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打造亚洲供应链 台湾厂商扮演角色

+

A

-

2018年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事件,被视为中美贸易战下科技战的一环。在其被拘满一年之际,华为于今(2019)年最新推出的旗舰机Mate 30系列,根据民间企业的调查,相关型号手机零组件来源已完全“去美化”,而台湾厂商在华为“去美化”历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根据美媒《华尔街日报》报道,瑞银集团(UBS)与日本Fomalhaut Techno解决方案公司,分别于9月对华为发表的最新款Mate 30系列手机进行分析。其报告显示,配备了足以与苹果iPhone 11竞争的屏幕、广角镜头等高阶装置,里面完全没用到美国零组件。

美媒《华尔街日报》报道,瑞银集团(UBS)与日本Fomalhaut Techno解决方案公司,针对华为发表的最新款Mate 30系列手机进行分析,报告显示里面完全未使用到美国零件。图为华为最新款Mate 30系列手机发布会。(VCG)

其中,在Fomalhaut的拆解分析发现,旧款Mate 30手机音频芯片由美商Cirrus Logic供应,但新款已改用荷兰恩智浦(NXP)芯片。最新款Mate 30功率放大器芯片也改用华为自家旗下海思的芯片,取代之前的美商Qorvo或Skyworks。

如果华为Mate30这支手机能够成功运作,将为华为摆脱美国零件依赖,并加速建立自主供应链上立下里程碑,而台厂将可在其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在手机关键的处理器部分,华为采用自家生产的海思芯片,并交由台积电代工,海思芯片性能甚至已渐超越美国高通芯片。根据陆媒新浪网的报道,华为旗下的海思麒麟990 5G处理器在性能等方面,已经超越高通的骁龙855 Plus。

过去华为的中高阶机种,大多采用旗下海思芯片,不过部分入门机种与平价机种则与台湾“联发科”合作。随着华为加速“去美化”脚步,有望扩大对联发科采购。日前业界亦有消息指出,联发科明(2020)年第2季量产的第2颗5G芯片,已获得华为开案采用。

与此同时,也有消息指出,在新的手机芯片中,华为在闪存控制芯片的供货商也找上台厂“群联”;而台湾射频组件厂“立积”也成功打入华为WiFi路由器供应链,第3季转单效应发酵,新产品5GHz FEM出货量大增,带动营收同步成长,效益显著;IC设计大厂“矽力”的电源管理芯片,更获得华为5G基地台采用。

法人预估,明年矽力电管理IC产品,中国大陆市占将达3.1%。在芯片代工上,华为把手机用的芯片,交由台湾大厂“稳懋”代工,WiFi用的芯片,则是由“宏捷科”代工。

华为手机关键处理器采用自家设计的海思芯片,并交由台积电代工。尽管华为屡遭美国抵制,但台积电多次公开表达对于华为将正常出货,不受影响。(VCG)

另外在手机代工上,也传出由台湾“鸿海”拿下华为明年全数5G手机代工订单,总量估逾5,000万支。长期作为华为手机镜头供货商的台厂“大立光”,在华为5G手机的冲劲下,其营运同步看多。

华为的订单让台厂受惠,显示在中美科技冷战,在美国抵制华为的氛围之下,反而对台厂零组件需求大增,台湾厂商多少能从中得到利益,获得“转单效应”。

不过在台湾2020年总统大选与两岸关系紧张之下,蔡英文政府多在政策上对陆厂手机进行限制。比如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选择于当地时间11月14日对华为开枪,停止贩卖华为三款手机,只因发现华为有部分手机将“台湾”标示为“中国台湾”,损害国家尊严,同时要求华为手机与各厂牌输入手机、面板必须要将“地区显示名称”正确显示为“台湾”,否则将禁卖。

此举也让业界人士感到忧心,认为NCC此番政治举动会使陆厂手机首当其冲,万一导致华为退出台湾市场,受到冲击的可能不只华为本身,更是华为背后台厂供应链的采购。

由上述可知,华为在“去美化”,并同时建立亚洲供应链的过程,台湾厂商在其中扮演了角色。蔡英文政府应该认识到如果在中美对抗中过度讨好美国,选择打击华为的话,台厂也将会遭受波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黃雅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