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孕妇到中国护照 台湾民主何时走出忽悠时代

+

A

-

台湾大选将届,许多事情稍加转化渲染,都能成为延烧的争议话题,特别是关乎敏感的两岸关系。北京时间11月4日大陆国台办发布了对台26条新措施,其中有一条是“台湾同胞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外使领馆寻求领事保护与协助,申请旅行证件”,台湾外交部和陆委会等相关部门第一时间就跳出来反对,认为涉及“领事权”是在矮化台湾主权。而拿香跟拜惯了的国民党,虽然乐见26条措施对台人有利,还是再加了一句但书:若矮化主权“一定坚决反对”。

针对大陆国台办推出“26条措施”,其中台人可向中国大陆使馆申请旅行证件的条文,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回应,提醒台人这是大陆融台促统政策一环,刻意营造台湾民众接受陆方两岸同属一中、“一国两制”的假象。(杨家鑫/多维新闻)

针对26条台人可向大陆驻外使领馆申请“旅行证件”,台湾政府随即回应若是台湾人民申领“大陆护照”,将有“适法性”问题,可能会被注销台湾户籍。然而,26条的文件中并未言明是“大陆护照”,而且台湾民众没有大陆户口也无法申请大陆护照。以实务运作来说,台湾人在海外遇到紧急情况,是可以向大陆驻外使领馆申请“中华人民国共和国旅行证”,得以办理其他国家的签注或是进入大陆地区。这个情况早已行之多年,但“旅行证”毕竟与“护照”是两回事。

台湾方面的说法,等于是将“旅行证”等其他旅行文件,和“护照”划上等号,让台湾民众在概念上混淆起来,在心理上自然认定这又是大陆在打压台湾主权。尽管陆委会后来澄清,旅行证未涉及护照问题,因此没有被注销台湾户籍的疑虑,但政治效应恐怕已在逐渐发生,特别是民进党政府近来主导“国安五法”与“中共代理人”修法,在两岸人民往来的界线上涂了禁忌红线,祭出法律裁罚,民众就算在海外遇到急难情况需要求援时,心中肯定多了一层政治上的顾虑。

有别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台湾人在海外可向大陆使领馆申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旅行证”,以供紧急情况使用,该证并不在台湾《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规定处罚的范围。(新华社)

台湾社会对于大陆的疑惧,不只来自于“主权矮化”的焦虑、台湾法律规定的限制,也包括了对于内部社会资源和保障被剥夺的恐慌。不久前,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提出政见,主张包括陆籍配偶在内的怀孕新移民,取消六个月的等待期,可直接纳入台湾健保。这个政见原先是由来自柬埔寨的国民党立委林丽蝉在台湾立院提出,当时受到了行政院长苏贞昌和卫福部长陈时中的肯定。但是同样的内容转变为国民党总统候选人的政见后,随即遭到蔡英文竞选办公室和民进党官员的反对。

更有甚者,一些亲绿的团体随即在网路上将“怀孕的新移民”扭曲为“中国孕妇”,以图文并茂的方式,配上韩国瑜的照片,宣称“国民党主张中国孕妇来台即刻纳入健保”,同时复制了香港反对派当年攻击“双非”问题时使用的耳语,指控“国民党选后打算出卖健保,未来产检排不到、小孩奶粉买不到”。

台湾政治组织在网络上制图,将韩国瑜政见指涉为“国民党主张中国孕妇来台即刻纳入健保”。(Facebook@我是台湾人)

1/3

国民党立委林丽蝉代表韩国瑜提出九项新移民政见,其中一项让陆、外配孕妇可以不用等六个月就能提早纳入台湾健保,被曲解为“让中国孕妇使用台湾健保”,林丽蝉感叹,“台湾选举泯灭人性的程度,真的让我大吃一惊”。(洪嘉徽/多维新闻)

2/3

针对韩国瑜的新移民政见,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表示,目前不论外配、在台除籍的民众都得等六个月才能纳健保,若立即纳保恐对其他疾病患者不公平。(陈郑为/多维新闻)

3/3
上一张 下一张

事实上,健保开办以来一直是台湾社会保障体系相当重要的一环,而陆生、陆配以及其他新移民能不能纳保、何时纳保的问题,在台湾一直有不同声音的讨论,社会上看法不一。韩国瑜把怀孕新移民提前纳保作为政见,当然也可以有不同意见的讨论,但是先恶意贴上“中国孕妇”的标签,再把香港由于陆港矛盾产生出来的一些社会问题套在台湾身上,目的就是以一些不实的说法,制造民众百姓的恐慌,反而让政策的讨论、辩论完全被仇恨对立式的情绪隐蔽下去。

台湾民主化至今数十年了,民主机制一直是台湾人自豪的模式。然而从近来发生的“中国孕妇”和“中国护照”事件来看,相当程度都是有心人士对民众的“忽悠”,透过政治操作谋求选举利益。

而这种手法亦非在当下“横空出世”。例如2008年台湾大选,蓝绿阵营在争论未来两岸自由市场的议题时,就有政治人物放出谣言:“查甫找無工、查某找無尪、囝仔要去黑龍江”(闽南语),意指若是两岸“一中市场”成形的话,台湾男人就找不工作、女人找不到丈夫、小孩要被发配到边疆。又如2014年太阳花运动爆发之前,关于《两岸服贸协议》开放陆资来台的部分,当时也谣传台湾将开放大陆美容美发业入台开店,“洗头洗脑又洗心”;以及时任民进党主席的苏贞昌,也曾公开宣称大陆综艺节目在台湾是“中共入岛、入户、入脑的对台统战行为”,更让一般民众对于两岸交流充满各式恐怖片情节式的想像。

平心而论,两岸分裂分治至今70年,由于政治体制、社会量体、综合实力的巨大差异,台湾对于大陆有这样那样的担忧都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更需要靠实际的交流接触化解不必要的心结与歧异。在当前的两岸形势下,台湾承载的压力越来越大,靠着“忽悠”是不足以面对挑战的,反而是在自己吓自己的过程中虚耗下去。两岸往来产生出的负面外溢效应(spillover effect ),只要台湾体质更强、自信更足,都能够透过治理的手段加以解决,而且台湾社会最大的优势就是在于民主制度所建立起的基本价值与信念,这些都不该被迫让位给选举炒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伍逸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