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表态不登记联署 台湾大选回到蓝绿对决

+

A

-

郭台铭在当地时间9月16日深夜宣布不参与联署竞选2020年台湾总统后,早已预先请柯粉俱乐部准备好2,000个联署点的台北市长柯文哲,9月17日早晨,对这个结果表示尊重与理解,且进一步表示,“从头到尾,本人对参选2020总统大选意愿本来就不高”,否认会在9月17日台湾中选会下班前登记联署为总统候选人。

柯文哲表示,台湾应该跳脱蓝绿泥淖、重视国家治理,可是他自己表态不参与2020年台湾总统的联署登记,转而力拼在台湾立法院取得席次。(洪嘉徽/多维新闻)

柯文哲声明全文如下:

2013年,我在《苹果日报》有一篇投书,我的存在见证台湾的荒谬。六年后的今天,台湾政坛依旧如此,2020总统大选,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我要去选,可是蓝绿双方都一直把柯文哲当作假想敌,甚至把他放在总统初选民调来做对比式民调,今天如果柯文哲说不选了,请问两党初选是不是要重办?

我个人主观是认为,刚选完市长,马上就要去投入总统大选,这不是一个正常国家应该有的现象,我也认为这会影响市政进行。我一开始很不想去选的一个大理由是,到今年底的时候,就台北市政府来讲,我们同时有1万户公宅正在开工,环南市场要完工进驻、大龙市场要完工进驻、第一果菜市场跟渔市场要开工,通通加起来要超过两百多亿。

有很多理由,市政跟总统大选没有办法兼顾。我个人也认为要相信自己的口号,改变台湾从首都开始,改变台北从文化开始,如果我们在台北可以做得很好、政治文化可以改变,也可以用台北当杠杆,影响整个台湾。事实上在过去这段时间,我们在台北的所作所为,不管从财政继续、双语教育、到智慧教学,都一步一步去改变整个台湾。

另外是这样,毕竟我个人从一个素人来当台北市长,我非常清楚,当台北市长的前两年非常非常辛苦,都搞不清楚状况,一直到第三年第四年才整个市政比较顺利,其实如果我现在真的去当可以选上,我相信整个故事要再重演一遍,前两年会非常辛苦,对整个状况不是能掌握那么好。

所以事实上从头到尾,本人对参选2020总统大选意愿本来就不高,只是蓝绿初选结果出炉让我们非常焦虑,我相信不仅是我,全台湾的知识分子都普遍焦虑,难道我们真的要在草包跟菜包当中做一个选择吗?而且蓝绿对决或诉诸意识形态的对决,造成到现在为止,蓝绿双方总统候选人都很少在谈政见,每天晚上call in节目在谈的也只是如何赢这个选举。只讨论选举输赢,从来没有一个候选人告诉我,如果他当选的话,台湾会变什么样子。台湾陷入统独泥淖、不讨论国家治理。

我个人认为台湾在现阶段要解决的是国家治理,效率、素质、注重数字、讲究KPI,这种政治文化在我们这个时代要建立,刚好郭台铭是跨国大企业老板,是种危机型处理人物,我想说如果能在企业界存活下来总是有一定实力,我相信这种企业出身的受意识形态包袱会比较低。

当时郭台铭先生表达想投入大选、特别是在初选之后,我们也觉得如果有人愿意出来挑战这一局,让台湾有一个机会跳脱蓝绿泥淖,所以替他起一个口号,台湾重开机,我个人是乐观其成。每个人都有他的人情世故,郭董作为一个跨国企业大老板,他考虑的层面一定更复杂,我想他还是有他个人的很多包袱,当他决定不选,我只能表达尊重、我也理解,将来大家还是可以维持合作关系,在每个人的工作岗位上继续努力。总是能够对台湾有好处的事情,我们还是可以在不同岗位、不同角度继续努力。

既然这场总统大选目前看起来还是回到蓝绿对决的局势,就更凸显我们在国会力求三党不过半的重要性,目前执政党在国会过半,可是我们看到的是执政毫无顾忌、人事浮滥酬庸、特别选前太多政策,在我看起来完全没有财政纪律。这是目前执政跟国会都过半的一个写照,如果民众党可以进入国会成为关键少数,有几个好处。

第一点,我们在现行的体制下,我们要进军立法院,不得不阻挡,特别是不分区立委,所以我们希望成立政党进军国会,在现行宪政体制下,这是不得不的做法,我希望我们可以把价值跟理念带进国会,把他推广实践,第二点,如果可以成为一个关键少数,在不同议题跟不同政党合作,既可以减少在野党无理取闹、纯粹为反对而反对,也可以避免执政党肆无忌惮。最后,我们在国会的布局还是用影子内阁的概念,我们会提满34席不分区立委,能够当选的就进国会当立法委员,排在后半段的,就进入国会当办公室主任或者是幕僚助理,这也是培养下一代政治人才。

以上是我的声明。

根据台湾选举法规,要参与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者,必须有上一次大选中、总统或立委政党票超越5%得票的政党推荐(必须在11月22日之前完成登记),如果没有具备上述资格的政党推荐,就必须要在9月17日前登记为被联署的候选人,联署门坎约为30万。目前具有直接推荐门坎的政党,包含国民党、民进党、时代力量以及亲民党。柯文哲表态不参与联署后,对于11月22日会不会被其他政党提名表示,“This is another story”(这是另外一个故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廖士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