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中华民国台湾是“啥米碗糕”?(下)

+

A

-

蔡英文端出“中华民国台湾”,但未清楚说明它是“啥米碗糕”(闽南话,亦即是什么东西?)。根据蔡英文起草的“两国论”,再到执政“去中国化等”行为,都以暗示“中华民国台湾”是将“台独”寄生于中华民国的产物。倘若蔡英文、赖清德二人最终胜选,台湾恐怕会激进地往分离主义走去。2020年台湾大选于此成为寄生“台独”路线的一道是非题。

本文转自《多维TW》049期(2019年12月刊)《中华民国台湾是“啥米碗糕”?》一文(上篇请见:【多维TW】中华民国台湾是“啥米碗糕”?(上))。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中华民国台湾”源自两国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经过这种种的事件,学院出身的蔡英文,对于台独的不可行,势必也了然于胸,从下列几个动作不难看出,蔡英文并不打算藉由“正名制宪”的路线推动台独。2016年民进党召开全代会,民进党美西党部主委杨琬柔又将华航正名案端上台面讨论,提议中华航空应正名为台湾航空,时任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全部裁示,交付中执委研议,事情却至此无疾而终,当时的华航董事长还强调,“上级从未要求公司更名”。

049期《多维TW》新刊上市。

2018年因为北京的打压,华航正名运动又再次炒起,面对民进党立委要求华航改名的要求,外交部长吴钊燮也只能苦笑回应,正名案最后仍无疾而终。至于台独团体在2018年锣鼓喧天主打的东奥正名公投,尽管最后交付公投阶段时遭到台湾选民否决,但公投案联署期间,独派也曾联系民进党中央寻求合作共推此项公投,却遭民进党中央拒绝。公投宣传过程中,民进党人士更与之保持庞大的距离。从上述例子来看,走“制宪正名”的台独路线,在现实考虑下,早已被蔡英文否决。

尽管看似对于“实质”台独的具体作为保持距离,但事实上,李登辉1998年设立“强化中华民国主权国家地位小组”时,蔡英文就是当时小组的召集人,该小组的研究报告后来也力助李登辉说出两岸是“特殊国与国关系”的“两国论”,身为“两国论”起草者的蔡英文更难与台独绝缘。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战略研究组在2019年4月曾撰文指出,蔡英文上任后在中小学历史教材、公共建筑设施等方面,进一步“去中国化”、强化年轻人的“台湾主体意识”、加厚“台独”的文化基础;经济上推行“新南向政策”以减轻对中国大陆的依赖。基于过去十多年的思考与最近集中研究,蔡英文无疑属于“每个毛孔都散发出台独气息”的人物,当然希望台湾“马上独立”。

该文也分析,由于来自美国与中国大陆的压力、主流民意等因素,以及李登辉、陈水扁的做法行不通的前例,蔡英文不大可能追求“法理台独”,但会极力追求“事实台独”与“实质性台独”,并以“避免被大陆认定为法理台独”与“避免美国的强烈反对”为限。

加上前台湾国安会秘书长苏起也曾指出,2000年政党轮替,蔡英文将成为陈水扁政府的陆委会主委,当时蔡英文私下即对他表达:“今后虽不再提两国论,但仍将继续执行两国论”。不难看出,就算蔡英文并未锣鼓喧天主张正名制宪,但务实的追求“事实台独”与“实质台独”,很可能就是蔡英文心中的最高指导原则。

毕竟蔡英文上任几年来,一刻不停地在进行去中国化,不论文化上的,教育上的,以及以转型正义之名尝试抹除蒋介石铜像等与中国大陆有链接符号的政权象征。甚至蔡英文2016年出访巴拿马,签名时自称为“President of Taiwan(ROC)”,所体现着正是欲以“台湾”取代“中华民国”的台独心态。

只是,在台湾内部修改《宪法》门坎过高,对外要求正名又是一条死路,“中华民国”的招牌不论怎么做也就是拆不掉。务实的蔡英文遂替台独开一条修正主义道路,弃“台湾共和国”的虚名,取两岸两国的对抗本质,把“台湾”寄生于“中华民国”成为“中华民国台湾”,于焉而生,有这样的结果,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然而“中华民国台湾”是全新玩意儿吗?其实也不是。1999年蔡英文替李登辉起草震撼民心的“两国论”时,“中华民国台湾”六个字就已经蓄势待发、枕戈待旦了。

