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妹子”蔡英文 究竟守护还是消费了客家文化

+

A

-

自称为“客家妹”的蔡英文,当地时间11月30日到台湾客家信仰中心新竹县新埔镇义民庙参拜,并与民进党籍立委候选人周江杰成立竞选总部。蔡英文致词时,特别强调自己在客家施政上多有建树,吁请客家乡亲在2020年大选支持她,“客家的文化交给客家妹”。然而,客家文化在台湾的发展现状,真的能如蔡英文透过这样一句选举语言来概括吗?

蔡英文11月30日到新竹县新埔镇义民庙辅选,义民庙是台湾客家族群信仰中心,为纪念清朝林爽文事件协助朝廷平乱而牺牲的客家义民而建,乾隆皇帝并御笔“褒忠”二字作为匾额,现在已成为台湾总统候选人必跑的行程。(中央社)

其实,只要一听蔡英文用客语寒暄的内容,就能知道她尽管自认是客家族群的一份子,但实际上离客家文化仍是相当疏远,疏远到连区区两句话的致词,听在客家人耳里,腔调都讲不准确。

客家人是台湾第二大族群,占总人口六分之一,但与第一大族群的闽南人在历史上多有磨擦,早年双方为抢夺资源,更曾发生过不少次闽粤械斗。尽管现在台湾早无族群间的武力冲突,但在长年族群排挤与同化效应发展下,客语人口不断流失、与客家人认同之间的交集逐渐缩小。自认属于是客家族群的人,通晓客语比例不断下降,尤其是年轻人。根据台湾客委会2017年公布的资料显示,从2007到2016年,19岁至29岁能说客语的客家人,从29.2%降到15.5%,这个数据等于昭告年轻客家父母的语言传承能力已经处于“休克”状态。

为了竞选2016年台湾总统宝座,蔡英文记取2012年被批为“假客家人”的教训,下定决心拜师学客语,师承广播电台“宝岛客家电台”创台台长、台湾科技大学退休教授黄永达。一番苦学后,2015年年底已经能用客语全程致词,但显然胜选后的蔡英文,并没有持续学习,2019年11月,两句话就显得力不从心。

蔡英文上任后,积极推动“浪漫台三线”政策,2016年成立“台三线客庄浪漫大道治理平台”,以数百项计划力求客家文艺复兴。第一阶段为期四年,主要是以客庄三慢(慢食、慢游、慢活)为特色的软硬件基础建设,内容包含“台三线客庄文史资料调查整理及丛书出版,音乐、文学及艺术村打造,自然与人文景观、空间环境优化改造,及便捷的复合式交通路网串连,配套推动文创、新农业、青创、产业聚落及文化生态旅游等产业计划”。政策上整体而言偏向休闲观光的环境建构,而不是语言文化的传承。

台湾政府推出的“浪漫台三线”计划,大多是观光旅游的推广,而非语言的复兴。(许陈品/多维新闻)

蔡英文上任至今,每年近30亿元新台币(约合1亿美元)的客委会预算的重心摆在“国家级台三线客庄浪漫大道”上,企图将客家庄仿造成类似德国、日本、韩国的浪漫大道,且委托不少台三线旅游跟人文研究。然而,对于客家语言复兴跟族群认同的成果并不大,导致即使《国家语言法》通过后,赋予客语在台湾的“国家语言”地位,仍因土壤太薄而形同具文。

大选前的2019年底,客委会更推出台湾有史以来跨距最长的艺术季“浪漫台三线艺术季”,加深“客家文艺复兴”跟“观光旅游”的连结。客委会“振兴客家语言文化”的使命,反而转变成了观光产业推手,与原始目标相去甚远。

对于客家语言发展而言,更被忽略的是,陈水扁、马英九政府时期逐年执行的“全国客家人口暨语言基础数据调查”与“年度台湾客家民众客语使用状况调查”,到蔡英文时期,也遭到中断,使外界更难得知目前台湾客语流失的情况以及濒危程度。

台湾教育部2018年建构的“本土语言资源网”显示,若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语言活力评估标准(Language Vitality Assessment,LVA)标准,台湾客语的世代传承应该是处于第三级的“明确危险”(大体上从父母一代以上的人使用)。更令人费解的是,台湾官方力推的客家电视台,竟然也播放起了闽南语电视剧。

语言是文化的载具,没有语言的保存,就没有文化可言,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可是蔡英文政府的客家施政都集中在文化、地景、观光的设施打造,语言上根本无法阻挡长期以来客语人口流失的困境,也建构不出客语通行的友善环境。

在大选的催化下,家庭作为母语的原生学习环境,在台湾却成为蓝绿角力攻防。韩国瑜先前提出“母语在家学”政策,旋即遭客委会主委李永得重话批评,指“母语在家学是一种歧视”,“这样的政策是包着消灭母语这颗毒药的糖衣”,更说“中国共产党现在实施的语言政策就是这样”。这种论述在选前也被桃园市长郑文灿等民进党内重要人物复述,作为选举宣传。

其实,这种说法是一种误导,因为如果要到学校学母语,那怎么还会叫作“母语”?在学校学的“母语”,如果回家发现父母根本不会说,孩童还会想继续学下去吗?

回头检视民进党执政时期对于客家文化的政策做法,其效果确实很难与“客家的文化交给客家妹”划上等号。客委会主委李永得也非常深知客语人口仍在不断流失的问题,每年庞大金额的施政却始终未能逆转、最後连调查都“省”下來了。

“客家的文化交给客家妹”这个初衷是好的,但政治人物更应该扪心自问,在客家文化方面的保护和深化上做了多少实事?就最基本的标准来看,如果不能扭转客家语言的流失,很难称得上“守护”客家文化。而在“浪漫台三线”举办那么多地景节、艺术季、观光活动,看起来其实更像是在“消费”客家文化,让位给了选举语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嘉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