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中华民国台湾是“啥米碗糕”?(上)

+

A

-

蔡英文端出“中华民国台湾”,但未清楚说明它是“啥米碗糕”(闽南话,亦即是什么东西?)。根据蔡英文起草的“两国论”,再到执政“去中国化等”行为,都以暗示“中华民国台湾”是将“台独”寄生于中华民国的产物。倘若蔡英文、赖清德二人最终胜选,台湾恐怕会激进地往分离主义走去。2020年台湾大选于此成为寄生“台独”路线的一道是非题。

本文转自《多维TW》049期(2019年12月刊)《中华民国台湾是“啥米碗糕”?》一文(下篇请见:【多维TW】中华民国台湾是“啥米碗糕”?(下))。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2018年8月,蔡英文针对与萨尔瓦多断交发表重要谈话,言谈之间虽自称“中华民国(台湾)”,但台湾总统府事后提供的文字版演说全文中,对台湾两字的标注尚且还在括号内。然而,2019年起,蔡英文严声要求对岸正视“中华民国台湾”存在的事实,此时括号却已荡然无存。甚至后来双十谈话,又再度端出“中华民国台湾”,至此,令外界再也难以忽视蔡英文透过这六个字带出的新语境。

049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尽管蔡英文仅以“非蓝非绿”、“社会共识”来形容口中的“中华民国台湾”,未清楚定义“中华民国台湾”是“啥米碗糕”(闽南话,亦即是什么东西?),但根据蔡英文在1998年出任“强化中华民国主权国家地位小组”召集人,替李登辉起草石破天惊的“两国论”,再到蔡英文执政三年半种种去中国化的行为,或多或少都已明确暗示,“中华民国台湾”是将“台独”寄生于“中华民国”的产物。

的确,从现实状况而言,对内,台独突破不了修宪的高门坎,对外,更遭受北京与美方两堵高墙围杀,加上历来台湾的民意调查均显示“维持现状”才是台湾选民最大公约数。这也是为什么,务实的蔡英文会选择将李登辉“没做到”、陈水扁“做不到”的台独,寄生在“中华民国”身上。

而这个轨迹从1998年她起草“两国论”其实就已埋下种子,蔡英文三年半的执政,以及蔡英文的性格,造成她进一步从现实层面考虑,只能让台独寄生在“中华民国”之上,才能让台独继续走下去。

如今,蔡英文嘴上喊着潜台词为“寄生台独”的“中华民国台湾”,手上牵着号称“务实台独工作者”的赖清德竞选连任,倘若胜选,实在难以排除蔡赖二人会更激进地往“台独”、“独台”或“两岸两国”等诸多名字不同、“分离”意涵却一致的方向走去。2020年总统大选,俨然成为“寄生台独”路线的是非题。

台独对内生长碰壁

一直以来,在台湾内部,台独不论试图自法理、民调、公投结果等层面尝试窜生,结果均为徒劳。从法理层面来看,七次修宪以来,将“全国”分为两个区域:“大陆地区”与“自由地区”,虽然明确规范选举的制度与范围局限在“自由地区”,但同时也强调《宪法增修条文》的法理状态是“国家统一前”、并且仍重申领土为“固有疆域”。修宪也是极为高明的政治运作,当前修宪的难度之高,“中华民国”的领土范围几乎已经被死锁,虽然在治理范围、政治组织与政治运作模式上,跟《宪法》本文做出了非常明显、有空间特性的区隔,但是“固有疆域”仍是“增修条文”与“本文”的核心连结。

“中华民国”领土变更门坎高:《宪法增修条文》规定,国民大会冻结后,“中华民国自由地区选举人于立法院提出宪法修正案、领土变更案,经公告半年,应于三个月内投票复决”。并且,领土变更案的通过门坎为“全体立法委员四分之一之提议,全体立法委员四分之三之出席,及出席委员四分之三之决议,并于公告半年后,经中华民国自由地区选举人投票复决,有效同意票过选举人总额之半数”;至于宪法修正案门坎,虽然没有明订在《宪法增修条文》中,但依据《宪法》本文第174条第2项规定,再加上“领土变更案”的”选举人总额半数”规定,咸认门坎与“领土变更案”是一致的,两者在实务上皆极难更改。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台湾的现行《宪法》领土范围仍是包含整个中国大陆,甚至超越中共所管辖的地区,依据《五五宪草》的表列,中华民国领土为“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四川、西康、河北、山东、山西、河南、陕西、甘肃、青海、福建、广东、广西、云南、贵州、辽宁、吉林、黑龙江、热河、察哈尔、绥远、宁夏、新疆、蒙古、西藏等固有之疆域”;而2005年台行政院新闻局更明订全国疆域四极为“极东境:乌苏里江及黑龙江汇合处,东经135度4分。极西境:帕米尔高原之喷赤河,东经71度。极南境:南沙群岛之曾母暗沙,北纬4度。极北境:唐努乌梁海之萨彦岭脊,北纬53度57分”。

