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中华民国巢穴里的台独杜鹃

+

A

-

【导语】在国民党政府播迁到台湾后,为中华民国注入台独基因、在中华民国巢里产卵的第一只杜鹃,就是公开表态支持蔡英文连任的李登辉。他透过重新定义“中华民国”、修改历史教科书、宪政改革等方式,推动“宁静革命”,致使台独逐渐成为社会主流认知,中华民国则不断虚化。蔡英文所谓的“中华民国台湾”,符合大多数台湾人的认同,无疑是李登辉为中华民国注入台独基因后茁壮的嫡长子。

本文转自《多维TW》049期(2019年12月刊)《中华民国巢穴里的台独杜鹃》。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049期《多维TW》新刊上市。

上台前说中华民国是“流亡政府”,上台后又摇身一变为中华民国坚定捍卫者。

蔡英文的“发夹弯”,可谓集“一个中华民国各自表述”怪异现象的大成。两蒋父子那幅“秋海棠”的中华民国地图,其实就是蔡英文当年口中的“流亡政府”,也是拥有56万订阅的YouTuber“视网膜”(眼球中央电视台)费尽心思去调侃的那个中华民国,跟蔡英文以总统身分说的中华民国,完全是两回事。

“中华民国”所指涉的内容物发生了物理变化,从全中国限缩到台澎金马。到了蔡英文时期就进一步发生了化学变化,“中华民国”或“中华民国台湾”在本质上具有了台独的意义。

所以,若说中华民国巢穴里的杜鹃鸟(它不筑巢、不育雏,而对其他鸟类寄生托卵),对岸的中共肯定是最早、也最大的一只,是它在1949年将中华民国挤出巢穴,产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卵。而在中华民国政府播迁到台湾后,为中华民国注入台独基因、在中华民国巢里产卵的第一只杜鹃,则是公开表态支持蔡英文连任的李登辉。

已经公开表态支持蔡英文连任的李登辉,其在中华民国内涵里注入了台独基因,与蔡英文提出的“中华民国台湾”有一脉相承的意味。(VCG)

宁静革命 建新中原

1988年蒋经国逝世,初掌政权的李登辉除了面临国民党内腥风血雨的权斗,同时也谋划着转变中华民国体质的巨大工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要推动一场“宁静革命”。

这场“宁静革命”主要有三大支柱,第一支柱就是重新定义“中华民国”。借用专研台湾战后政治史的日本学者若林正丈的话来说,亦即“中华民国台湾化”。中华民国从“秋海棠”的中国地图,转变为民进党党旗上的台湾意象,李登辉充分扮演了理论建构与穿针引线的角色。

他在继任之初,挂在嘴边的是“一个中国”与“中国统一”,1991年也主导国统会通过了《国家统一纲领》,同一年民进党全代会则是通过了台独党纲。然而,看似对立的统独路线,却在李登辉的任期内逐渐往独的方向合而为一。

现在回过来看,李登辉转换中华民国内涵的方式是相当有步骤的(参见下图)。首先,他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将两岸解释为“两个政治实体”,要求大陆承认台湾的“对等政治实体”地位。紧接着,台湾这个“政治实体”该如何理解?李登辉在1993年正式提出了“中华民国在台湾”的说法,进一步将中华民国的统辖范围明确为台澎金马。

李登辉“中华民国”论述变形记,清楚看出他如何透过不断重新定义“中华民国”的内涵,往特殊两国论的方向递进。(张钧凯/多维新闻)

这个论述的最高峰发生在1995年李登辉的美国康奈尔之行,反复提及“中华民国在台湾”。来年台湾的首次总统直选,李登辉以“经营大台湾、建立新中原”作为竞选口号,巧妙地把台湾主体意识架构在中华民国的基础之上,更为具体且生动地体现出“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内在逻辑。

1995年李登辉以私人身份访问美国康奈尔大学,并发表演说赞扬台湾的民主成就。事后北京向美国政府严厉抗议,并于1995年、1996年在台湾海峡举行军事演习,引发台湾海峡危机。(AFP)

