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民主的米 养成一班政治马戏人

+

A

-

台湾的选举经过長年发展,却离选贤与能的距离越来越远,而号称重“国家治理”柯文哲抛出“报复式提名”概念,不啻又一次扇了台湾自豪的选举式民主巴掌。俗话常言一样米饲百样人,台湾的民主制度恰如谚语提到的”,提供怀抱各种参选理由的人们一个投入选战的机会,却也养成一班政治马戏人。

本文转自《多维TW》047期(2019年10月刊)《民主的米 养成一班政治马戏人》。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台北市长柯文哲一手主导的台湾民众党922日公布第一波区域立委候选人名单,场面盛大,8位候选人一字排开,凸显这个新生政党的壮盛军容,讲台两边各自挂上“蓝绿推两边”、“民众摆中间”的标语,与党主席柯文哲在记者会上的高举着“国家治理”、“突破蓝绿恶斗”口号相唱和,似乎显示着这个新生政党欲打破台湾政治场域重“意识形态”、轻“国家治理”的野心。

若揭开这层口号,可发现那只是民主政治下的选举运作的其一面貌,可别忘了先前柯文哲曾在受访时大谈两个区域立委的提名策略:一是提名有能力当选立委者,二则是挑选可以让谁不选上的地方进行提名,即所谓的报复式提名,这让绿营立委候选人特地跳出来,向柯表达团结的想法,并盼柯文哲勿要搅局。

相对于前述选举能使得“国家治理”理念被民众看到,报复式提名反凸显台湾人将民主化约成有选举便有民主的荒谬,何时在民主制度中扮演拔擢人才、选贤与能的选举制度,变成各色政治人物公报私仇的掌上玩具?

平心而论,柯文哲的报复式提名并非创举,俗话常言一样米饲百样人,台湾的民主制度恰如谚语提到的,提供怀抱各种参选理由的人们一个投入选战的机会,他们的参选理由不一而足,从为国为民到实践自身政治理念,从争取政治资源与发展空间到维持家族政治势力,甚至报复政敌、大发选举财者都有,柯文哲唯一之创举,就大喇喇将报复政敌这个一般人听来太过的企图,不假修饰地脱口而出。然而,相互核对柯文哲自己的言说,既打破政治圈做而不说的潜规则,却又打脸自己强调选举系为追求更好的“国家治理”,不啻又一次扇了台湾自豪的选举式民主巴掌。

台湾民众很有理由对于选举式民主感到自豪,即便有时吵闹、混乱,却乱中有序,犹如柯文哲曾言,台湾民主政治的发展虽然不是100分,跌跌撞撞、立法院打架看了很尴尬,但毕竟30年走来,总和来讲还是成功的故事,相对于他国的民主化过程风风雨雨,在宁静中完成民主化革命的台湾人,确实要对自身达到的成就感到骄傲,但在自豪之外,仍需正视选举民主在台湾衍生的文化面荒谬与制度面荒谬。

选举民主的制度荒谬面:选举发大财

首先从制度面来看,台湾立委自2008年进入到单一选区两票制时代,让大党充分主宰政坛,种下民主选举的荒谬种子。由于每一个选区只能由得票最高者当选,在蓝、绿两党基本上彻底垄断台湾政治市场的情况下,一旦一个选区内出现第三党或第三候选人,这个候选人或政党若非得跟蓝、绿任一政党做某种程度的结合或合作,不然就是势必与之为敌,以分食蓝、绿光谱选票。

047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如此前提下,柯文哲主导的台湾民众党作为2020年区域立委选举的“外来参与者”,即便候选人名单再多么漂亮,仍难以与长期在地经营的蓝、绿势力进行抗衡,一如过去数个新兴小党的宿命;同时,不可忽略的是,纵然小党难以出脱选制与选民结构当选,但达成动摇选战优先者、解构各阵营选票之效,则是所见多有,这也让柯文哲的“使人不当选之说报复式提名从只是空谈、虚张声势,变成未来可被预见的结果之一。

除此之外,台湾选举中,若干配套制度也强化了台式选举民主的荒谬,例如设下高额保证金门槛,限制人民参政机会,依现行法规,要成为六都直辖市市长候选人须先筹备200万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 ),立委、直辖市议员及县市长候选人均先缴纳20万元,县市议员、乡镇市长候选人则需缴上12万元,至于候选人缴出的保证金最终是否能全数领回,还得看他们的实力,并不是人人均可顺利领回。尽管设定保证金门槛的制度有其美意,但制度走到头,反倒让政治渐渐成为有钱人才玩得起的游戏,也让打破民众厌弃的金权政治变得更加不可能。

参选除了要筹备高额保证金之外,选后退回的选举补助款,亦使候选人在筹措政治献金之余,还可以额外发大财。以2018年九合一选举韩国瑜获得892545票当选高雄市长为例,个人便能获得2,677万新台币的补助款,如今他当选不到一年便带职参选、往总统大位前进,才招引外界质疑他靠了选举发了一笔大财。不过如此的质疑并不是韩国瑜特有,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后,即有媒体爆出一个有趣的案例,台中市的里长选举,一位女性候选人从登记参选到选后,鲜少公开露面,却获得超过选举补助款门槛的票数,不只拿回5万元的选举保证金,更领取23,400元的选举补助款,形同她在一场选举中,在不亏损的情况下,又额外赚了全额选举补助款,证明了选举发大财的可行性。

选举可谓台湾人的民主日常,但当人们在享受如此的日常之余,也须理解选举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万灵丹”。(谭英瑛/多维新闻)

选举民主的文化荒谬面:
“搓汤圆”成陋习 选战沦政治跳板


除了制度问题外,台湾选举文化更不乏荒谬表现。对于“搓汤圆”的选举文化,台湾法务部调查局曾在2014年地方选举前发表过一份新闻稿,提醒各路候选人与其助选人员应注意相关贿选规定,切勿对其他具候选人资格者交换条件,使其放弃竞选活动,更提醒参选者勿向投票者买票,如此让公家机关特发新闻稿提醒行为,显示了存在于台湾选举民主的第二层荒谬:参选与否对政治人物来说,不啻为一门好生意,候选人决定要竞选,还是退选,进退之间考虑的不只是个人从政理念传递的最大化,更多的还是考量自身的未来政治前途。

随着选举旺季的到来,政治人物拜票、拉票、开政策支票样样来,选民也对此乐此不疲,形成一场大型政治实境秀,更让处于内外交逼现况的台湾人以选举、投票为荣,深深以为选举是民主的同义词,并把它视为解决社会问题的万灵丹。事实上,选举却仅是达到民主理想的手段、制度之一,并非目标,而人民真正追求的理想既是民主、更掩饰不住对公平正义生活的追求,但是上述无论是维持家族政治势力、报复政敌,乃至于选举发大财,究竟哪一项与民瘼息息相关?没有。细究经由荒谬的选举,以选票选出来并带有发大财报复心态的代议士,究竟有多大程度能代表人民实践利益?而理应用来选贤与能,让好人才胜出的选举制度,怎么如今却变成各方角逐政治利益的市场,成为民主政治下诡异的正常?

推荐阅读:

请留意第50期《多维CN》、第47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您亦可按此 【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譚英瑛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