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金权勾结下的司法黑幕再现 法官形象修补漫漫长路

+

A

-

近日台湾司法界近日再爆重大丑闻,负责审判全台公务员和法官操守的“公务员惩戒委员会”委员长石木钦,竟沦权贵的司法打手,借“法律咨询”替权贵脱罪并换取自身获利,且违法乱纪时间长达10多年,终于在当地时间9月17日由台湾司法院调查、决议后,以其行为严重违反法官伦理规范,伤害司法形象为由,将其移送台湾监察院进行相关弹劾的审查。

对于涉嫌关说、违反利益回避伦理等质疑,涉案的石木钦先是于9月13日辞职以示清白,随后发布声明辩称,自己是“斗争下的牺牲品”,并认为只是为相识30年的老友提供法律咨询,甚至以“当法官不能没有人性”来为自己涉犯的“不当行为”辩解。

图为台湾司法高官石木钦。石木钦涉嫌在1997年至2014年任法官期间长期为“过从甚密”的上市公司老板翁茂钟提供法律意见,且疑似替翁涉犯的非法炒股案“关说”。在检方查扣翁姓老板的20几本笔记本中发现,包括石木钦在内等多名资深法官,都曾是其饮宴中的座上宾。 (翻摄自台湾台北大学校史馆网页)

检视石木钦令人瞠目结舌的言行,不难了解到为什么公众对于法官信任度偏低,且多数不认为司法能维持公平正义。根据台湾媒体所做的一份“2019年台湾社会信任调查”,在所有公务员的信任评比中,法官是仅次于政府官员和民意代表,民众信任度较低的公职角色,而有高达六成的民众不信任司法有公正性。

而石木钦口中的30年好友,其所涉犯非法炒股案在上诉最高法院时,虽然并非由石木钦亲自审理,但石当时位居最高法院庭长,等同于行政上的首长,职责为监督该庭行政事务,可谓位高权重,因此又有谁能确保其不会滥权施压或设法影响审判结果。

从该名“好友”所涉入的炒股案在最高法院的判决结果,以及各种时间、事件的“巧合”,都实在叫人难以相信,这中间石木钦没有“关说”或“利益输送”之嫌。因为就在石木钦接受该名“好友”所招待的各种“吃喝玩乐”,并透过好友所提供的股市的内线消息,以妻小名义买卖股票获取高达新台币2,000多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暴利的同时,涉犯非法炒股,并在一、二审都被依违反证券交易法重判8年徒刑的“好友”,却能获得最高法院后发回更审,最终只以伪造会计凭证罪轻判4个月且易科罚金了事。

扼要地总结前最高法院庭长石木钦与“好友”上市公司老板翁茂钟两人过从甚密的故事,无非就是一个非法炒股的大老板被判重刑,但因为有身居要职的法官“酒友兼球友”可充当“法律顾问”,所以最后只需花点小钱就可免除牢狱之灾。

这样的司法腐败剧码,看在社会大众眼里,无非就是一则“有关系,就没关系”,“有钱判生,没钱判死”的俗套故事。相关情节与2019年3月前司法院院长邱太三涉嫌替知名私人医院院长“关说”逃漏税案的司法丑闻案也如出一辙。

如同石木钦以“当法官不能没有人性”来合理化自身违反法官伦理操守,未善尽利益回避原则的行为,当时邱太三也矢口否认自己涉嫌“关说”,辩称自己只是“转知”当事人的陈情给负责起诉该案件的地检署检察长,且是“好意提醒”检察长该怎么办案比较好。然而,任何有司法常识的人都清楚,这样的作法与妨碍司法公正没有任何差别,任何平凡的老百姓更明白,这是他们恐怕连做梦也想不到,而只有权贵才可能享有的“司法服务”和“刑事豁免权”。

石木钦所涉入的司法丑闻案,虽然一方面赤裸裸地叫人看见台湾司法“钱权勾结”的黑暗面,但其中仍是可见一道新生的微光。据了解,检方在调查石木钦违法乱纪案时,其之所以能够有突破性的进展,是来自于一封署名“一群台中高分院看不下去的法官”检举石木钦涉嫌替非法炒股案关说的检举信。

此外,在年轻世代的法官社群中,也发表了对这类司法丑闻的强烈反对声明,强调程序正义和司法伦理的重要性,指公信力的建立耗时费劲,却能毁于一旦,故在气愤之余,仍呼吁司法院必须“查明真相,除恶务尽”,如此才对得起大多数兢兢业业的司法人员,并为年轻的法律人保留一点希望。

石木钦现已因接受宴饮及违反利益回避原则等涉犯《法官法》伦理规范的案件,遭司法院移送至监察院审理,但是否能够获得适当处份,被予以弹劾、免职仍是未定之数。

尽管近年来,司法官因戕害司法公信,职务法庭的判决结果有越来越严苛的征兆,但总体而言,台湾对于司法官的淘汰、弹劾的问责机制,仍是难以取得公信。而石木钦一案最终就算以弹劾、免职写下句点,但饱受戕害、重伤的司法形象未来的修补仍有远路要走。反过来说,如果监察和司法单位,不能彻查到底,从严审理,连这起码的正义都做不到,未来更难以叫社会大众重建对于司法的信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