根据李登辉在1999年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谈的内容,当时李登辉表示:“中华民国从1912年建立以来,一直都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又在1991年的修宪后,两岸关系定位在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所以并没有再宣布台湾独立的必要”。霎时间掀起台海政坛不小的涟漪。

李登辉(中)1999年抛出“两国论”时,外界尚不知道该论述是由蔡英文(右)起草,直到2001年李登辉出版《执政回忆录》,才首度披露蔡英文的主导角色,此前外界一般认为苏起具有决定性作用。图为李、蔡二人出席2014年一场募款餐会。(中央社)

“两国论”之所以造成波动,主要在于该论述认为“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名字“刚好”称作中华民国,而这个“中华民国”的主权与治权都不及于大陆,两岸是各自独立的国家、两岸关系是国际关系,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非内政问题。他们所追求的,是两岸能够各自承认对方是独立的政治实体或国家。

只是李登辉当时碰上种种因素,未将两国论透过宪政程序得到巩固,例如没能修宪将“为因应国家统一前之需要”等文字删除,使“中华民国”更堂而皇之不追求“统一”。

时任台陆委会主委的苏起,在其著作《两岸波涛二十年纪实》中,谈及他所认识的“两国论”概要。苏起指出,“两国论”认为自1991年启动修宪以后,就已从“中华民国在台湾”蜕变成“中华民国台湾”,其在法律上及本质上已等同于“第二共和”或“新共和”,与过去的“中国”或“中华民国”,乃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没有关系。

依苏起书中所述,“两国论”也建议,不要再提中华民国自1912年就已存在,因为“中华民国”只是一个现阶段不得不使用的名字,若“中华民国”已存在108年,将赋予中华民历史内涵,未来恐难以撕换,同时“中华民国”隔海分治、或是“分裂国家”等说法也不宜使用,因为这些论述都会使台湾与大陆产生连结。就算当前蔡英文并未充分说明,自己近年来反复提起的“中华民国台湾”所意为何,但只要回到“两国论”的架构来看,其实“中华民国台湾”从一开始出现,就蕴含了“台独”、“独台”等将两岸分离的意图。

可以说,“两国论”以迂回的方式,形塑出台湾与大陆互不相干的“现实”,更挑明着说,两岸是各自独立的国家,虽然台湾国名不叫做“台湾国”或“台湾共和国”,但“两国论”利用修正主义的方式,让台独得以另一个形式呈现。蔡英文在2019年不但说出“相较于过去的中华民国,她更在意的是‘中华民国台湾’的现在与未来”,双十演说中,也强调”中华民国在台湾70年来”遭遇的总总,包括八二三炮战、九六年台海危机、退出联合国、SARS风暴、八八风灾等,却绝口不提“中华民国在大陆”38年的经过,选择性忘记这段的记忆,此类切割前38年的作法,更是与两国论的内涵同调。

事实上,李登辉时期推出的“认识台湾”教材、“社区总体营造”等政策,都是追求本土化或在地化的方式,加上由蔡英文主导的两国论登上台面,代表了在李登辉政府后期,就已试图跳脱出早前“国统会”与“国统纲领”设下的“一中”与“统一”框架。

蔡英文除了身为李登辉两国论小组的召集人外,若再细数蔡英文从政后迄今的种种作为,其实或多或少都与当年的两国论环环相连。就连陈水扁执政后曾表示愿意接受“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识,但随即遭到陆委会主委蔡英文否认。下属否定长官,实属罕见,更可见蔡英文的“份量”。这20年来,或许蔡英文才是没有“改变”的那个人。

2019年10月,蔡英文相当罕见地赴金门纪念古宁头战役70周年,大力赞许如果没有各位当时戍守金门,就没有今天台湾的民主、自由与繁荣。(林仕祥/多维新闻)

台独的“困境”遇上蔡英文的“务实”

