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主管医疗官员都借酒疯搞“医闹” 医疗暴力可有解

+

A

-

“医闹”是在台湾与大陆都不时可闻的的社会事件,但当台湾金门的医疗主管机关首长竟于当地时间9月6日晚间因不耐急诊室内的久候,借酒疯飙脏话,狂批急诊室医生,甚至动手推打时,这几乎举世罕见的丑闻,也暴露所谓的“医闹”并非不明事理民众的专利。

金门卫生局局长王汉志(图下方短袖白衣男子)进入诊间质问急诊医师(图上方蓝衣男子),要其解释为何让前往就医的亲人久候。当医生回答到外面解释时,王在情绪失控下推了医生一把。(截自金门医院录像)

本次事件反映出医闹的症结,包括了普罗大众对于医疗的理解认识不足,急诊室分级管理的观念未能完全普及等“观念”上需要改进的地方,以及徒有法规却无法彻底落实、吓阻失效的“制度层面”问题,甚至是医疗院所与民众间所存在的“服务客户、息事宁人”等利益考量问题,这些问题都让医疗院所中救死扶伤的医护人员,在与死神搏斗之际还得分心考量自身所承担的风险,而这也正是台湾当前试图推动“急诊暴力零容忍”政策方向所希望能扭转的恶劣现象。

然而,此次医闹事件的主角竟是主管当地医疗院所的官员,其轻蔑自身职务以及不能同理医事人员辛劳的恶行,所公然污辱和伤害的不只是该受害医生一人,更是所有医事人员。在医闹问题错综复杂,需要政府花费更多力气来推动“医疗环境零暴力”的情况下,官员的知法犯法更是让台湾在改进医闹问题上竖起更艰难的高墙。未来相关政府部门和司法单位能否从严检视其失序行为,正是考验行政、司法部门对于“医疗暴力是否绝对零容忍”的决心。

民众由于缺乏“分级医疗”观念,一遇到紧急病痛时,即便症状相对轻微,也会直接选择至大医院急诊就医,这也是台湾急诊雍瑟的原因之一。 (中央社)

这起发生在台湾金门地区的荒唐医闹事件,源于当地卫生局长王汉志在9月6日深夜于金门医院急诊室探视在急诊室内等待就诊的胞兄时,因不耐久候,便仗着酒意怒对医生飙一连串国骂,并动手推打。恶行恶状全被医院监视器所纪录。金门地检署随即指挥辖区警方前往搜证和查访,强调绝不姑息;金门县政府则是在9日召开考绩会,将王汉志记2支小过,但仍以“卫生局长”职务暂调其他县政工作,去留还得等到司法调查告一段落再行决定;台湾监察院则在10日下午宣布将主动开启对王男的调查。

而回顾台湾近年来的知名急诊室医闹、暴力事件包括,有伤患家属就因不满护理师态度不佳,连同伤患在内,一家五口竟一路追打护理师;有受伤男子因不满急诊室要分级排队看诊,而找来近10名黑衣人大闹急诊室;酒醉或情绪失控就劈头飙骂急诊人员的情事更是时有所闻。

医疗暴力频传下不止医护人员遭殃,也会影响其他病患的就医权利。台湾便曾在在2013年底,因有地方民意代表王贵芬掌掴护理师的暴力事件,在社会舆论的挞伐和关注下促成了《医疗法》中俗称“王贵芬条款”的修法,新增新增妨害医疗的规范。

此外,由于医护人员常见的暴力行为还包括言语上的恐吓、暴力,为防范民众仗着无法可管而有恃无恐的破口大骂,2017年4月台湾立法院再度修正《医疗法》,将“公然侮辱”纳入限制,规定任何人不得以强暴、胁迫、恐吓或其他非法方式妨碍医疗业务执行,违反规定者,可处新台币3到5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之罚锾,规定医疗机构应采必要措施确保相关人员安全,警察机关也应即排除、制止非法行为。

该次修法,也取消原本涉犯刑罚的拘役选项,规定若以强暴、胁迫、恐吓或其他非法方式,妨害执行医疗或救护业务者,罚则明确化为3年以下有期徒刑,得并科新台币30万元以下罚金,盼以重罚遏止与日俱增的医疗暴力。

然而,为什么即便有法律规范与惩处后,医闹事件仍是层出不穷?单从法律执行面而言,因为涉犯《医疗法》,最后经通报而获司法机关起诉、裁处的案件仅占少数,而这可能就是其未能发挥吓阻效果的原因之一。

例如根据台北市卫生局2016年至2018年9月的统计,医疗院所通报“滋扰妨碍”案件共计185件,经调查确认涉违反《医疗法》的共计93件,其中获司法机关审理裁处的仅有8件,最高判为4个月拘役得易科罚金新台币12万,而不起诉37件,其余48件则待司法审理中。

而相关案件,之所以有起诉困难的原因,包括事证不足(如监视器没有录音等),以及医护人员因工作忙碌,无法配合制作笔录及侦讯等。此外,有急诊医师则指出,由于警察执法和法官判决时,只将重点放在医疗人员身体伤害的部分,却经常忽略医疗人员所承受的心理压力,以及其他病人的权益,所以在执法、审判时,就会出现轻放的问题。

换言之,想要藉由法律吓阻来防治医闹事件,不论在搜证、调查或审理方面,显然都检讨改进的空间,才能避免法律如同无牙老虎般,难以发挥效果。而另一方面,医闹事件其实就是像个病兆,其所反映的是台湾医疗环境和民众就医观念的问题。如同所有疾病,事前预防重于治疗,如果能事前预防造成病发的危险因子,搭配事后究责为后盾,如此才是对于医闹事件较为根本的解决之道。

以好发医闹事件的急诊室为例,急诊室的医患关系之所以特别紧张和容易发生冲突,它既关系到急诊人手不足的问题,也有环境因素和病人因素。而在各种因素交织下,就让医院急诊室容易埋下不定时的暴力炸弹,假如医院的保安和门禁管制又出现漏洞的话,更会让追打医护人员或聚众持械于急诊室闹事的情形一发不可收拾。

“等太久”和“医事人员态度不佳”是许多医闹者常见的施暴理由。究其原因,这背后不单是医疗人力难以负荷急诊量的问题,更来自于民众本身就缺乏急诊医疗分级观念,以及对急诊期待有落差而产生的不满。

通常急诊就医者总会认为自己的病情是最为急迫和严重的,而病患因为病情关系也容易情绪不稳,陪同就诊的家属情绪亦容易随之起伏、焦虑。但急诊的就医程序,是考量病情的轻重缓急,不同于一般看诊,因此当民众抱有“挂急诊免排队”或“先来后到”的错误认知下,其在“分级检伤”和等候的过程,病患和家属就容易认为自己没有获得预期的照顾或回应,而容易引发负面情绪。此外,也有研究指出,急诊环境吵杂、拥挤、动线不良等环境因素,也是造成病患和家属烦躁、不安的原因。

总体而言,面对层出不穷的医闹和疗暴力事件,它除了有赖于刑罚作为吓阻和惩戒手段,它更需要的是如何防范于未然,但它的改革困境不只在于硬体或医疗、保全人力的部分,还包括社会观念能否配合、响应,珍视台湾举世闻名的医疗资源,共同为减少急诊壅塞和医疗环境零暴力努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