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台湾民主的烛光 殷海光百年诞辰纪念特展

+

A

-

今(2019)年适逢自由主义学者殷海光百周年诞辰与逝世五十周年,台湾财团法人纪念殷海光先生学术基金会,于当地时间9月26日下午14时,在台北228国家纪念馆举办“被遮蔽的烛光-殷海光诞生百年纪念特展"开幕式,并于9月27日、9月28日于台湾大学文学院演讲厅举行“被遮蔽的烛光殷海光先生百岁纪念国际研讨会"。

“被遮蔽的烛光-殷海光诞生百年纪念特展"开幕式,邀请台教育部政务次长范巽绿(前排右五)与殷海光的亲友门生出席。(林君颖╱多维新闻)

殷海光基金会董事长吴鲲鲁致词时表示,希望透过记念殷海光先生诞辰百年的活动,将殷海光从年少到来台之后,转向自由主义思想,提倡自由民主与当时的异议力量结合的过程,以特展方式向民众展现。吴鲲鲁特别引用殷海光在《通往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译本自序中一的段话:“一点点微弱的烛光能够穿透,从北方蒙古而来的风,让人性的光芒能够彰显出来,让世界史不致沦于亘古之长夜",期许活动对台湾社会带来更大的影响。

台湾教育部政务次长范巽绿致词前特地朗诵殷海光这段文字:“我像冰山上一只微细的蜡烛。这只蜡烛在蒙古风里摇曳明灭。我只希望这支蜡烛在尚未被蒙古风吹灭以前,有许多支蜡烛接着点燃。这许多支蜡烛比我更大更亮,他们的自由之光终于照过东方的大地"。范巽绿感性地表示,我们都是被这个蜡烛点亮的一代又一代,现在台湾的自由民主人权的思想,都是由殷海光、雷震等许多那一代人所点燃的微光,影响到现在甚至可以穿过现在直到未来。范巽绿最后更期许殷海光所带来的思想能够“让蜡烛变成火炬,继续传承下去!"。

殷海光的女儿殷文丽也到现场参与展览开幕式,分享过去和父亲相处的回忆,“父亲虽然没有坐过牢,但是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罹患胃癌,我们一家三口常常佇立客厅、窗前祈祷。"即使在病痛的折磨下,殷海光依然没有放弃致力于使台湾成为一个以道德理想、自由民主的地方。

殷海光的学生陈宏正教授,四处奔走收集老师的作品,集结出版《殷海光全集》曾获教育部颁奖。陈宏正表示,台大后来将这套书收回出版,印得很漂亮,希望年轻人也能读。虽然殷海光逝世时来不及看到台湾走向民主,但他的播种还是发芽了,影响《美丽岛》杂志、筹组反对党(包括民进党组党)、台湾的出版自由等,这些都争取到了。

殷海光于1919年12月5日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县(今属黄冈市团风县),于1969年9月16日病逝。是台湾戒严时期自由主义代表人物之一,自诩为五四之子。高中时期便着迷哲学,进而钻研罗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1872-1970年)、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1899-1992年)等知名哲学家思想。于台湾大学任教期间为《自由中国》、《祖国周刊》撰写大量政论文章。透过文章来传递自由民主,文笔精炼,并引荐许多西方哲学书籍,同时批判当时国民党的专制政权,更透过教育、媒体、演讲,在戒严时期的台湾点亮一盏烛光,为台湾第一代自由主义的代表之一。

不过国民党政府于1964年起便停止殷海光的长期发展科学补助金,并查禁其著作《中国文化的展望》,除了禁止他前往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外,也不让他在台大讲课语演讲、不让外国学者与他见面,更监视他的日常起居。李敖生前就认为,殷海光是因为国民党的压力,而导致生病罹癌。

展览除了介绍殷海光的生平、思想与重要事件外,并透过各种文物、书信,让民众以更贴近生活层面的方式来认识这名风骨文人。虽然身处于晦暗年代,殷海光仍坚持理想,纵使备受阻碍,仍在短短五十年中,对民主自由、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带来不可磨灭的影响,让台湾的民主发展与自由思想启迪铺陈出一段紧凑且精采的篇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