长期跟随李登辉与陈水扁的蔡英文,当然也明白正名制宪等“台独”最终要求,是“做不到”的事情。其实,蔡英文相较于李扁二人,展现出的是更为沉稳的性格,这或许与其出身豪门侧室、法律人与谈判专家的不同角色有所关连。

蔡英文2016年上台后迄今,继续否认两岸之间存在“九二共识”的现状,造成两岸陷入僵局至今无法改善;甚至推动课纲、修订“国安五法”、推动《中共代理人法》等议案,在在都与1999年的蔡英文相互辉映。2019年以来,时不时挂在蔡英文嘴边的“中华民国台湾”,更是出自当年的两国论,可以说,蔡英文是“一路走来,始终如一”。从蔡英文及民进党的立场而言,既然难以让“台湾”以“台湾”为名走出去,那么退而求其次,回到“中华民国台湾”之上,取“中华民国”之名,行台独之内涵,对内、对外,或能有一搏的空间。

坊间一些研究也曾提到,蔡英文从小接受系统良好的精英教育,这促使蔡英文能在必要时维持成熟学者所具有的理性与严密思维,更深知两岸关系不同于街头运动。在街头运动中,蔡英文可以放任自己的极端心理与政治理念推行极端与暴力行为,但如果将此应用于两岸关系,则无异是“以卵击石”。,这也造成蔡英文在追求“台独”的过程中,韬略上效法李登辉,狠劲上则直追陈水扁,但政治操作上则讲究近期的可行性而非终极目标。

因此,蔡英文“务实”的态度,也主导了“中华民国台湾”与“台独”连结的结果。从李登辉“两国论”,到陈水扁的“一边一国”论,蔡英文的身影都没有缺席;如果说,李登辉和陈水扁二人只是台独的实践者,相反的,蔡英文才是背后的台独理论设计者。

明知台独难以实践,那么从现实中找寻可资利用的地方,不论是修正主义式的台独,或是“独台”,只要能让两岸互不隶属、各自为政、实际分立,对蔡英文来说,才是最重要的。那么,以“寄生”中华民国的形式,具备达成“实质台独”的可行性,同时又能维系民进党政权,对蔡英文而言,何尝不是一条可行之路。

做为蔡英文副手搭档的赖清德,曾大方自承为“务实的台独工作者”;然而,相比之下,蔡英文推动两岸实质两国的政策与论述说法,比赖清德这种光明正大的台独者还更加“务实”。

更重要的,蔡英文执政三年半来所遭遇的困境,也让其必须从现实层面考虑,让台独寄生在“中华民国”之上。

蔡英文在2016年胜选后,打的要求简单来说就是与国民党“唱反调”。从“军公教年金改革”、“前瞻计划”、“一例一休”、“新南向政策”、“婚姻平权”、“转型正义”等,都可看出民进党欲以各项议题与国民党一较高下。

然而,一系列未经成熟思考的政策,并未打败国民党,反而凸显蔡英文政府的杂乱无章与狭隘格局;加上两岸关系因为蔡英文始终未能承认“九二共识”的现状,造成两岸氛围到达恢复交流后的新低点,种种进退失据的结果,就是2018年“九合一地方选举”民进党的大败。

当内政上无法交出让人民有感的实质成绩单后,想要得分,就只能看看外部有什么可资利用的工具。就在此时,习近平提出的“习五点”,恰恰提供蔡英文大做文章的依据;加上香港“反修例”风波持续延烧,更让蔡英文大打“芒果干”(亡国感)这张牌,强调她要“保卫中华民国”。

2019年3月,蔡英文更强调,“我们坚决反对一国两制,也拒绝任何被统一的过渡性安排。这不是战争或者是和平的抉择,而是维持中华民国主权独立现状、或被中国统一的抉择…中华民国台湾是民主国家,我们的未来,我们自己决定。这是我们的底线,这一条底线,是台湾所有政党、政治人物、都必须要共同遵守的底线”。