李登辉“中华民国在台湾”这件外衣下的台独身影,终于在他卸任前的1999年展露出来,该年他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正式提出两岸是“特殊国与国关系”。卸任后的2000年,李登辉与日本学者中嶋岭雄合着《亚洲的谋略》,书中更是清楚地揭露了他先以“中华民国在台湾”暗示统治权不及于中国大陆,再透过“一国中国、两个国家”的思维取代,以利于“台湾地位的保障”。

李登辉的中华民国体质转化工程,为接任的陈水扁把路铺得更平更顺。陈水扁上台后两年就先提出了“一边一国论”,将两岸明确定位为两个国家,至于是哪两个国家?陈水扁在2005年给出了答案:有别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就是台湾,台湾就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是台湾”是他在不更动国号、国旗等前提下,带着“中华民国”实际走上了一条台独之路。

蚕食渐进 扭转史观

尽管经历了强调《中华民国宪法》的马英九八年,但他仍维持阿扁时期在“中华民国”后方以括号加注“台湾”的做法,不但难以让中华民国复原本色,反而进一步催化了李登辉给中华民国注入的台独基因。马英九《八年执政回忆录》的封面设计,就满满的都是“中华民国台湾”的元素,而蔡英文则让“中华民国台湾”正式开花结果。

马英九于2018年12月20日发表新书《八年执政回忆录》,回顾2008年至2016年他担任台湾总统时所发生的种种重大事件始末。该书封面设计,也体现出马英九对“中华民国”内涵的认识。(陈舜协/多维新闻)

李登辉“宁静革命”的第二大支柱在于历史教育。如果说“中华民国在台湾”多少还有“中国”的影子,“台独”的灵魂则在历史教科书之中幽微地游荡着。李登辉个人的认同与意识形态,在他与日本人的言谈间表露无遗。例如他曾跟司马辽太郎大谈“生为台湾人的悲哀”,以《出埃及记》的摩西自况要建立台湾人自己的国家;又如他对中嶋岭雄说过“最讨厌‘中华思想’这个名词”。他的这些想法,都能在其主政期间的历史教科书找到蛛丝马迹。

中华民国历史教育的一大转折,当属李登辉推动的《认识台湾》教科书,当时在台湾政坛、学界与教育界引起相当大的争议。以“历史篇”为例,课本首次以“日本殖民统治”取代“日据”,以“接收台湾”取代“台湾光复”,强调台湾人“生命共同体”意识;再以“社会篇”为例,书中将台澎金马定位为“实质上的命运共同体”,并以“台湾魂”来概括台湾社会的生活方式与精神态度。

李登辉主导推动的《认识台湾》教科书,首度将台湾史自中国史内独立出来,并试图淡化台湾光复的历史意义,在当时受到极大的争议与反弹。(张钧凯/多维新闻

1/3

蔡英文政府依据《108课纲》所编写的龙腾版高中历史教科书,图左为封面,右为涉及“台湾地位未定论”的课文章节。(许陈品/多维新闻)

2/3

根据台湾《108课纲》编写的各版本历史教科书,其中不少论述引起“去中国化”的批评与质疑。(台湾“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提供)

3/3
上一张 下一张

这些内容,无不与李登辉主张的两岸定位与悲情意识相配合。如同替李登辉主持《认识台湾》教科书编纂的杜正胜所言:“台湾的中国人既已承认中共政权,不再自命为中国的正统或中国文化的主流。而政治上,不论‘台湾国’或‘在台湾的中华民国’,都是独立的政治实体”,就能看出这部教材究竟想把台湾青年形塑成什么样貌。

