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艺术大学袖珍雕塑展”小秘密”

2018-10-12 07:40

编辑:袁恺勋

“袖珍雕塑”大小不会超过一个鞋盒,除了在重量和体积上富有余裕之外,也特别能展现出创作者纯粹的理念与不加妥协的创意。(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2018年10月12日,台北艺术大学雕塑系在台北偶戏馆召开第八届袖珍雕塑展“小秘密”开幕会,展出34件袖珍艺术品以及历年金赏作品。(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袖珍雕塑起源于1980年代初期,由马莫鲁.赛托(Mamoru Sato)与弗雷得.罗斯特(Fred Roster)提出的鞋盒(shoebox)概念:以可置入鞋盒般大小的空间的小尺寸雕塑做为创作标的。(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袖珍雕塑题材与形式更加多元,媒介与材料都更为丰富,小尺寸的艺术成品更易融入生活中,也表现出快速、精确的现代感。(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袖珍雕塑携带便利、展示与收藏都更容易,即使以商业角度来看,也有低成本、高技术的特质,在增加其收藏的可能性的同时亦不减损其艺术价值。(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袖珍雕塑因为其灵活性,除了能够体现关于模型与情境的设计感思维外,贴近观者的尺寸,也更容易在角度上玩弄一些视觉艺术。(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袖珍雕塑因为能免去大型雕塑的结构支撑问题,在创作上更能够直接投射创作者的思维与创意,而不需要对现实物理低头。(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袖珍雕塑的媒材包括塑胶、金屬、石雕、木雕、複合媒材等,因为尺寸而能够更精细的打磨,甚至能够将石雕表现出柔软的质地。(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袖珍雕塑使用金属本身的质地,能够很好的表达出其悲伤的氛围。图为创作者怀念已逝亲人之作“吴陈淑女”。(图源:台湾偶戏馆)

袖珍雕塑能够更加容易地透过金属材质上的弯曲与锈蚀,传达出悲凉与沧桑的风格。图为展出作品“无能为力”。(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传统雕塑作品运送难、创作成本高、制作时间长、占用空间大,袖珍雕塑运送容易、展示成本与复制成本都低廉,因此能留给文化创意产业更大的的表现空间与连结性。图为台湾艺术大学第八届袖珍雕塑展金赏“献与方舟神话”。(图源:台湾偶戏馆)

台湾艺术大学雕塑系第八届袖珍雕塑展“小秘密”开幕会也邀请历年得奖主现身解说各个作品的创作意涵与技术层面。(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台湾艺术大学雕塑系副教授陈铭(Chen,Ming)接受记者访问,表示袖珍雕塑就是缩小的传统雕塑,在艺术性上与技术面上都应该获得相同的重视。(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撇除掉其题材的独特性与技术的发展性,袖珍雕塑天生也有如玩具般可喜,却也不会减损其艺术感。(图源:台湾偶戏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4
14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