施政不彰,使蔡英文终究得靠与中国大陆的抗衡来拉抬声势,蔡英文也的确藉此击败党内与其竞争总统提名权的赖清德,更在与韩国瑜的民调比拚上稳定持续领先。甚至,蔡英文的竞选后援会成立活动上,还发放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蔡英文俨然成为“中华民国”的代言人。

然而,这并不是蔡英文突然有什么“变化”造成,而是其务实地将长期的台独理念与当今内外环境做有机结合,让台独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寄生到“中华民国”之中而难以令人察觉。

蔡英文转换了“中华民国”的内涵之后,已经俨然成为“中华民国”的代言人。(中央社)

寄生台独参选2020

纵然依蔡英文替李登辉所起草的两国论脉络,“中华民国台湾”无疑包藏着“台独”、“独台”等,种种将中国大陆与台湾分离的“祸心”。但持平而言,蔡英文当前并未亲自定调,她口中所言的“中华民国台湾”到底是“啥米碗糕”?在模棱两可的情况下,虽“中华民国台湾”有将“中华民国”变形的迹象,但看在中间选民眼里,姑且带有“维持现状”的几丝墨色;甚至当泛绿选民读到“中华民国台湾”这六个字,心中不免会自然而然将之与“台湾价值”进行链接。尽管蔡英文坚决不认“九二共识”,却将“九二共识”利用模糊创造空间的术法,发挥得淋漓尽致。

倘若蔡英文未明确定义“中华民国台湾”所指为何,就在“模糊”的情况下完成连任,将等同于取得了一份空白授权书,选后可肆意定义何谓“中华民国台湾”。尤其,到了总统这种“峰顶”层级的政治人物,无疑是将追求历史定位视为最高指导原则,如同马英九在任内完成两岸自1949年分治以来,双方领导人首次破冰的创举,外界实在难以排除,蔡英文会不会借着“中华民国台湾”的空白授权,试图战北京的红线,替自己在民进党的“台独价值”历史上,重重画下一道谁也无从抹去的惊叹号。

或许,当蔡英文的“中华民国台湾”感受到外部压力,也可以随时再把口径改回“中华民国”,躲回宪法一中的保护伞,避免百姓忧心的两岸“地动山摇”成真。但就算蔡英文能在模糊空间中游移,2019年3月,北京官媒《新华社》就曾撰文批,蔡英文大肆兜售“中华民国台湾”这个来历不明、毫无法理依据的新名词,形塑“两岸两国”的“新语境”,替蔡英文的“维持现状”暴露“两国论”底色。若外界已将“台独”、“独台”、“两岸两国”视为蔡英文的本色,那么再怎么样自以为模糊,终究也难以改变旁人的认知。

就台湾大选而言,秉持着“维持现状”的原则,靠拢“中华民国”的国号,藉以避免两岸关系过度摆荡,已成为总统选战的标准作业程序。但事实上,“寄生台独”以“中华民国台湾”之名参选2020年总统大选,使这场选举成为了“独”与“不独”的表决大战,而非中间路线的争夺。遗憾的是,多数台湾选民可能都被“草包”或“菜包”的戏谑声模糊了焦点,而未明了到,这次的选择有多么关键。

不过,就连被称为“台独金孙”的赖清德,都已经在民进党初选期间公开宣示,就算他当选总统,也不会宣布台湾独立。“台独”一路走来,已经从台湾之父李登辉的“没做到”,台湾之子陈水扁的“做不到”,至赖清德这代,已经直接变成“不会做”,“台独”走投无路已是公认的事实。

那么蔡英文的“寄生台独”又有没有成功的可能?

细看“中华民国台湾”这六个字的意涵,恐怕就已经给出了答案。毕竟“中华民国”的意涵及简称就是“中国”,那么“中华民国台湾”不也暗藏着被简称为“中国台湾”的潜台词?在中国的土壤中,中就冒不出台独的芽。如果“寄生台独”注定做不成,那么“中华民国台湾”参选2020年大选,不外乎是徒增折磨罢了。

本文转自《多维TW》049期(2019年12月刊)《中华民国台湾是“啥米碗糕”?》一文(上篇请见:【多维TW】中华民国台湾是“啥米碗糕”?(上))。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鄭文翔 廖士鋒 林仕祥 楊騰凱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