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法案》遇上《中共代理人法》 美台协奏曲能谱多久

+

A

-

美国国会又通过了一个“挺台”法案,一如往昔,蔡英文和台湾外交部对美方表达了感激之意。

这个《台北法案》(TAIPEI Act)是《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案》(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的简称,美国参众两院在10月29日与30日,分别以一致同意(unanimous consent)与口头方式无异议通过,两院版本相差不大,旨在加强美台双边合作关系,并支持台湾有更多机会参与国际组织与外交空间。美国几位“亲台”议员借此夸下海口,称《台北法案》能阻挠台湾其他友邦转与中国建交的“错误”,甚至提出呼吁“美国是时候承认台湾是个国家了”。

美国联邦众议院外交委员会10月30日无异议通过《台北法案》,法案呼吁美国行政部门针对行为造成台湾伤害的国家,应考虑降低与该国的经济、安全及外交接触。(中央社)

约略同一个时间,太平洋彼岸的台湾立法院,民进党籍立法委员挟着过半优势,将争议极大的“中共代理人”相关法案交付委员会审查。蔡英文随即对此表态,指中国大陆对台湾各个层面渗透愈来愈严重,因此法律必须要有一定的机制来处理。而大陆国台办则直指《中共代理人法》是“白色恐怖”,呼吁民进党政府应悬崖勒马。

美国和台湾各自在内部推动的立法,看似相隔十万八千里、互不相干,但只要把视野从本地抽离出来,其实就能看得清楚美国和台湾蔡英文政府做法之间存在着互相呼应的实质效果。美国剑指中国的印太战略少不了台湾,而蔡英文的“民主防护网”更是缺不了美国。无论是美国的《台北法案》,或是台湾的《中共代理人法》,都是美台双方针对中国崛起之后,因应世界秩序与区域格局剧烈变化的必然注脚。

对美国来说,台湾问题是架构于中美关系之下,当前美国最主要应对的是和中国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中美贸易战也只是其中一环,而且一般认为中美两国的角力将会是长期且持久的。这个结构决定了美国如何看待和对待台湾,台湾的地缘战略位置,是美国扼制中国不可能轻易松手的对象。这也就是为什么自2018年以来,美国从国会发动了《台湾旅行法》、《国防授权法》、《亚洲再保证法》一连串对台湾问题的法律攻势,最新的《台北法案》肯定不会“空前绝后”。

也应该看到的,美国不断出台的法案,其实完全是从美国国家利益的考量出发,而不是站在台湾利益的立场。也就是说,无论是台湾,还是这些“挺台”法案,都是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对中国博弈的棋子或筹码,何时该出、何时该收,取决于美国对当前现实环境的判断。事实上,从《台湾旅行法》出台以来,美国对台湾的“承诺”很多时候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美台关系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地动山摇”式的重大突破。

蔡英文(右)当地时间10月31日在台湾总统府接见原美国在台协会(AIT)主席卜睿哲(左),表达对于美国国会通过《台北法案》的感谢。(中央社)

1/2

台湾白色恐怖时期政治受难人发起游行,抗议民进党政府修《国安五法》与《中共代理人法》,批评修法是“新白色恐怖”、“重返戒严”。(杨家鑫/多维新闻)

2/2
上一张 下一张

对台湾来说,民进党政府在无力甚至是无意愿处理好两岸关系的前提下,只能把台湾寄托在美国的支持。也正是因为中美之间的矛盾,台湾完全利用了这个机会,借着美国方面释放出来的各种“友好”讯息和动作,在内部营造出与中国大陆对抗的态势和氛围,既有利于巩固自身与美国的盟友关系,也有助于将“同仇敌忾”的情绪转化为大选的利多。

民进党政府在此时此刻强推《中共代理人法》相关草案,其实就是看到了美国透过《台北法案》前后给予台湾的“口惠”,以及由此塑造出来的台美紧密相连的表象,不顾包括台商在内台湾社会内部对于乱贴“红色标签”的质疑与反弹硬推下去。而且利用了议事规则难以走到三读的巧门,在修法很有可能无疾而终的情况下,反而得以在明(2020)年大选前夕,让台湾内部对于“红色渗透”的恐惧与反感燃烧得更旺。

美国推《台北法案》,台湾推《中共代理人法》,表面上看起来当然是巧合,但从中美博弈形成的格局来看,就不会令人感到过于意外。然而政治无非虚虚实实,美台双方的修法大动作,相当程度上是出于各自利益考量的烟雾弹,一时可以模糊或混淆焦点,但是当烟雾散去,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的现实困境还是在那里。例如此前台湾面临在南太平洋地区的外交危机,美国援台的身影和声亮虽然巨大,仍然无法扭转台湾在这个战场上的颓势。这些问题恐怕不是单靠一纸法案就可以迎刃而解的。

台湾作为最为弱势的一方,更应该看清虚实。与美国共谱协奏曲,真的能让台湾抢占更多的优势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伍逸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