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遵孙立人的最后命令 忠心摄影官抢救禁忌影像(上)

+

A

-

自今(2019)年10月15日至11月17日间,位于台湾新北市的台湾图书馆举办“纪念古宁头大捷70周年影像展”,展出多张首度曝光的珍贵照片,纪录1949年10月金门古宁头战役(或称金门战役)前后,台湾部队自高雄出发与凯旋归来的身影,吸引不少老兵与民众前往观赏。

罗广仁展示父亲罗超群于1949年拍摄的第201师照片。(塗柏铿/多维新闻网)

由于台湾增援金门的201师乃由抗日名将孙立人(1900─1990年)训练,但孙于1955年遭蒋介石诬陷“密谋犯上”后软禁至1988年,渠部属与部队不是遭降职就是被解编,连相关照片也遭销毁,201师战功也就此湮没多年,导致不少人以为古宁头战役的台方要员,仅有时任福州绥靖公署代主任汤恩伯(1899─1954年)、或是福建省主席胡琏(1907─1977年)。因此展览照片里出现的201师特写,便成了逃过白色恐怖的珍稀史料。而这些影像的保存与曝光,都得归功于孙立人新闻官暨电影摄影官罗超群当年的冒死抢救,而该影像展的策展人,正是罗超群的幼子,台湾中央社数位新闻中心主任编辑、台湾军事新闻研究会总干事罗广仁。

罗广仁接受《多维新闻》专访时,揭露了许多罗超群与孙立人的不少往事。罗广仁提及,以前的父执辈其实不多话,“只会跟你讲说要做什么”,因此他有很多年都不晓得父亲用来藏匿照片的皮箱里头装了什么,甚至不晓得罗超群与旧战友们偷偷讨论的老长官孙立人是何人,还以为是孙中山的某位亲戚,直到初中二、三年级后才知道真相。

当孙立人重获自由后,罗超群将家中一间房改装为暗房,开始着手整理与冲印这些一度被称为“看了会杀头”的绝密照片,罗广仁亦从旁协助。罗广仁表示,昔日父亲辛苦地用毛笔沾着砚台墨水,一笔一笔勾勒修补受损的照片,当父亲逝世后便由他接手赓续,他也从中去揣想父亲当年按下快门与修复时的心境,形同与父亲的另种对话。而在采访期间,罗广仁还因念及父亲和老兵们的往事,两度感触落泪。

至于罗超群何以加入孙立人麾下担任摄影官、中国驻印远征军影像的真正纪录者又是何许人也?罗广仁娓娓道说,一般流传的中国驻印远征军照片有两个来源,其一是来自美国国家档案馆(National Archives),另一份曾被误以为是《缅甸荡寇志》作者孙克刚(1912─1967年,孙立人堂侄)和插图绘者何铁华(1910─1982年),但曾偕同罗超群跟随过孙立人一段时间的罗广仁七舅,以及新一军老战士洛耕与曾子杰,都表明这批照片的拍摄者,其实另有其人。

孙立人于印度雷多校阅新一军新38师部队,准备誓师反攻缅北。(罗广仁供图)

原来孙立人在抗日战争时,率领所部于印度接受美援整训组成新编第一军(简称新一军),接着自1943年开始向缅甸推进,一路反攻回中国。当反攻至缅甸时,注重宣传的孙立人招募了三名缅甸华侨担任随军摄影,负责拍下远征军点滴以及配合召开国际记者会。而当新一军在1945年力战至云南昆明时,正巧传来日本投降的消息,缅甸华侨在欣喜之余也准备返乡,孙立人于是让他们自行回去,但从此却没人记得这三位华侨曾是中国远征军身影的纪录者。罗广仁强调这批照片目前虽在自己手上,但很希望能打听出这三人到底是谁,让历史“物归原主”。罗广仁认为这既是出于新闻伦理,也是为了令世人在引用时能了解他们的贡献。罗广仁说道,自己打算在明(2020)年孙立人120岁冥诞时举办这批照片的特展,以及复刻《缅甸荡寇志》,期许借此引起外界关注后,或许能对调查三位缅甸华侨的真实身分有所帮助。

而当抗战胜利后,新一军奉令进兵广州受降。当时在广州《大光报》(日本占领时改名为《南支日报》)任职的罗超群,便前往拍下这历史性的一刻。由于新一军拥有较其他国军优良的美械装备,孙立人治军又严谨,因此当军容抖擞的新一军进城时,罗广仁称父亲忆及当时自己一面拍照一面激动泪下,兴奋地认定这才是胜利雄师的样貌、“看到它就像看到国家的希望”。

在新一军驻留于广州期间,孙立人命属下李鸿(1903─1988年)去冲印缅甸华侨拍摄的照片,并打算在广州、上海等地巡回展览,以此宣扬战功激励民心。正好罗超群自有一家照相馆,于是承揽了该业务。罗广仁称父亲一生只痛哭过两次,一次便是前述的新一军进广州城时,另一次便是冲洗中国远征军的相片。当罗超群让相片显影后,发现中国远征军竟是在何等艰苦的环境下一路奋战回国,不由得再度流下男儿泪。

尔后,当盟军决定比照分区占领德国的前例,由中美英苏四国分割占领日本,盟军统帅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1880─1964年)指名要孙立人部队奔赴东京。临行前,孙立人派人询问罗超群是否愿担任照相官一道赴日,罗超群慨然应允,还带上自己的弟弟罗超声与妻舅。没想到因国共内战爆发,本在香港准备登船的新一军,临时被改派至东北对付中共东北民主联军(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前身)总司令林彪(1907─1971年),罗超群等人遂跟着到了东北,并拍下四平街战役等战事的景况。

尽管剽悍的孙立人到东北后,立刻扭转战局,一路追击共军至松花江畔,但由于孙立人与蒋介石亲信、时任东北保安司令杜聿明(1904─1981年)不合,加上美国马歇尔(George Catlett Marshall,1880─1959年)调停内战,迫使蒋介石下令国军停止攻势,接着又将孙立人调往南京后再派赴台湾,负责编练新兵。孙立人离开东北前,特地嘱咐罗超群等人该赶紧回乡,毕竟渠等本要前去日本,不该被羁留在东北。待罗超群返抵广州后,又接到孙立人的信息,要求其携带家人与新一军的照片共赴台湾。不过由于时局纷乱,罗超群仅来得及带走缅甸华侨拍摄的底片,至于家人和在东北拍的一批照片只能暂时留在家中。罗广仁叙述道,当时父亲在广州遇上劫匪,全身衣装和财物俱被抢去,只剩装着照片的一个皮箱死死守着,最后就这样一路过海到了台湾。

至于东北那批照片如今下落如何呢?罗广仁表示,两岸分立后,由于父亲跟着国军离开,家族又被划为地主阶级,因此时不时便有共产党干部到广州家中探询罗超群的下落。1954年,罗超群的父母相继过世后,其岳丈吩咐女儿不必再留下随侍。因此,罗超群之妻遂经由香港辗转赴台与丈夫团聚,临走前将东北照片与罗超群留下的一把手枪沉到井底藏匿,以免有朝一日遭中共发现。但没料到的是,该口井日后遭到填平,因此罗超群纪录东北战事的珍贵影像,就此失落不复存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