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6】港版《断背山》 《叔叔》聚焦老年同志成遗珠

+

A

-
2019-12-02 01:48:14

港片《叔叔》入围2019年第56届金马奖最佳剧情长片、最佳男主角(两名)、最佳女配角、最佳原著剧本等五项大奖,但最佳原著剧本输给新加坡电影、如梦似幻的《幻土》;最佳女配角输给《我的灵魂是爱做的》张诗盈;最佳男主角输给导演变影帝的陈以文;最后的最佳剧情长片也输给大热门、大赢家的《阳光普照》。

认真说来,每一项《叔叔》都有资格得奖(否则如何入围),但每一项其实也都输得不冤,除了可惜,还是只能说可惜。

《叔叔》入围金马奖五项大奖却空手而归,堪称本届最大遗珠。(台北金马影展提供)

小众中的小众

今年中国大陆政府禁止影人与影片来台参与金马奖,许多港片也临时撤回报名。但以同性恋(同志)为主题的《叔叔》,大抵是因为难以在大陆上映的关系,虽然两名男主角都因故缺席颁奖典礼,终究还是一路挺进到了五个入围名单之中。

即使是21世纪,禁制或限制同性恋题材的国家不算少,同性恋题材在世界范围内仍旧是小众,大陆就曾禁演过知名到成为中文世界同性恋代名词的《断背山》。但其实,就算社会风气再怎么开放,基于同性恋在社会群体中的基数约为3%至10%(依各国、各时代比例不同),本来就是先天上的小众。

而“老年同志”题材更是小众中的小众,甚至会怀疑是否真的有这种类别存在的程度。

许多与同志有关的电影或许因为意识到题材的小众感,因此在外表的“颜值”上特意下功夫,务求用“小鲜肉”、“小清新”来把观众“骗”进戏院来。《断背山》从青年演到中年,已经是相当大的突破,无怪乎导演李安获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导演。

但《叔叔》直接就从两个60、70岁的老男人开始演,这就不只是突破,简直是在挑战一般观众的底线了──观众从未看到过年轻时的主角们是如何“英俊貌美”,只得全盘接受主角们的当下。

触碰伦理界线

《断背山》当年与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等大奖失之交臂,堪称近20年来最令人扼腕的一次,奥斯卡是否“恐同”也因此多年来不时被提起讨论。平心而论,事后看来《断背山》自然比当年获奖的《冲击效应》更有时代意义,但是用历史评价去批评一个当时奖项也并不公平。

《断背山》最为评论诟病的恐怕是两个主角都另组“普通”家庭、生儿育女,只用“钓鱼”做借口来短暂离开家庭私会,碰触到了美国传统价值中“家庭”的伦理界线。

《叔叔》亦在家庭议题中着墨颇深,海(袁富华饰)的妻子因为丈夫待她冷淡而离婚改嫁,海一手拉拔儿子长大成家,老年暗中寻找稳定的同性伴侣,儿子虽孝顺海,却早已怀疑海是同性恋,甚至力劝海改信基督教,“死了才有得见你”。两人关系就陷在这种笨拙的关怀造成的紧张中。

另一方面,柏(太保饰)有老妻,儿孙满堂,却借着开出租车之便四处寻找一夜情,不愿退休。当柏陷入与海的长期关系时,老妻也在逐渐觉察,也在暗中挽回柏。最终柏将出租车无偿租借给待业的新科女婿,然而没了代步工具,心就能平静吗?

《叔叔》聚焦老年同志,议题敏感性不逊于当年《断背山》。(台北金马影展提供)

1/3

海每天开计程车寻找一夜情,不愿退休。(台北金马影展提供)

2/3

离婚已久儿子也成家的柏希望找到稳定的关系。(台北金马影展提供)

3/3
上一张 下一张

“我们一辈子受到社会的规范,有的生儿育女,老年想做回自己,可不可以?”这是剧中为争取同志养老院的老人们提出的疑问;“与有家庭的男人交往不会有好结果。”这是海的感叹;“我这辈子已经没有遗憾。”这是柏的宣言。然而老年同志仍然害怕出柜后社会大众的猎奇目光,海仍然会与“家庭男人”交往,柏也仍然在追寻同性性爱。

这是一个结,由社会观感、人心欲望、伦理道德三方纠缠的结,硬要拉扯出一个答案,只会成为死结。剧尾,海在看同志养老院的新闻时被儿子听见,儿子只是告诉他:“孩子睡了,小声点吧。”这种平静的明白,也许就是迈向解开死结的第一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愷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