显然,在《宪法》架构下,“中华民国”对清朝领土抱持完全继承的态度。

1912年2月12日,隆裕太后下诏宣布宣统皇帝退位,所有领土由中华民国继承,这仍是当前台湾《中华民国宪法》的领土基础。(VCG)

既然目前的政治环境下“修宪”极为困难,从“顶层设计”位阶的《宪法》上更改领土,不是一个可欲的台独路径。那么,用公投来宣示呢?

2003年台立法院制定公布《公民投票法》后,台湾进行过几次公民投票,2004年陈水扁力拼连任,但民调支持度低迷,因而创造“全民公投,催生新宪”话题,且提出“强化国防”、“对等谈判”两项公投案,试图扭转选情,也被称为是“防御性公投”。但因为当时公投法规定“公民投票案投票结果,投票人数达全国投票权人总数二分之一以上,且有效投票数超过二分之一同意者,即为通过”,最后投票率未达总投票权人数一半,这份称“台湾是全世界面对飞弹威胁最严重的国家”的公投宣告失败。2008年,伴随大选又一次举办公投,其中“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的“入联公投案”,依然未达通过门坎,在选民这道关卡上再度阵亡。

2018年“九合一选举”的同时也进行10项公投,其中“你是否同意,以‘台湾’(Taiwan)为全名申请参加所有国际运动赛事及2020年东京奥运?”公投案,提案说明表示“2016 年总统立委选举由本土政党首次完全执政后,台湾的主体意识已经上升到新的历史阶段,原本分歧的国家认同,已经趋向社会拥有一致共识,因此‘正名’已是台湾社会有高度共识的议题,台湾应以‘台湾’(Taiwan)为全名申请参加所有国际运动赛事及 2020 年东京奥运”。但是,“东奥正名”公投惨遭577万选民的反对,比赞成还多出百万票。

这几次案例显见,以诉诸直接民意方式达成“正名”之政治目标,不论是加入联合国、还是参加奥运,都未能通过台湾民意这道关卡。而另一方面,民众对于宪政定位与台湾的政治定位,也有几个“最大公约数”,对台独的政治操作形塑制衡。

台独生长过程中,除了法理层面牢不可破,透过公投求取生机也破败,那么对于台湾人而言,心中对于两岸关系发展的定位又是什么?

首先谈谈政治人物碰上大选时,最常提到的“维持现状”。根据台湾政治大学选研中心长年进行的民调显示,自2000年以来,“维持现状”都是过半民意支持的立场,而且蔡英文2016年上任后,“偏向统一”者还曾攀升至与“偏向独立”者相当接近的比率,直到2019年才又有所变化;长年迹象显示,主流民意并不支持台独。

其次,台湾民众对于“中华民国”这个品牌的支持度,也远远高于台独(或国家意义上的“台湾”)。根据《优传媒》2019年7月8日发布的民调显示,在众多国家称谓中,最多民众支持的是“中华民国”,占42.7%。其次为“台湾”35.7%,“中华民国台湾”只有14.9%,而“台湾国”更只有 1.4%,“中国台湾”则仅0.8%。其实也可以换句话说,主流民意所拥戴的“维持现状”,具体落实到内部认知的国家概念上,就是“中华民国”。

也因上述实例,几乎所有台面上政治人物都认知到,“中华民国”不仅是台湾社会最大的公约数、也是最为可行的论述,2015年下旬,蔡英文与民进党政治人物开始大幅度转向支持“中华民国”,也打破前七年惯例、首度参加马英九时期的双十大典,当时民进党发言人郑运鹏强调:“民进党一直捍卫中华民国存在,并大声说出来!”,事后不少解读是蔡向中间靠拢、说服选民进而在2016年初胜选的重要因素。

