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30】2019年金曲奖得奖明星[图集]

2019-06-29 15:20

编辑:林小山

蔡依林获得第30届金曲奖“年度专辑奖(《Ugly Beauty》)”与“年度歌曲奖(《玫瑰少年》)”双料大奖。(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蔡依林在后台受访表示,当初没想到20年后还能够站在这里,还有人想要听自己的歌、听自己的故事,还会有人能够被自己感动。(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Leo王(王之佑)以《无病呻吟有情抒情》获得“最佳国语男歌手奖”,Leo王说自己是很任性的人,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所以住的地方能有这种权利是很重要的。(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孙盛希获得“最佳国语专辑奖(《希游记》)”,评审团盛赞《希游记》勇敢而大胆,与传统的工整创作很不一样。(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林忆莲以《0》获得“最佳国语女歌手奖”,近年深居简出的林忆莲没有出席领奖,但却是评审团投票中最快获得结论的奖项之一。(图源:VCG)

闪灵乐团凭《政治 Battlefields of Asura》获得“最佳乐团奖”,现任团长为叶湘怡(右三),前团长林昶佐(右二)是首位台湾现任立法委员获得金曲奖,直到颁奖前夕都还在选区跑行程。(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以《Lovely Sunday 乐芙丽圣代》获得“最佳演唱组合奖”的椅子乐团在后台兴奋跳跃。(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来自法国的尊室安,以《遥远的所在 Styx》获得“最佳编曲人奖”,尊室安说金曲奖代表一个希望,给不同语言的音乐人。《遥远的所在 Styx》收录于《西部》,演唱人廖士贤亦凭此获得最佳台语专辑奖。(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获得“特别贡献奖”的黑名单工作室在颁奖台和后台都高举“我在亚洲 我反美帝”的布条,无言地对帝国主义对资本主义表示抗议。(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最佳台语女歌手(《露螺》)”江惠仪(右)和“最佳台语男歌手(《温一壶青春下酒》)”流氓阿德(黄永德)合影,流氓阿德曾于1992年入围第4届金曲奖,之后因故退出乐坛多年,他表示现在能和最爱的人在一起、能做最爱的事情。(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雅维·茉芮(Yawai.Mawlin)凭《斯瓦细格》获得“最佳原住民语专辑”和“最佳原住民语歌手”双料大奖,雅维·茉芮是台湾原住民族之一泰雅族人,泰雅族是台湾的第三大原住民族、典型的高山民族。(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金曲30这次在颁奖典礼前未公布“评审奖名单”,最终宣布由歌手王若琳夺得。评审团主席陈珊妮并盛赞她的音乐难以归类,为女性音乐创作带来新的可能,王若琳宣布得奖时人在后台,她坦言自己跟大家一样傻眼。(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金曲奖“最佳新人奖”由22岁的ØZI夺得,他2018年首次发行个人专辑《ØZI:The Album》就一举入围“最佳新人”、“最佳男演唱人”、“年度专辑奖”等6项大奖。会编曲也会写词的ØZI是台湾金嗓歌后叶瑷菱的儿子,两人在颁奖台上视讯的桥段也是金曲30有趣的一幕。(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歌手艾怡良以专辑《垂直活着,水平留恋着。》入围“最佳国语女歌手奖”、“最佳国语专辑”等奖项,最终夺得最佳作曲人奖,在颁奖台上情绪激动表示自己一度要放弃写歌唱歌,因为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听,但她现在会继续努力下去。(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评审团主席陈珊妮表示现在音乐市场进入分众化的时代,所以金曲奖也回应这个浪潮,不管是老一辈的艺人或是新世代,都更加多样化、非典型化。(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3
15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