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帽毁发型”公开要警执法放水 台民代的荒唐问政

+

A

-

台湾机车密度堪称“世界第一”,而机车交通事故也是台湾人十大死因之一。为顾及全民的交通安全,“骑乘和搭乘机车应戴安全帽”自1997年起,早已是台湾践行超过20年的交通规则。不料在当地时间10月23日,台南市竟有民选的议员在问政时,以“戴安全帽会破坏发型”,当众向台南市警察局局长请求警方在执法时需要“体恤民情”,以劝导取代开罚。如此形同当众“关说”的闹剧,立即引发各界的非议。

台南市议员杜素吟劝警方对未依法戴安全帽的民众执法放水后,随即引来众多网民前往其脸书(Facebook)留言挞伐。对于发言惹议,杜素吟在当地时间10月24日强调,其绝未关说或要求警方不可以开单告发,而是言论被断章取义。(台南市议会直播录像)

该议员这番公然要执法者对于交通违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荒唐发言,不少网民纷纷表示傻眼,并对这样的“问政”水平感到愤怒、遗憾。有网友就质疑“难道发型漂亮要比生命安全还重要?”,也有网民反讽地表示,"车祸会避开头发美美的人吗?”所谓“罚款不要太高,是指警方要扣掉违规民众去美发院吹头发的钱吗?”

该议员大剌剌地在议会殿堂为交通违规者脱罪的闹剧,恐怕只是把台湾地方代议政治素有的“为民服务”的“关说”陋习给搬上台面罢了。民代倚仗权势要求警政单位“放水”,取消交通违规的罚单,一直是地方政治中早已为人诟病,却难以根除的陋习之一。

在不少酒驾、违停等交通违规的新闻中,就时常可见,一些涉犯酒驾者总会仗着酒气,嚣张地向员警表示,自己“是某某民代的助理”或“认识某某民代”;而有的民代在违反交通规则而遭员警取缔时,其在第一时间并非检讨自己的缺失,反而是会回头责难执法员警“有眼不识泰山”。此外,民代替“选民”关说交通罚单的事件,更是时有所闻。

近几年来,民代为交通罚单而“耍官威”的闹剧包括,在2015年,宜兰县国民党籍议员蔡文益为替另一名遭开交通罚单的民进党籍议员林金龙“打抱不平”,竟在议会殿堂上当众飙骂警察局长,更质疑执法员警,为何不认识该名违规议员;而在2017年,高雄市民进党籍议员林武忠,因过去曾滥权替民众取消交通罚单,而遭检方指控图利,在历经10年缠讼后,经最高法院判刑定谳,而丧失议员资格。

这样“有关系就没关系”的潜规则,长期寄生在地方政治中,也是不分蓝绿,被许多地方民代所奉行的“为民服务”价值。此次台南市议员因顾及民众发型受损,而公然要警方以劝导代替开罚的言论,虽然荒诞无理,却也反映台湾代议政治现存的困境。

如何根除这种“民主乱象”,这难题则有赖社会大众共同努力以寻求解答。假如社会大众无法认识到什么才是有利自身的“公众利益”,并共同去形塑一个讲求是非和公平正义的社会氛围,那么这样的闹剧,恐怕只是会一再换人上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