简言之,在内部环境上,面对七次修宪所划下的对“固有疆域”更动的高门坎,以及数次公投“正名”(无论入联或申奥)失败,再加上台湾社会最大公约数,是“维持现状”与“中华民国”,若是要达成民进党《党纲》所谓“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这种直接台独的作法,显然不会被民众接受。亦即,万变不离其宗:民意使然。

2018年11月23日,蔡英文在个人脸书(Facebook)表态支持“东奥正名”公投,但投票结果惨遭台湾选民拒绝。(Facebook@蔡英文Tsai Ing-wen)

台独对外毫无支点

从国际角度来看,欲以“台湾”取代“中华民国”、替台独找寻支撑点的妄想,同样碰壁。

在美中台三角关系方面,反对台独是中美双方坚决的共识。李登辉1999年对外宣布“两国论”,指台湾与中国大陆是“国家与国家”,或“至少是特殊国与国的关系”,背后隐含“两个中国”意涵。北京方反对国家分裂的立场向来坚决,不过美国当时对“两国论”这类换汤不换药的独台行为,也抱持强烈的反对立场。当时美国国务院连两天发表声明,重申美国的“一中政策”,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也纷纷做出“台湾已经走出保护伞”、“震惊敌友”等负评。在具体的行为上,美国更婉拒台湾派员赴美说明、推迟美国防部工作小组访台评估台湾空防及飞弹防御的计划、推迟宣布军售等。

虽然李登辉不断向美国说明,所谓的“两国论”是一个事实的陈述,并非政策上的重大转折,但美方还是不断要求台湾回到先前“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立场。在沉重的压力下,李登辉的论述也从“两个国家”到“一个中国是未来”,再退到“两岸对一个中国原则看法不同”,“缩”了回来,原预计的修宪、修法也就无疾而终。

换到陈水扁执政,又忽视李登辉执政末期打出“两国论”的失败,分别在2004年推出“防御性公投”、2008年推出“台湾入联公投”,挑动两岸敏感神经。前者推行期间,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尔(Colin Powell)2004年10月接受媒体访问时曾公开表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不是独立的,台湾并不享有作为国家的主权”。时任美国副国务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更在同年12月受访时加码指称,台湾是美中关系最大的地雷,如果大陆攻台,《台湾关系法》也没规定美国一定要出兵相助。牢不可破的一个中国政策,不仅否定了台独基本信仰,更打破独派认为“美国必来救”的迷思。

在“台湾入联公投”推行期间,时任美国国务卿莱斯(Condoleezza Rice)还公开表示,“美国认为台湾推动入联公投是挑衅的举动、并升高两岸紧张关系,因此美国持续表示反对,我们奉行一个中国政策,我们不支持台湾独立”。不论陈水扁如何操作台独议题,在美国这堵高墙面前,只显得苍白无力。

就算想透过国营企业更名,将台独暗度陈仓,事实也证明这是一条死胡同。2007年曾发生闹得沸沸扬扬的华航更名案,当时扁政府主张将华航改成“台湾航空”,或“福尔摩沙航空”,不但华航工会跳出来反对,据悉,就连华航本身都自己评估,改名后将让华航走向灭绝,因为一旦改名成功,华航就必须面对“修约”难关,可能丧失如台港航线、台日航线等赚钱的金鸡母。

同年的中华邮政正名事件,尽管“中华民国”早在1971年退出联合国,而被迫在1972年退出万国邮政联盟,但台湾仍被万国邮政协会警告,中华邮政改名为台湾邮政,可能被会员国“废止通知”,直到最后台湾内部因邮政法等相应规范尚未修正,才又从“台湾邮政”复名为“中华邮政”化解。

李登辉和陈水扁的例子显示,台独在国际上毫无生存空间,因为“一中原则”均是中美两国的“核心立场”,李、扁两人数十年的折腾,不但一中原则丝毫未动,动作大一点的,如陈水扁,甚至还会被冠上“麻烦制造者”的卷标,相当难看。而陈水扁在2005年3月,当众坦承把台湾国号从中华民国改成台湾共和国,是“做不到”的,还有一道背景不得不提,就是北京方面在同月召开的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中,通过了《反分裂国家法》。

本文转自《多维TW》049期(2019年12月刊)《中华民国台湾是“啥米碗糕”?》一文(下篇请见:【多维TW】中华民国台湾是“啥米碗糕”?(下))。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廖士鋒 鄭文翔 楊騰凱 林仕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