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选前强推《反渗透法》 国民党:奉陪到底

+

A

-

台湾民进党立院党团日前推出《反渗透法》草案,并计划近日径付二读,使台湾政坛再掀波澜。对此,国民党立院党团总召曾铭宗于当地时间11月28日表示,该法案侵害人民言论自由,既没有任何监督机制,也没有任何究责机制,根本就是假国安之名,行政治诈骗之实,一再叫卖“芒果干”只为操作选举,国民党团将全力反对。

他强调,若民进党想延会进行相关审查,国民党“奉陪到底”。这是重大立法事项,希望民进党三思,不要让立法成为选举操作手段。

国民党立院党团于当地时间11月28日举行记者会,总召曾铭宗(左)严厉谴责民进党推动《反渗透法》是意图制造“绿色恐怖”,套杀台湾民主。(国民党立院党团提供)

以“防止中共介选”为由,台湾民进党立院党团于当地时间11月25日推出《反渗透法》草案,并计划于11月29日径付二读。当地时间11月28日,台立法院举行“反渗透相关法制立法”公听会,邀请蓝绿阵营专家学者表达意见。

蓝营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外交及国防组顾问陈以信质疑,从程序层面上来看,执政党团希望跳过委员会审查,没有逐条讨论,将法案迳付二读,仓促立法不符合正当立法程序。该法案每个法条攸关人民基本人权、社会利益,值得好好讨论。

他指出,实质层面上来看,外界质疑,几个月前才提出“中共代理人法”,现在《反渗透法》草案是不是换汤不换药?当时“中共代理人法”被称为“绿色恐怖”,社会疑虑很大,现在似乎只是换了个名字,两者有何不同?如果没有不一样,当时的社会疑虑消除了吗?现在推法案的正当性何在?

国民党立院党团认为,在选前40天强推《反渗透法》,只是想炒作“芒果乾”(亡国感),作为选举工具。(国民党立院党团提供)

国民党中央政策委员会副执行长吴育升则指出,2年半前,时代力量提出《反渗透法》版本,当时民进党利用优势一再抵制退回。如今却在国会改选前夕突然冒出来,新民意即将在一个半月以后产生,这时候来立这个法案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他说,四年前民进党立委就不断告诉国民党党团,称“国会即将改选,新民意即将产生”,所以当时国民党没有强行通过很多新法律。民进党政府今天是“横眉冷对千人指,强渡关山反民主”。

吴育升表示,一个适当的法律是需要反应社会需求,而且要能实行的。《反渗透法》遥指中共政权,但通篇写“境外敌对势力”,人民没有猜测政府指涉对象的义务与能力,政府如果没有公告周知,人民如何知道避免触法?这个授权终会变成空白授权,变成栽赃法案,引发寒蝉效应。

他说,这个《反渗透法》草案是台湾的“麦卡锡主义”(McCarthyism),而且比当年美国的法案更加粗暴草率、违反民主,完全不顾人权。当时美国的法案,经过多少公听会与争议,是在全美国反共氛围下才通过,那今天台湾有对中共这么恐惧吗?

吴育升批评,《反渗透法》的推动过程,比美国麦卡锡法案还要粗暴,当时美国是经过多场公听会与强烈反共氛围才通过,台湾现在有吗?(谭英瑛/多维新闻)

国民党立院党团总召曾铭宗也赶在公听会结束前发表意见,他强调,假设该立法有助于捍卫中华民国主权、强化国安、防止敌对势力渗透、维持社会稳定,国民党团举双手赞成,全力支持。

不过,他质疑,草案涉及国安与2,300万人民权益,属于重大立法事项,为何没有看到行政院版本?为何民进党不愿意委员会审查,要迳赴二读,也不愿意多开几场公听会?

曾铭宗表示,草案内容充斥不确定法律概念,“指示、委托”都没有明确定义;“渗透来源”都是包山包海的霸王条款,几乎所有机构、团体、组织、个人都包含在内;此外也缺乏实质救济手段,一切交由检调调查,万一调查有误,这是涉及五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将让民众陷入无止境的刑事缠讼困境,这对人权保障不足,也衍生违宪之虞。

他呼吁,民进党勿再重蹈“一例一休”《劳基法》修恶,造成两败俱伤的覆辙,当时就是行政院没有提出版本。草案涉及重大议题,为求在国家安全维护与人民权益保障之间取得合理平衡,严正要求行政院提出应对版本,一同交付委员会审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鄭海森 楊家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