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课纲上路问题多 学者吁重新检讨教改政策

+

A

-

自台湾《108课纲》颁行以来,由课纲所编写的教科书在今(2019)年9月正式上路使用后屡屡受到民间声音的挑战。国民党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于当地时间11月13日下午举行“荒谬的108课纲 孩子们还有未来吗?”座谈会。基金会教育文化及体育组召集人张国恩表示,《108课纲》虽然标榜“素养教育”,但所谓“素养”包山包海,真能达成学科本质的教学目标吗?课程规划是否符合程序正义?多元入学方案对偏乡学校、弱势学生是否公平?处于教育现场的老师是否已经准备好了?近期引起台湾社会轩然大波的“性别平等教育”,应是让学生学会尊重彼此,并非教导行为方式,家长们放心了吗?国文、社会领域被批评是“去中国化”,课程内容应是教授事实,或取得全台大多数民众认同才可列入,这种“台独课纲”要怎么解决才是重点。

台湾“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教育文化及体育组召集人张国恩,主持“荒谬的108课纲 孩子们还有未来吗?”座谈会。(許陳品/多维新闻)

与会的“国教行动联盟”(国教盟)理事长王立升认为,《108课纲》称的“素养”,包括培养学生适应现代生活的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与自主学习态度。然而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学习方向,要全部满足其实相当困难。况且一般知识的“半衰期”在5至7年,所以义务教育阶段不应教导那么多知识。其余像是数学、物理等半衰期长的知识,应该好好盘点,并让学生确实学会基本知识,否则学生毕业进入职场就难以解决实际问题。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师资培育中心教授王等元则是从法律角度出发,称课纲争议其来有自,由于教育法规条文相当抽象,在具体情境个案适用时机仅能由学校教师专业判断,所以实际的教学情况应让各学校教师社群、家长会产生共识。王等元质疑,现行课纲从倡议到今年发布已有十年历程,在当初拟定课纲草案时,有没有规定其他教育团体不能提出自己的课纲?如今定案的《108课纲》,是否为台湾“国教院”提出的唯一版本,还是有其他部门或民间版本?

台湾“中华语文教育促进协会”理事长段心仪以国文课程的时数与学习内容分析,称国文、英文、数学的学习时数都被降低,在国文科就是单元与文言文减少,《中华文化基本教材》从4学分减少为2学分,过去20年,台湾高中曾要学习60篇经典古文,近年必读篇目调整为30篇,如今降至15篇。此外,国文科参考篇目里,竟出现日本人写的汉文文言文。面对国文时数与内容不断删减,台湾学界、家长共计5万余人联署,反对国文领纲修改,却未能使台湾教育部顺从民意。

其次,过去国文科教学目标强调兼负文化、文学、语文,三者同等重要,并重视学生对文章背景时代的“神入”(empathy),转化成其生命遭遇挫折时有的坚忍毅力。然而,现行课纲将文化、文学省略,只剩下语文,让国文简化沟通的符号;由于着重“多元文化”的诠释,使中华文化被略而不提,教学的核心只剩下文本阅读。所以,实行新课纲将使孩子缺乏未来的竞争力。再者,国文科教学时数减少,却硬要与课纲的19个议题强行捆绑在一起。而语文领域的纲要多达444页,其中光是国文科就有131页,课纲规定太过琐碎,应该要松绑。

台湾“全国家长团体联盟”理事长彭淑燕以学生家长的身份发言。她认为,目前多数家长不了解何谓新课纲的“素养”,以及考试升学如何与能力指标相关,要怎么评量?过去家长、教育现场习惯知识性学习,但现代科技发达,搜索信息已经非常方便,当代的教育不应单单只是学知识。更重要的是,学生升学将会用到的“学习历程档案”,“素养”要如何在其中呈现?而各高等院校在招生时,对此的要求也非常不明确,学生、家长只能继续抓瞎,要怎么实现课纲“适性扬才”的目标?目前台湾的大学还有少子化问题、招生不足,对中学阶段教育也非常陌生,上下沟通不良。彭淑燕强调,大考中心有责任义务解释、引导跨领域的素养评量。

台湾“全国教育产业总工会”副理事长薛慧盈批评,新课纲要求高中开设弹性选修,课程直接对应学生的学习历程档案,但台湾各地的城乡差距不小,例如彰化只能找到明道大学的教授开课,台北的建中、北一女却能请到台大电机系、医学系开设弹性课程,差距一下就突显出来。其次,弹性课程名称规定不得与升大学的“学测”、“统测”挂勾,只能开电影文学、饮食文学班的课,学生往住只在意下次上课可否吃到什么美食或制做什么样的面包。在学生选择弹性课程方面,虽然台教育部规划有“课程咨询师”(课咨师)帮助同学选课,但由于教育人事经费不足,所以多是学校老师兼任,也不见得了解学生实际需要或兴趣,若是文科班学生到了高三才想要转理科班,或是上了大学才发现兴趣不合要转系,这样的责任该归咎于谁?同时薛慧盈也抨击,目前大考中心公布的“素养题”又臭又长,像是国文考科题目总共有12,000字,且必须在80分钟内做完,学生做每一题都像阅读测验,殊不知,言简意赅也可以是“素养”能力。她也期望,国文测验题不应该考逻辑、考桌游该怎么玩,物理化学考题不应该考《天工开物》的文言文阅读,理应回归学科专业,“素养”不应该包裹所有学科,变成国文阅读。

台湾师范大学地理系退休教授潘朝阳提到,《108课纲》推行后,学生家长都非常困惑。而目前民进党所推动的教育改革目的,一是制造一个崇尚“多元文化”的台湾,并以后现代主义、去除价值核心为指导思想,使教育碎片化,台湾社会也呈现虚无状态。二是建立不同于海峡对岸的“台湾民族”、推动“去中国化”。他强调,只要政权不改换,课纲也不会改变,呼吁2020年若韩国瑜当选台湾总统,必须要重新检讨《108课纲》。

“国教盟”理事长王立升补充道,芬兰教改之所以成功,是由于1978年师资培育政策调整,规定小学中学教师都必须要有硕士资格与研究能力。若要成为教师,高中毕业后要读五年教育硕士,或四年本科加两年的教育硕士。反观台湾教师的硕士学历比例太低,未来应该推动修改《师资培育法》,让现行师资“多元储备制”改回“计划培育制”,要求所有教师必须有硕士学历。

薛慧盈也称,由于每个学校都有固定的教师编制限制,且员额经常不足或缩减,造成每位教师授课时数太长,要开设选修课程时,根本没时间撰写课程地图与课程大纲。她呼吁台教育部应与师范院校做一次全盘统整,回归师资专业培育,让老师自己有能力引导学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