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应对统一抱持开放选项” 是在对谁说

+

A

-
2019-11-06 22:38:21

11月7日适逢“习马会”四周年,四年间两岸关系却宛如天壤,而已经卸任三年半的马英九,在2020年台湾大选中显然仍力图发挥一定的作用,不论是国民党初选分裂后的团结工作、还是在两岸关系上皆然。当地时间10月31日,马英九在英国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发表了“处于十字路口的两岸关系:中华民国前总统的观点”演讲,提及“台湾应对统一抱持开放选项”,再度挑起两岸未来的敏感神经。

马英九在牛津辩论社(Oxford Union)发表的演说,着重在两岸关系的未来,并抛出“中华民国现在该何去何从?”之问。(Facebook@The Oxford Union)

马英九在牛津大学的演讲中细数两岸关系的发展,也着重强调他在任时期,两岸关系的和缓带来的成就,甚至能实现两岸领导人会晤。他进一步提到,“两岸关系过去三年的恶化,在许多方面都伤害了台湾的利益”,并抛出几个“中华民国现在该何去何从?”的思考方向,包含台湾“必须透过接受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恢复两岸互信”、“应对统一问题保持开放的选项”、“应坚持要在台湾人民准备好的前提下,才展开统一的对话”。

其实马英九这样的论述,并不是首见。2018年11月7日,马英九举办的“马习会三周年”研讨会中,即提出了“新三不”,“不排斥统一、不支持台独、不使用武力”;2019年3月,马英九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更指出,“这个问题(统一)迟早要面对”。从2018年到2019年的发展,明显见到马英九卸任后,对统一问题有了更多的思考,与其八年执政时期高举的“不统”,可谓大相径庭。但是,究竟这些谆谆之言是要讲给谁听?而现实上又有哪些困难?

马英九的话,显然是说给国民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听的。摊开韩国瑜的两岸白皮书,只有着重在对话机制重建,没有任何前瞻性指引,而且论述东拼西凑,展现国民党两岸顾问团意见的高度纷杂。在这个条件下,马英九的牛津演讲,显是想把蓝营的两岸讨论,拉往更具未来感的境界中。但是有没有可能成真?恐还是要打上大问号。

2015年在新加坡的马习会,马英九态度相当保守,不仅全程几乎透明,也未对两岸统一问题有任何前瞻性的说法,如今他则是积极推动台湾应对两岸统一抱持开放选项。(中央社)

首先,主权议题已是台湾政坛的神主牌,韩国瑜此时若谈统一,会被指抛弃主权而“粉身碎骨”。2018年以来,诸多民调皆显示,台湾人民对主权有极高的眷恋程度,蔡英文也凭借这个潮流,支持度得以止跌回升;对于“护主权”的要求,现在是台湾政坛的一个最大公约数,若单是谈论“对统一要保持开放态度”,与当前台湾民意的主流,显得格格不入,难以得到支持。

其次,马英九现在希望后继者能够重视统一议题,但他自己执政八年期间,不也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要求别人?2008年马英九拿到766万票当选,却坚守“不统、不独、不武”,也无意恢复2006年遭陈水扁“终止适用”的《国家统一纲领》,当他可以最轻松、最顺手进行相关议程的重建时,他自己不做,现在内外环境变得更加艰巨了,“统一议程”的阻力今非昔比,他实在没有立场再要求别人回到这条轴线来。

最后,对台湾而言,统一的开放选项不应只是“被动统一”,它的积极成分长久以来没被讨论,难以有坚实论述基础。从前台湾其实有自己的一套统一方案,但是因为台湾内部逐渐失去对统一的讨论,“统一方案”也随着《国家统一纲领》的终止而束之高阁。与此同时,中共的“统一方案”未曾松动,再加上两岸政治经济实力对比日渐悬殊,故所,现在马英九提出来的“统一问题”,其实是相当空虚的概念,恐怕只会沦为“被统”的政治标签,韩国瑜团队更不可能接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嘉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