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罗门与台湾分手的背后 世界已经不一样了

+

A

-
2019-09-17 06:43:31

“月圆人团圆”的中秋节三天连假刚结束,台湾民众正收心返回工作岗位的2019年9月16日周一傍晚,距离台湾超过4,000公里远的南太平洋上,与台湾有长达36年外交关系的“友邦”所罗门群岛,却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外交转向的决议,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随即在当天召开记者会,宣告中止与所罗门的外交关系,即刻全面停止双边合作计划,撤离大使馆。

吴钊燮隔日更借由台湾外交部官方推特,痛斥北京将所罗门群岛诱入债务陷阱的错误道路上,同时谴责中国大陆“威权持续扩张”,强调台湾会站在前线坚守自由民主价值,并称坚信“民主必胜;台湾必胜”。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在9月16日的断交记者会上,称北京豪掷5亿美元诱使所罗门外交转向。(洪家徽/多维新闻)

这句“民主必胜”的高呼,在30年前美苏冷战还未完全结束的时候,或许相对于所谓“共产铁幕”阵营,民主这面大旗确实让不少国家与民众相信,这将是人类最后的归属、历史的终结,因此民主必胜说法还有一定“卖点”,就像当时美籍日裔学者法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还能透过这个卖点大胆推出其知名的“历史终结论”,预言全世界政治环境将趋向一种“民主体系”的西方系统。然而事易时移,30年后的今天,当福山自己都以“历史终结论2.0”推翻当年所提出的理论,吴钊燮却仍在今天高喊民主必胜,让人顿有时空错乱之感。

实际上,所罗门群岛此次的外交转向,已是明明白白地彰显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现在的世界已经改变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台湾所习惯的、相信的那个美国为双极霸主,或者是全球以美国为主的单极霸权世界秩序早已发生变化,冷战时代所谓以美国为主的民主阵营,早在共同敌人苏联的消失后逐渐分崩离析,而在冷战后美国独大时代所建立的,以美国与欧洲、澳大利亚、亚太盟友为主的秩序体系,也随着中国的已然崛起,出现根本性的格局转变。

这一点,从台湾几次断交过程就可以清楚看到其脉络。在2017年,与台湾有107年外交关系的巴拿马,通过总统于国家电视台上公开宣告与北京建交的“闪电转向”方式,一方面避开邻近美国对所谓“美国后花园”国家的监控,一方面也让台湾外交体系始终蒙在鼓里,直到事情都谈定了才宣布其外交选择。这种“先斩后奏”的动作,不可否认令台湾十分错愕,但其以技术性手段避开美国“干扰”,也看出在这个时刻,美国的影响力仍有一定效果。

然而隔年2018年,先是5月的多米尼加,然后是8月的萨尔瓦多,两国都是在与北京签署建交公报的当天与台湾断交,但多米尼加的断交未有预警,萨尔瓦多则是总统在事件前一天晚上先通过电视演说预告。而两国同样都在挣脱“美国后花园”的传统控制,尽管美国随后召回了相关三国的使团团长,表明美国的“不爽”,甚至美国国会还酝酿法案,对这些“不听美国话”的国家祭出惩罚,但最终都只成为雷声大雨点小的无效恐吓,美国国力的相对衰退已经是不争事实,而相关“美国后花园”国家长期遭受美国桎梏的不满累积,在当前国际格局终于出现转变时,任何一个理性的国家在邻国威胁降低时,脱出“意识形态”的无谓坚持,转向以自身发展为最重要考量,也只能说是合理的选择与决定。

而此次南太平洋岛国所罗门的外交转向,与此前最不一样的,是所罗门选择提早数个月就先放出分手风声,且尽管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纷纷介入、游说、施压,最终所罗门仍在还未与北京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情况下,就先与台湾说分手。此间明显可以看到的是,美国与澳大利亚这两个过去在亚太地区着力甚深的国家,对于其曾经几乎是“完全掌握”的地区,已经到了“费尽大力气却仍不听话”的状态,当前的南太平洋国家几乎大半都与中国大陆有外交关系。

在美、澳军事与航线利益占有重要位置的南太地区,在此次所罗门外交转向事件上,清楚看到传统强权的话语已不管用,当原本的“绝对掌控”权力出现衰退或者有清楚明白的挑战者下,在地国家自然会出现更多的选择空间。而“谁能够对我有利、谁能够提供我更多利益”也就成了其选择的重要标准。

过去,曾经掌握全球主要话语权的美国与其盟友,包括澳大利亚、日本、欧洲等地,在美国实力的相对消退、盟友自身自利的需求上升,以及中国新实力国家的出现,让国际格局洗牌重组,过去曾长期服膺于某些权力主体下的附随者,更应该清楚体认国际局势的根本性变化,“世界已经不一样了”,若还按照过去逻辑进行利益计算或选择,失算或者被抛弃的悲惨结局,恐怕也就不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萬敏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