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爱将“学姐”黄瀞莹传遭性骚 为何权力是性骚的温床

+

A

-
2019-11-05 09:00:41

台北市长柯文哲的爱将、台北市政府副发言人“学姐”黄瀞莹惊传遭到办公室性骚扰,经台北市议员王鸿薇于10月31日的议会质询后,被怀疑对黄瀞莹性骚扰的台北市顾问刘嘉仁已于11月4日请辞获准。

“学姐”黄瀞莹外型甜美(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柯文哲自己是“素人”出身,班底也喜爱启用政坛“素人”或是年轻族群,过去曾多次举办“海选”以选拔团队成员,柯文哲曾开玩笑表示自己的团队“一半是街上捡来的”;而另外一半则是由过去曾合作过的绿营、橘营人马,或是游离的第三势力人物。

黄瀞莹还不满30岁,记者出身,虽曾任台湾现任行政院长苏贞昌之女、立法委员苏巧慧的国会助理,但仍算是个“新鲜人”。2018年1月,黄瀞营进入台北市府媒体事务组并接手柯文哲官方推特(Twitter)帐号;7月,由资深台湾艺人邰智源主持的网路节目《一日市长幕僚》在Youtuber播出,节目中邰智源体验台北市长幕僚的一天行程,并称呼负责解释的黄瀞莹为“学姐”,随著《一日市长幕僚》爆红(一个半月内破千万点阅),“学姐”之名也不胫而走。

黄瀞莹外型甜美、个性开朗、外语能力也强,于2018年底的台北市长选战中为全力辅助柯文哲而辞去台北市府职务,但在柯文哲取胜后又回任市府并高升市府副发言人,升迁之快曾一度遭市议员质疑。

如此有功绩、有能力、有名气且受长官重视的人物,很难想像会成为性骚扰案的受害者。但从“哈维.温斯坦性侵事件”中可以认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只要在双方且只有双方接触的当下存在著权力的上下关系,性骚乃至性侵事情就存在著可能性。

黄瀞莹是柯文哲(左)爱将。(中央社)

指控温斯坦的女明星不乏世家名人:格温妮丝.帕特罗双亲分别是著名的导演和演员;安吉丽娜.朱莉自称与哈维之间的“很坏的经验”发生在年轻时,但在她出名后也把此事长年都藏在心里,只是尽量避开与哈维的接触。指控哈维的女性已超过70人,而对此表示“不意外”、“隐约知情”或是“风闻过传言”的人则多不胜数。

在许多案例中,一个熟练的性压迫者会将他的猎物引诱到单独相处的密闭环境中,此时外界的名声或是远方的家人都不管用,存在的就只有双方,以及当下的权力关系,这可能是制片对演员、导演对助理、办公室主任对职员等等。

由于“性”本身就是极度私密的,因此往往会处在一个隐密的空间中,而权力就在引诱对方进入这个空间中发挥作用,并且也会持续发挥在阻止对方主动离开,有时比起实际上的身体暴力还更加好用。

权力关系有时并不体现在直接的上对下职位上,例如一部电影的制片可以发挥的影响力并不是因为他能直接命令演员在电影中的动作,而是处在一个能多方面影响其工作的位置──影响其电影预算、宣传、甚至是往后演员其馀工作的面试成败。

因此,一个市府的高阶职员,即使在职阶上并不受市府顾问的管辖,但是当这名市府职员需要投入选举,而要仰赖顾问的人脉与行程安排时,在这当下就产生了顾问对职员的权力上下关系,例如为了“开秘密会议”而把对方单独邀请到个人办公室中关门,又或是在下班时间利用社群软体传递私人讯息等等“联络公事”。

黄瀞莹在台北市政务宣传担任要角,图为与台北市吉祥物熊赞合影。(Facebook@黄瀞莹)

温斯坦案中,多数受骚扰者仅仅只想要逃离对方,而非继续与对方有所牵扯──包括提出告诉。根据温斯坦案直到2017年才全面爆发,其实难以谴责多数人的选择,毕竟少数不断提出控诉的女性,在长达20年的时间中也没有得到任何回报,甚至可能反过来危害自己的工作与名声。对此有概念的人,并不难理解为何要对“学姐”的疑似遭受性骚投以关注,尽管黄瀞莹本人并没有提出正式告诉也一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