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韩国瑜与蔡英文的两种“中华民国”

+

A

-

2020年台湾大选,迸出不少容易混淆或难以理解的政治概念,除了郭台铭退选后又推出“郭家盟军”外,还有韩国瑜跟蔡英文同时都在用自己的“中华民国”攻击对方的“中华民国”(以己为真、以他为假),这极大程度模糊了一般台湾选民对政党立场的常识。到底,韩国瑜、蔡英文两人推出的“中华民国”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又或者,这两种“中华民国”有哪些异同?

蔡英文(左)与赖清德(右) 搭档参选后,引来韩国瑜对两人欺骗选民的批评,也导致蓝绿阵营的两种“中华民国”,正面对撞。(洪嘉徽/多维新闻)

自从原本对“中华民国”持保留态度的蔡英文,在2018年开始推出、2019年进一步深化“中华民国台湾”后,算是开始正式标榜“中华民国”,近期更在竞选场合发放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形成与以往民进党候选人场子相当不同的面貌。对此,韩国瑜在当地时间11月19日抨击蔡英文与搭档赖清德,指民进党“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名字叫中华民国”是一种欺骗,普遍术语叫“借壳上市”,他们并未认知“1911年孙中山先生创建的中华民国,到现在台澎金马”,韩国瑜称,“总统府在等一个良心”。

对于韩国瑜的重批,蔡英文与赖清德都强硬回击,蔡英文更首度对“中华民国台湾”做出阐释,“我们有主权、我们有政府,我们有民主自由的机制,我们有防卫自己的国防,我们也有外交,那这个就是我讲的中华民国台湾!”而赖清德更说,“如果韩市长跟国民党仍然执迷不悟,要将台湾带向统一,中华民国势必灭亡”,蔡、赖二人俨然成为“中华民国守卫者”。

其实,韩国瑜的“现在的台澎金马”,跟蔡英文所谓“中华民国台湾”,实在是没差到哪里去,不过前者用语的地理性更加浓厚、后者更加政治性而已,真正的差别,不是看这个名词本身,而是看他们在什么脉络(context)中理解“中华民国”。

摆在政治脉络来看,韩、蔡的“中华民国”真正差别有二,一个是历史尺度的范围、一个则是群体认同的界线。就历史尺度范围而言,韩国瑜强调1911年孙中山领导成立的中华民国;蔡英文则着重在“过去七十年”。而群体认同界线上,蔡英文亲自做的解释里强调“我们”,其实潜台词就是“我们跟他们不同”,这是一种非常清楚的划界,所谓“他们”,无疑就是大陆人,这跟韩国瑜动不动挂在嘴边的“海内外同胞”(以及其妻李佳芬目前在东南亚大打“中华民国牌”),以及偶尔提及的“大陆同胞”,明确形成两种群体认同间的巨大差异;至少,韩国瑜并未明确把大陆人视为“他者”、甚至“敌人”。

可是,这两种论述也有相同的思维,它们视角都偏向“现在式”,少了“未来式”,无论何种“中华民国”,其未来与中国大陆绝对都是息息相关。而未来可就长、短期分开看,长期言之,不仅习近平声称要探索“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现行《中华民国宪法》与《增修条文》,也明确规范中华民国需要朝“国家统一”方向前进,可是不论韩国瑜跟蔡英文,都不愿意触碰、甚至是坚拒这个议程;而短期就成为台湾大选的厮杀焦点,此番韩国瑜倡议要“恢复对话机制”、蔡英文则正在构筑“民主防护网”,这又完全显现,两人的“中华民国”,乃天差地别。

判断韩国瑜与蔡英文的两种“中华民国”的真假,完全是依据不同的价值立场,没有绝对的真理,只能由2020年大选结果看出谁对台湾民众更有说服力。但需要注意的是,思考这两种“中华民国”时,不能只看到名词的一个面向,也就是韩、蔡所特意推销的那个面向,而应该摆在各自的“中华民国脉络”中,去检验两位候选人是否整体论述具有一致性、是否真心在为台湾百姓谋福利。如果整套论述相互扞格、自打嘴巴,甚至可能使台湾遭逢巨大损失,则人民的眼睛还是雪亮的,自会用选票惩罚,这是我们检视表面雷同但内含殊异的概念时,必须细加参详之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嘉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