和民进党的“守护台湾”压着打,从而也踏入了民进党最擅长操作的“统独牌”选战陷阱,在意识形态和主权议题试图与民进党近身肉搏。

在两岸论述上,822日国民党在脸书(Facebook)上发文指“反攻大陆已成历史”、“解放台湾又嫌霸道”、“当前明路和平最好”;而原新北市长朱立伦则提出支持香港反修例运动,盼“今日台湾”成为“明日中国”。这些主张的对话对象是针对台湾内部,而不是中国大陆,在不违逆台湾社会政治正确的前提下,看不到国民党究竟对于两岸未来有什么开创性的论述,而只是跟在民进党后面,在两岸问题和香港问题上不断防守。

  • 蔡英文“辣台妹”的形象建构,和台湾弥漫的“亡国感”相辅相成,民进党的选战策略主要诉诸于“守护台湾”。(台湾总统府提供)
  • 台湾政论节目主持人赵少康于1994年参选台北市长,将选战定调为“中华民国存亡之战”,蓝绿都曾利用“亡国感”动员选民。(多维新闻)

在实际政策上,去(2018)年韩国瑜赢得高雄市长选举,靠着“人进得来、货出得去、高雄发大财”,让选民看到翻转经济处境的一丝希望。但这套手法放在总统大选之中显得过于粗糙,要怎么在国际格局和两岸情势变化之下做到“台湾安全、人民有钱”?

韩国瑜不可能只靠着韩粉的情绪宣泄、怒呛“黑韩产业链”就能做到,也不可能靠着“捍卫中华民国”、“热爱中华文化”、“坚持自由民主”,就能和“莫忘世上苦人多”的理念衔接起来。这些口号式的诉求,都只是在维持台湾现有的状态,总统候选人必须要交代欲将台湾带向何方,目前无论在韩国瑜或蔡英文身上都还找不到他们给出的进取型答案。

老实说,战后台湾在国际和两岸的现实处境,确实让社会一代又一代弥漫着患得患失的心态,问题是执政者能否利用忧患意识迸发出来的能量推着台湾往前走?当年台湾退出联合国,国民党政府立刻提出“庄敬自强、处变不惊”,虽然国际地位风雨飘摇,但台湾对内推动基础建设,产业结构转型为台湾充实了丰沛的经济实力。1990年代台湾面对中共的统一压力,则是延续了经济腾飞留下来的经济红利,也提出了打造“亚太营运中心”的雄心壮志。

台湾社会对于未来前途的担忧,本是客观现实环境造成的必然迷茫,但有意成为领导者的政治人物初心,不就是要肩负起克服茫然、擘划引路的重责大任吗?民进党只是不断告诉民众中共有多可恶,而国民党则是把“下架”蔡英文作为胜选的最高宗旨,都是在台湾民众心中扎出一具稻草人,靠着害怕或厌恶的心态收拢选票利益。国民党跟着民进党玩弄“亡国感”恐慌,忘了自己的优势在经济议题和治理专业,提不出自己能带给台湾什么进步改变,这样不只是在画地自限,更无法扩大民意支持基础。

若是让“亡国感”持续蔓延从而吞没了社会民心,对台湾来说,用不着“他杀”,反而走上了一条慢性“自杀”的险途,蓝绿皆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伍逸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