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台军曾想轰炸大陆

+

A

-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近期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透露出“攻守计画”,该报还另外加码引用台湾“不具名高级官员”的说法,表示台军在必要时,有“空袭福建”的“复仇计画”。

此新闻展开之后,引起台湾政坛一片哗然,不但国防部第一时间紧急切割、表明纽约时报此报导系“假讯息”,此反应甚至引爆出“国防部指控吴钊燮搞假讯息”的政治乌龙。后续台湾国防部再度说明,并非“国防、外交部不同调”,仅是否认台军有“使用战机空袭福建”的计画。此消息风波原本是以强烈言论,表达台军对守卫台湾的决心和干劲,结果却内销成为政治趣谈,着实让人意外。

至于“空袭福建”这件事情,简单讲来,其实也非虚言妄语假讯息,台军一直以来都有拟定“固安计画”、且每年与美军进行联合咨询、演绎,随着国际政治、军事情势、军事科技装备的提升,年年检讨更换,这也不是什么新闻。

“空袭福建”在今日的军事科技之下,难度相当高、执行率很低。但是在1995至2006年的时代,执行率却很高。图为台湾空军使用的战术地图,可看出台湾距离福建的最短距离,IDF战机具备有效的作战半径。(陈宗逸/多维新闻)

台湾自从19915月“中止动员戡乱时期”、“废除宪法中《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之后,已经单方面“停止内战”,虽未得到中国大陆的回应,但是台湾方面不再“反攻大陆”,是政治上的事实,所以攻击中国大陆目标的“政治施做”已经在军事选项中删除,没有法律上的正当性。

但是,从蒋经国后期至李登辉时代至今三十余年,台湾虽然不再执意“反攻大陆”,但是由于国际政治局势、两岸军事竞争和防卫构想的改变,台湾军方确实在“防卫固守、有效吓阻”的战略上,有了“攻击是最好的防御”此等思想,并且积极秘密筹建攻击性武力。由于美国基于《台湾关系法》,只能出售台湾“防御性武器”,故攻击性武器就一直由台湾单方面秘密寻求国际合作加以建构,国际合作的对象遍布南非、以色列甚至俄罗斯都有管道,而美国则针对台湾的攻击性武力加以压制

例如1988年的“张宪义叛逃案”,就是美国强力介入、中止台湾核武器发展计画的重手。其他,例如台湾拥有生化武器研发能力,美国长期监视位于台湾新北市三峡区山区的“预防医学研究所”机构等,都是美国抑制台湾发展攻击性、毁灭性武器的手段。

美国对于压抑台湾单方面发展攻击性武器,采取相当强硬的干预手段。图为都已经被秘密改为地对地飞弹的天弓与雄2型飞弹,号称台湾的“复仇武器”。(陈宗逸/多维新闻)

虽然在核武和生化武器方面受到压抑,但是台军在传统武力方面,还是尽量筹建能够攻击中国大陆内陆、纾解台湾战术困难的战法。

19957月底,由于李登辉访美、在康乃尔大学发表演说,引起第一次台海危机。由于局势相当险峻、解放军的弹道飞弹已经打到台湾头、尾领海海域,李登辉出面要台湾民众“别怕,他们有飞弹,我们有18套剧本!”事实上,所谓“18套剧本”即为年年修正的“固安计画”战术想定。

当时,台湾空军仅接收了24架的IDF战机,是属于第4代战机,其余战机皆老旧不堪,而24IDF战机中,有一半是属于预量产型机,性能不够稳定。但即使如此,当年“18套剧本”的其中之一,就是利用新服役的IDF战机,携载台湾秘密研发的某种毁灭性武器(一般认为是预防医学研究所研发的生化武器),深入中国大陆内陆,发起攻击。而当年的思考是,IDF战机一旦飞入中国大陆境内攻击,应该是飞不回来,故有“自杀攻击”的意味。

