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6】是乡愁也是离愁 《菠萝蜜》包裹马来西亚华人的哀愁

+

A

-
2019-11-20 05:17:39

第56届金马奖暨金马国际影展日前开幕,来自马来西亚的华人导演廖克发与台湾知名表演指导陈雪甄,首度以剧情长片《菠萝蜜》入围第56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项,另外廖克发执导纪录片《还有一些树》也入围第56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项,可说是双喜临门。

《菠萝蜜》有两条时空线,一条是现在,即来台湾读书、打工的马来西亚青年一凡与菲律宾移工莱拉的相处,另一条则是男主角一凡的父亲在童年时期的遭遇。透过时空的交错,缓缓带出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那股始终无法融入当地的乡愁。

《菠萝蜜》以马来亚共产党争取独立为背景,男主角的父亲与菠萝蜜有着神奇缘份。(Facebook@菠萝蜜)

“为了争取独立,马来亚共产党在森林里打了数十年的游击战。当他们的小孩在战时出生,就会被送出森林以求生存。"廖克发以个人经历与家族故事改编而成的电影《菠萝蜜》,经过两次改名:《菠萝蜜的爱》、《菠萝蜜漫长飘香的等待》,但无论是哪一个片名都有菠萝蜜,可见菠萝蜜在此片的重要性。

一家人围坐在地上,铺好旧报纸,由父亲或是母亲拿着刀子用力地、慢慢切开波罗蜜的外壳,而一旁的孩子则是满怀期待地等着吃香甜的波罗蜜。廖克发表示,与家人一同吃波罗蜜,是许多东南亚民众的共同记忆。剧中一凡的父亲,出生时就是被装在硕大的菠萝蜜果实中被送出森林,带出一凡家与菠萝蜜的奇妙缘分,同时也道出水果菠萝蜜在东南亚民众心中的特殊情感。

影片也有不少镜头带出,许多来台打拼的东南亚民众所面对到的轻视。无论是多数台湾人难以接受的参巴酱(Sambal,流行于东南亚华人一带的辣椒酱)香气,还是职场环境中若有似无地对东南亚移工的歧视,整部电影都相当写实地展现出来。而一凡父子之间的经历,透过时空交错的手法,将两代人被当地人(马来人、台湾人)接纳、拒绝的遭受,同时产生共鸣。

但相当可惜,片中一凡父子之间的互动除了争吵外就无过多描述,也没有一凡主动追溯父亲过往的描写,仅由一凡拿出祖父的照片,草草带过。隐晦点岀现今马来西亚华人,对于过往马来亚共产党那段历史有股敏感又复杂的情感。而父子二人不约而同地因为困境而断手,也道出两代马来西亚华人为了在当地生存所付出的牺牲。

片中一凡的父亲过往片段,可说除了口琴声、孩童的吵闹声与扶养一凡父亲的老马来人所说的马来语外,再无其他声响。而一凡的父亲与亲生母亲的相处,全程没有任何的交谈,只有肢体互动,没有话语的母子交流,充满压抑。廖克发表示,这是来自于祖母的印象,那个年代的华人妇女,不会说英文,很多事情她都无法开口。

《菠萝蜜》整部片充满着一股淡淡的哀愁,无论是一凡、莱拉,还是一凡父亲,都努力地在异乡中挣扎。片中有多处使用植物作隐喻,如一凡向莱拉展示嫁接着马来西亚枝条的台湾树,最后却枯萎,象征即使外来者-无论是一凡的父亲,还是来台念书想留在台湾的一凡,始终难以融入当地。不过一凡送给莱拉的菠萝蜜小树,于片尾欣欣向荣地生长在莱拉的家乡土地上,稍稍让电影压抑的氛围松口气,这棵承载着家乡香味的菠罗蜜,有着在漫长的时间里终能克服难关而得以生存的期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