尔后台湾无论蓝绿执政,虽然按着各自政党立场调整历史科课纲与课本,但基本上还是走在《认识台湾》“同心圆史观”的轨道上(参见下图)。陈水扁时期推动《95暂纲》将“台湾地位未定论”写入教材,同时要求教科书商修改具有中国意识的“不当用词”。马英九时代则是在用词上有所调整,却遭遇了“反课纲”运动大规模的反弹。再到蔡英文时期,随着十二年国教上路推出新课纲,“台湾地位未定论”在课本里“复活”,且将中国史纳入东亚史的范围,有学者就批评新课纲是“教育台独”完成式。这历史教育的战线上,台湾人新的国族意识透过“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不断发展定型。

回顾李登辉至蔡英文各个时期,台湾执政党对历史教科书的修改历程,体现出“台独”意识如何“润物细无声”成为台湾社会的主流认知。(张钧凯/多维新闻)

民主先生 割裂两岸

在中华民国体质转变的过程中,还有一大支柱不能被忽略:“民主化”。和历史教育一样都属于“上层建筑”的工程,由于制度差异,让台湾对于中国大陆的民心离得越来越远。被誉为“民主先生”的李登辉,当然“功不可没”。

李登辉曾说:“台湾的民主化非以‘台湾认同’及‘台湾本土化’为主轴不可”,以此对他所主掌的国民党政权进行脱胎换骨式的全面改造。在任期间,他强调“主权在民”与“生命共同体”的辩证关系,透过“宪政改革”实现“事实台独”。其中最为关键的一次修宪在1998年,将台湾省政府虚级化。

如同李登辉后来回顾所言:“我们已经修正了宪法、台湾省已不存在了”,“现在,台湾是具有新宪法的第二共和”。以他的原话来说,其中的政治意义就是“这个‘旧国家’也已经产生本质的变化,现在的中华民国不再是以往的‘民国’,而是拥有崭新内涵的‘新的共和’(New Republic)”。

蔡英文上台初期虽强调“维持现状”,但后来又公开说过“相较于过去的中华民国,我更在意的是中华民国台湾的现在与未来”,“中华民国台湾”在本质上具有了台独的意义。(多维新闻)

要达到中华民国“新共和”的目标,李登辉相当清楚他的内外处境,只能依附在国民党身上才可能“水到渠成”。李登辉说:“如果没有充分运用拥有240万党员与庞大政治资源的国民党力量,台湾的‘民主化’工程根本不可推动”。国民党与中华民国如何“称职”地扮演“宿主”的角色,从李登辉的思路中就看得相当清楚了。

对当代生活在台湾的人来说,“本土化”与“民主化”是如同呼吸般的自然存在,没有人会去质疑夹藏在建构过程的动机或企图。就如若林正丈的解读,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第三方的客观视角:“由于民主化借着民主政治将住民高度地涵摄其中,以致结果上具有将住民塑造成国民(nation)的意义”;如果再搭配台湾长年追踪的民调来看,主张“维持现状”(中华民国)的比例一直是最多数,而与“中国人”相排斥的“台湾人”认同则不断攀升,主张独立的比例也高于统一。当中就能看出台湾认同样态的轮廓:台独逐渐成为社会主流认知,中华民国则不断虚化,成为一件想脱却脱不掉,或是只有典礼时才穿上的礼服。

对一般台湾民众而言,或许根本分不清楚“中华民国”和“中华民国台湾”的差别,也不懂蔡英文为何要费尽心思将两者等同。对台湾老百姓来说,两岸关系最好是“维持现状”,而蔡英文的做法却在无形中破坏两岸关系,不过,台湾民众是浑然不觉的。

蔡英文所谓的“中华民国台湾”,看起来像是横空出世,却符合大多数台湾人的认同,得以用“维持现状”的名义遮遮掩掩,无疑是李登辉为中华民国注入台独基因后茁壮的嫡长子。她自称“台湾总统”,挥舞着“中华民国国旗”,又自诩“民主灯塔”守护者,至于原来的那个“中华民国”呢?它还在,就这样存在于宪法上,存在于年号之中。

推荐阅读:

请留意第52期《多维CN》、第49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張鈞凱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