在那个情势最紧急的时刻,美方或许知道台湾方面的“复仇计画”,可能引起西太平洋局势的重大变数,故立即派遣尼米兹号航空母舰战斗群,穿越台湾海峡,表面用意是“力挺台湾”,实际上则是防止台湾方面启动复仇计画、空袭大陆内部。后来,也因为情报显示,解放军的飞弹仅是测试弹、并非具有实战能力的传统弹头,故风波嘎然而止。

1995年台海飞弹危机,李登辉曾经计画派遣仅服役24架的IDF战机,进入中国大陆内陆执行“自杀性攻击”,当年解放军的歼11型战机,才刚刚服役,某些空优性能上无法对付IDF战机与天剑2型飞弹。(陈宗逸/多维新闻)

而后在19963月、台湾首次总统大选的紧要时刻,解放军再度发射弹道飞弹示威,美军在台海南北两方、同时派遣尼米兹号和独立号航母战斗群进行吓阻,且美军神盾巡洋舰碉堡山(USS Bunker Hill / CG-52),还在台海周边,以神盾雷达直接追迹解放军弹道飞弹发射与落点,显示美国在台湾周边具备飞弹防御能力,此危机也就顺利解除。

之后,台海危机几乎每几年就会发生,1999年李登辉提出“特殊国与国关系”谈话,再度引起台海军事危机,但是此次危机规模较小,所有抵制台湾的方式都在政策层面,没有实际动武迹象。

而后在2006年初,陈水扁当政时代,启动“废除国统会、国统纲领”的政治动作,以挽救民进党低迷声势。但政治动员上面影响不大,军事上面则再度启动了解放军的敏感神经,当年除了东山岛大规模演习之外,解放军紧急生产了一系列05型号的两栖登陆战斗车、空降兵轻型坦克等,都是准备对台动武的明显示威。

2006年的台海危机,外界所知不多,仅知道解放军有大动作,但是台军方面,事实上在2005年已经修正“固安计画”,纳入刚刚研发、测试成功的雄2E型巡弋飞弹,以及雄3型超音速反舰飞弹等“复仇武器”,且加入在1999年“两国论危机”成军、部署在马祖列岛东引岛上的“天戟”地对地战道飞弹(射程仅120公里),进行应急战备部署。

2E型巡弋飞弹,当时仅有2个发射单位,雄3型飞弹也仅有不到5个发射单位,全部集结到秘密地点,准备一旦开战,立即倾全力攻击大陆内陆目标。这也是后来,台湾行政院长游锡坤,首先提出“台湾的飞弹可以直接攻击三峡大坝”的言论、引起外界哗然的原因。此次危机,也在美国强力介入、距止下,嘎然喊停。

  • 2006年台海危机,陈水扁政府应急战备部署,将仅有数套的雄2E型巡弋飞弹,与雄3型超音速飞弹的陆地发射车组,作为应急战备的主力,随时准备攻击中国大陆内陆。图为2型飞弹的同等级飞弹发射车。(陈宗逸/多维新闻)
  • 台军在马祖列岛东引岛,1999年台海危机前后,已经秘密部署窖射式天戟弹道飞弹,射程仅120公里,可攻击福建内陆。图为台军某地窖射式飞弹发射台的入口,如今都已解密。(陈宗逸/多维新闻)

从结果论,在两蒋高压统治时代,台海双方的冲突是明刀明枪、却不太会影响西太平洋稳定。但是在台湾民主化后,由于种种客观环境、主观意识的剧烈变化,台海之间的冲突,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成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政治危机。

如今,台海局势进入近二十年来最严峻的时代,中国大陆方面的因素,幷非台湾所能控制,但是台湾方面要如何在低调中自主强化防卫力量、而非逞口舌之快单方面引起注目,这是台湾政客们必须要修习的课目。首先,应该请外交部长不要再担任国防部的地下发言人,或许是改善的第一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宗逸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